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六章 绞肉机

    当陆川父子从院子里出来时,那个胖员外还在锲而不舍的劝姜子牙成个亲。

    陆川回头看了眼院子,道:“爹,咱们家老爷是不是叫宋异人?”

    他记得封神里,姜子牙的确有个结拜大哥名为宋异人,家财万贯,算得上是一个大富豪。

    两人虽然只是结拜,但却情同手足。

    姜子牙昆仑学道四十年,下山后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他,由此可见两人的情义。

    另外,宋异人好像还给七十多的姜子牙说成了一门亲事……

    “你已经知道了?”

    陆良看他一眼,显得很意外,随后又马上告诫道:“但是记住,身为下人,日后切不可随意提起家主名讳。”

    下人?

    陆川眼中闪过一缕异色,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轻点了点头。

    接着,他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院子,轻轻叹了口气,现在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他是到了封神世界没跑了。

    回到房间后,陆良出去给他们父子整午饭去了。

    至于陆川眼前还有些恍惚,坐在床上有些失神,人就像掉在了缥缈的云里雾里……

    姜子牙?

    阐教?截教?封神大战?

    一想到这些陆川就有些牙疼,因为这场封神大战实在是有点惨烈,甚至可以用可怕两字来形容了。

    是的,可怕。

    这场大战也是一场劫。

    一场席卷了天、人、妖三界,六道众苍生的大劫。

    这场大劫里涉及到了天上的神、地上的人、名山的仙魔、阐截二教,还有西方教的某位时不时的来打打秋风……

    甚至到了最后,大劫的场面变得有些不可控制,连几位天尊都卷入了其中,亲自上场干架了。

    这场大战到时的规模可想而知。

    不过这些种类之中,无疑人是最弱小和处于最底层的,听说朝歌王宫中的那个狐狸精就经常吃人心,喝人血……

    此外,这些古代的战争是什么打的?

    是人命,用人命填起来的。

    一场仗下来,哪个战场上不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所以打仗需要大量的兵源。

    没有怎么办?

    抓壮丁。

    他现在的年纪是十六,日后纣王和西岐开战时正处在青壮年,正好被抓去当壮丁。

    陆川一下子就有了危机感。

    他可不喜欢当什么壮丁、炮灰,被打发到战场上卖命。

    “怎么样才能让姜子牙……”

    陆川目光闪烁,寻思道:“让他教我一点儿本事呢?”

    他知道姜子牙这个人不简单。

    虽然仙道未成,但终究是玉虚门下元始天尊的弟子,一身道术惊人,还用三昧真火烧过狐狸精的妹妹,玉石琵琶精。

    不过他现在刚下山,所以火烧琵琶精的事还没发生。

    姜子牙的本事不小,而他背后的靠山更是大的顶天了。

    他从姜子牙这里学到一些残渣,估计也受用终身了,别的不说,至少当个凡人是自保无虞了。

    没错,他现在首要目标,就是当个有自保之力的凡人,在这人间站稳脚跟。

    他这才刚刚转世醒来没多久,还没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呢,可别稀里糊涂的又死了。

    至于参与封神大战……

    想到这里陆川自己摇头道:“巨龙的事也是一只蚂蚁能插手的吗?

    这还真不是他贬低自己。

    他很清楚像他这样的一个凡人,在封神大战中所能扮演的角色,最多也就算一朵大海里的小浪花。

    而这场封神大战就是一个绞肉机。

    你看三山五岳,阐截二教那些神通广大的高人,在卷入这个绞肉机里后,到最后又有几个是完完整整走出来的?

    不说那伤亡惨重名存实亡的截教,哪怕是有元始天尊这个师父像保姆般护着的阐教十二金仙,最后不也被削了顶上三花,散了胸中五气?

    数千年的苦修和道果,都在这场大劫中毁于一旦,只能在大劫后黯然的回山闭户重新修炼。

    还有,就算是一身道术通玄,身为主角的姜子牙也都在大劫里,经历了七死三灾的劫数。

    死了七回啊!

    要不是有主角光环和好师父,姜子牙就在封神大战中彻底歇菜了,当然由此可见有个好师父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这一劫陆川躲都来不及,更别说傻了吧唧的自己跑进去了。

    当然,陆川找姜子牙除了学本事外,还是有他一点儿他的小心思的。

    那就是如果能求仙道,当个神仙,长生不老那就美滋滋了。

    在这样一个仙魔俱存的世界,他要是不求一下仙道,那都不好意思活这一回。

    不过到底能不能学到东西,还得看姜子牙人家传不传了。

    “今晚我就去找他拜师。”

    沉思许久后陆川目光一闪,心中有了决定:“就算求不得仙道,最低也得求他传我一些自保的本事。”

    这飞天遁地长生不老的诱惑,世上还没几个人能抵挡。

    陆川不能,纵然人间帝王也不能。

    下午,他在府上闲转时,从府上一些仆人闲聊的话中,听到了一些信息:

    比如,美艳的妲己早已进了王宫;

    再比如她害死了姜王后,并造出了千古恶刑之炮烙;

    还有因为纣王杀王后岳父,已经使得大商的八百诸侯反了东南两路的四百……

    这些事每一件都不是小事。

    虽然大商此时还没有大厦将倾,对天下的统治力还在,但终究堵不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他又回了他们父子的小院,迎门正好撞上要出门的陆良。

    陆川道:“爹,你上哪儿去?”

    “找你啊,你干什么去了,这才刚好就开始找不见人了。”

    陆良责备的说道:“饭菜我已经带来放你房间了,你先吃我那边还有点事儿。”

    没说两句,他就已经急匆匆的离去。

    不过话里的关心之意,陆川也感受的很清楚。

    吃完饭天已经大黑了。

    陆川按白天记下的路线,摸着黑,慢慢来到了姜子牙的院外。

    “哎呀,贤弟,你就别犟了。你娶个妻生个子,安心过日子,也给你们姜家留个后不行吗?”

    里面隐约传出宋异人劝姜子牙的声音。

    “还在劝?”

    陆川趴在墙上听了也不禁莞尔,他有些被宋异人的这种执着的精神打动了。

    这大哥当的,没毛病。

    尽管和姜子牙只是结拜的兄弟,但还操心姜子牙的成家大事,估计亲生的都没有这么上心吧?

    可是你想让姜子牙传宗接代,那你给他找个年轻点儿的呀,找个六十八的大妈,怎么传?

    不过既然宋异人在,陆川也就不好现在就进去了,于是他就蹲坐在了院门旁的墙上一边看星星月亮。

    等了好半晌,在陆川等的都开始打起盹的时候,宋异人这才起身,和姜子牙道别后出门离去。

    “院子门口的是谁?进来吧!”

    正当陆川犹豫着进去了要怎么说时,院子里忽然传来姜子牙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