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一百九十章 心碎的感觉

    如果他死了那一切都会变成未知数。

    佛修善,讲的是此生吃苦,积德行善,为来世积累下福报,下辈子就会幸福。

    道修真,不信来世,只修今生,希望今生就可以得道成仙,而不是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来世。

    陆川他也只信今生,只修今生。

    他不敢冒险。

    可这个九尾狐不一样啊,她怎么说也是女娲娘娘的人,如果是她动了元始的布局,不知元始敢不敢弄死她呢?

    不用想都知道,元始敢的,用熟悉的话说就是一只蝼蚁而已。

    不过这常说打狗也得看看主人,到时候女娲娘娘的面子上也会不太好看吧?

    “你说的”

    妲己沉吟一阵,望着他,迟疑道:“算数吗?”

    “当然!”

    陆川拍着胸脯保证道:“娘娘放心,臣一言九鼎,驷马难追,整个朝歌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比臣更有信誉的人了。”

    “是么?”

    妲己淡淡的望了他一眼,目中闪过一抹不信之色,越是这么说她就越不信。

    不过陆川的提议的确让她有点动心。

    毕竟她的任务之前进行的都很顺利,可是如今在陆川师徒的插手下,帝辛拆了炮烙,填了虿盆,开仓济民

    天下民心似乎又有归附于殷商的迹象,这对她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对这对师徒不满,但她也不敢真的对他们翻脸,因为申公豹已成真仙,她虽有千年道行但仍不是对手。

    如果能想办法让这对师徒自己离去,那对她而言真的是太好不过了。

    “怎么样,不知娘娘有没有兴趣与微臣再合作一次呢?”

    陆川望着神色阴晴不定的妲己,微笑道:“这世上如果说哪个人最了解家师,那臣自认第二,无人敢说第一。

    如果娘娘愿意和微臣联手的话,那成功的几率就非常的大了。”

    他对九尾狐出身、来历、处境什么的都了如指掌,分析的也极为透彻,所以他想不出九尾狐拒绝的理由。

    “容本宫再想想。”

    妲己沉吟着说道,没有直接表态。

    “那臣就等娘娘的好消息了。”

    陆川微笑着说道。

    如果这次九尾狐真的有办法,让申公豹回心转意不再辅商,那么到时他那个元始师祖的怒会也有九尾狐顶着。

    当然了,如果失败也没有什么。

    虽然他们师徒都在为殷商效命,但陆川的心中很清楚,他和申公豹的初衷有着本质的不同。

    申公豹的目的很纯粹,就是单纯的想替自己出口气,在商和周的相争中和姜子牙一较高下和长短。

    陆川是为了帮申公豹,但更主要的还是想从中运作一下,想办法让他们师徒安然渡过这场大劫。

    至于人间的归属,老实说,陆川根本不在乎是商还是周。

    一旦得道成仙后,长生不老,区区一个王朝的数百年对于他而言又算什么?

    “陆大人。”

    妲己瞥了眼陆川,忽然嫣然笑道,“本宫现在要更衣了,你也要看吗?”

    陆川望着那张足以让一切黯然失色的绝世容颜上,此时绽放出的笑容,怔了怔,眼前有些恍惚。

    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还在木雕店中的那个夜晚。

    微风拂动,树叶飘舞。

    夜空下,一轮巨大圆月高悬,接着一道轻纱遮面,白衣绝世的身影,如月宫仙子般从天而降,落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幕无法用语言词汇来形容,比电影拍出来更漂亮的画面。

    那一晚,那一幕,那道白纱遮面的绝美身影,永久停驻在了他心里。

    陆川忽然叹了口气。

    可惜,如今再见到了那个人,却破坏了他心中那份美好的记忆。

    “你叹什么气?”妲己问道。

    陆川复杂的望了眼妲己,忽然道:“你们妖会有心碎的感觉吗?”

    陆川认为上一世活的很失败,辛苦打拼却瞎忙活了半辈子,等到这一世苏醒他才记起上辈子连个女人都没碰过。

    可悲且失败。

    这一世申公豹说不能近女色,但他专门请教过申公豹,说只要等他道功大成后那还是可以近女色的。

    陆川觉得那晚上的身影很完美,满足了他对另一半的一切美好的幻想。

    可不久前他才知道,他惦记了那么久的居然是个人妻,还特么是纣王的媳妇,传说中的红颜祸水苏妲己。

    最令他奔溃的是那个完美身影的真身居然是只千年老狐

    他惦记了一只狐狸好几年?

    一想到这个陆川就想撞墙。

    “心碎?”

    妲己诧异的看向陆川,看着他眼中忽然流露出的那种悲痛,一时间愣了愣。

    真的假的?

    忽然妲己咯咯笑了起来,道:“陆大人莫非爱上妾身了?”

    “王后莫非忘记了,臣是修炼之人,不近女色的。

    况且臣修行数年,如今已到了看淡世间男女之情的境界。”

    陆川一本正经的说道:“况且英俊的美男或者漂亮的美人又如何?

    也不过是上天垂青,给了他一副好看的皮囊而已,可在皮囊下谁还不是一堆白骨骷髅?”

    爱上你?

    这老狐狸还真敢想,如果她知道自己都已经算计她要去承接元始天尊的怒火了,不知道会不会发飙。

    “妙妙妙!”

    妲己听完笑道:“果然名师出高徒,能说出如此哲理的话来,看来陆大夫的得道之日已不远了。”

    陆川点点头。

    电视中很多佛门大师经常这么说的。

    “既然王后娘娘要更衣了,那臣在这里就多有不便了,臣告退。”

    陆川说道,转身就要退出去。

    “陆大人等等!”

    妲己低头看了眼带着血迹的白衣,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这件血衣可是出自陆大夫的手笔,等本宫换下就由陆大夫处置吧!

    另外本宫身上的伤不轻,手脚无力,还请陆大夫过来,帮本宫换一下衣服。”

    “”

    陆川头皮一紧,帮着换衣服?

    “师父说过,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娘娘要更衣的话臣还是在殿外等候。”

    陆川说完不待妲己回答,就转身就脚步匆匆的出了宫殿外。

    望着那道“落荒而逃”的身影,妲己眼中露出一抹不出所料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