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一百一十七章 王八拳

    “玩真的。”陆川被吓了一跳。

    随即双拳握紧,修为汇于双拳之上,发出土黄之光。

    土克水!

    在握拳的刹那,他整个人身上的气势也陡然一变,忽然变得张狂而霸道,连目光也是如此。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文弱的书生,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壮汉,一只人畜无害的绵羊变成了头猛虎。

    “拳镇山河!”

    掌印到来,他的拳招也已完成。

    瞬间两人便已拳掌相接,但见场中拳掌之影翻飞,澎湃的力量横扫院落八方。

    好在申公豹此番是为了考验,所用的仙力不多,否则说什么陆川也是挡不住的。

    陆川施展的正是之前,所修习过的霸拳中的一式,但见此招施展出来大开大合,双拳抡动如风拳势刚猛霸道。

    不说威力,这气势首先他就赢了。

    “停停停!”

    一招过后,申公豹急忙跳出战圈,摆手急问道:“你这招叫什么名堂?”

    “霸拳第五式,拳镇山河,可攻可守,师父感觉如何?”陆川说道。

    申公豹笑嘻嘻的摇头,指着他道:“错了错了,你这招应该叫王八拳,看你刚才那拳头抡的,哈哈哈。”

    陆川脸上的笑容听到这话瞬间消失,脸色黑了下来。

    不过想想,这一招虽然气势威猛,但使出来后的确大开大合,外行人乍然看去有些乱无章法,很像是那种小孩打架。

    的确有些不太雅观,也难怪被申公豹看到后戏称为那……什么拳。

    “不过话说回来,以你的资质,为师估算你六年就可以道功中成,修出元神。”

    忽然申公豹话音一转,盯着他,神情严厉道:“可为什么到今日你还没有修成元神,未至炼气化神之境?”

    “这个……”

    陆川低下头急忙苦思一个说法。

    他总不能说他在偷偷修习八九玄功,所以耽误了修炼吧,那听完申公豹不揍他一顿才怪呢。

    “又偷懒了是不是?”申公豹冷冷的说道。

    “没有,只是修炼元神时,弟子苦苦不得要领,故而迟迟没有修成。”

    陆川赶紧说道:“师父放心,弟子接下来一定努力修行,争取早日修出元神。”

    修出元神才有元神御飞剑的手段,也可以元神出窍离体一些时间,可是只有等八九玄功有了结果后,他才可以修炼元神。

    “徒弟,你也别怪为师严厉,如今天下大乱之象已成,我们师徒离重上昆仑之日不远了。”

    “弟子明白!”

    “你明白个屁,明白你不好好修炼?”

    陆川:“……”

    果然,沉默是金!

    ……

    半年后,申公豹欣喜的告诉陆川,说玉虚宫召见门下弟子,他要上昆仑回玉虚。

    陆川一听便猜出八九不离十,这是他那位师祖要选定一位执掌封神榜的人了。

    “徒弟,走,你也跟我一块儿去。”

    “我不想去。”

    陆川摇着头说道,他不太想跟玉虚宫扯上什么关系。

    况且此行的结果他已经知道了,去了干什么,看你失望和被打击的表情吗?

    “那好吧,你在这里好好看家,等为师回来给你带些昆仑的仙果特产来解解馋。”

    申公豹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笑着嘱咐了陆川一声后,化一道遁光腾空而去,瞬息间消失在上空。

    “唉!”

    陆川仰头幽幽一叹,转身回了房间。

    因为修习八九玄功的缘故,这大半年多以来,他的功力可以说没有丝毫的寸进,元神也不能修炼。

    每天除了读读书外,也就只能修炼武道了。

    可是把时间花在八九玄功上,八九玄功的修炼他还是一无所获,按照法诀的修炼进行又老是练不成。

    心情烦闷下,他又开始打拳来熬炼肉身五脏。

    大约过了七八日后。

    “师父,你怎么了?”

    陆川听见敲门声,可是打开门时没有看见敲门的人,不过低头一看顿时一惊,只见申公豹醉醺醺的闭着眼倒在门口。

    看上去披头散发,鼻青脸肿,道袍也有些凌乱,除了一身浓郁至极的酒味外,他一手中还提着一个酒坛。

    他刚把申公豹扶起来要进门的时候,门前就从四周出来了三五个彪形大汉聚集。

    “几位有什么事?”

    陆川眉头微微皱了皱。

    他不认识这些人,在朝歌他基本上是宅男一个,除了吃饭他也很少出门,更不用说跟人打交道了。

    “你和这醉鬼什么关系?”

    为首的一人指着陆川的鼻子问道。

    “他是家师。”

    “你是他徒弟?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那几个大汉冷笑道:“你师父这几日喝光了我们店的所有存酒,欠了酒钱,没付账,被就由你来付好了。”

    陆川淡淡道:“多少?”

    “一百两!”

    “跟我进来取吧!”

    陆川看了眼几人后,小心的扶着申公豹进了院子,几个大汉一边进门,一边打量起院中。

    他将申公豹扶着坐在院中后,取来银两给了他们。

    那大汉掂了掂银子后,转身一摆手:“我们走。”

    “等等!”

    这次陆川叫住了他们,道:“我师父欠你们的我已经还了,你们欠我师父的怎么办?”

    “我们欠了他什么?”

    几个大汉愣了愣。

    “抱歉,我不喜欢欠人什么,当然,也不喜欢人欠我们什么。”

    陆川捏了捏拳头,摇着脖子朝几人走了过去,旋即,院子里响起杀猪般的嚎叫。

    片刻后。

    陆川看了眼倒了一地,鼻青脸肿,呻吟不绝的众人,冷冷道:“滚!”

    申公豹脸上的伤,估计也是拜这几个家伙所赐了,不过出了一趟门,申公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陆川盯着邋里邋遢,道袍脏乱,一身酒气的家伙思索起来。

    忽然他像是想到什么,神色慢慢变了。

    “为了一个封神榜,值得吗?”

    陆川轻语,脸色渐渐的变得复杂,打来水给申公豹梳洗了一下后送回床上。

    “酒,酒……”

    当他拿过酒坛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申公豹闭着眼,口中叫道。

    陆川盯着他看了很久,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出去。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醉的人,既如此那便等他自己酒醒。

    凡间的酒能不能喝醉神仙陆川不知道,但他知道,若是一个人真的想醉,那喝水有时候都会醉。

    神仙也不例外

    一声轻响,陆川出去关上了门。

    门关了,可是床上的申公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是看起来有些空洞和无神。

    “为什么是他?”

    “为什么,偏偏是他?”

    他望着房顶一个人喃喃,最后又慢慢闭上眼睛:“哪怕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可为什么偏偏是他?”

    “师父,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