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一百九十九章 师父告诉你个秘密

    天兵又从天上下来了,不过这次有那个护法神带领。

    这一次他们专门进了那个山洞,不过没找到要抓捕的人,只看到一些血迹和一些狗毛,还有衣服碎片。

    出来的时候,护法将军的脸色难看的就像在里面,不小心吃了只死老鼠一样。

    人,跑了!

    堂堂天界的三大护法神之一,带着八千天兵追捕两个要犯,有一个还受了重伤,可最后竟然让他们在眼皮子底下跑了。

    这传出去,他在天庭的面子往哪搁?

    “将军!”

    一个小天兵头领硬着头皮,上来恭敬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把这里的山神土地找出来问问,这么简单的事还要我教你们吗?”

    护法将军冷冷道:“山洞中明显有人待过的痕迹,这一次要是不找到他们,那我这个天界护法将军也不用干了。”

    想一想,这次真的是太窝火了。

    “是是是!”

    天兵头目赶紧退下去找山神和土地了。

    可是没多久,这个头目就又快速回来了,不过神色微微有些不太自然。

    “怎么样?”

    头目望了他一眼,惴惴道:“将军,我没找到山神土地。

    这方地界,貌似咱们天界还没有派来山神和土地驻守。”

    “”护法将军。

    与此同时,两道遁光横空而过来到了朝歌城中。

    朝歌城乃人族最大城池,每日广纳十方百姓,人流量极大,因此驿馆足足修了四个。

    陆川将杨戬安置在了城南的驿馆。

    实际上,如果将杨戬安置在城西驿馆的话更方便,距离国师府极近。

    只是他现在不知道怎么跟杨戬说自己成了大商中大夫的事。

    每个阐教弟子在学艺时,基本上都会被灌输天命归周的思想,以后的目标和口号也是助周伐纣,替天行道。

    这一点,作为阐教弟子的陆川是再清楚不过了。

    想当年申公豹给他传艺时,也是这么说的,在玉泉山的时候玉鼎真人也是如此。

    只是现在,他师父跟姜子牙翻脸之后,这话也就再也没听申公豹提起过了。

    如果杨戬知道他在大商做官

    事实上,陆川心里也清楚杨婵既然找到了国师府,那杨戬知道也就是早晚的事了。

    不过此事他还是不想自己说。

    驿馆上房中。

    “陆师弟,这次真的多亏你了。”

    杨戬躺在床榻上苦笑道。

    “应该的。”

    陆川坐在地上的小凳上,说道:“但是你去破玉帝的封印还是太鲁莽了。”

    天地初开后,远古天庭的天帝名为帝俊,乃是太阳星中诞生的先天神灵,无比强大。

    在他之后能成为新天帝的人物,陆川相信不管是谁,实力都很恐怖。

    “我知道,但是我看到我娘受苦的样子后忍不住。”

    杨戬说完闭上眼叹了口气。

    “关于那件事,你还是不要操之过急的好,再想想办法吧!”

    陆川道:“不知伯母在桃山之下,可有生命危险?”

    云华仙子既是昊天之妹,那应当也有天生神灵的血脉,生命也不会如人一般脆弱。

    杨戬微怔,接着摇头道:“被缚灵索捆着,三日一次风刑,六日一次寒冰刑,九日一次烈火刑”

    说到后面他痛苦的抱住头,说不下去。

    陆川罕见的没有说话。

    人常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犯了错当然也要受罚。

    在这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陆川站天庭。

    天庭的作用管理三界,制定下的天条的他们,那他们自当严格遵守,起到带头和表率的作用。

    若是自己人首先以身试法而不惩治,那天条的威严何在,制定天条又有什么意义,凭什么又让三界众生遵守?

    当然,尽管听起来云华仙子现在的处境很惨,但陆川感觉到昊天还是留情了。

    不然云华仙子现在能有命在?

    “杨师兄,天不早了,你先在此休养几日,恢复元气了再说。”

    陆川起身道:“有什么需要和事情,你叫杨姑娘来找我,她知道我住哪里。”

    言罢,将袖子敞开道:“死狗,出来了。”

    话未说完,一道黑影早已从袖中窜了出来。

    杨戬对杨婵道:“三妹,我不便起来,你替我送一下陆师弟。”

    “好!”

    杨婵跟着陆川出了房间往外走。

    “陆大哥,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啊。”

    陆川一愕,接着笑道:“谢什么?作为同门师兄弟,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杨婵听完也笑了笑,又迟疑了一下,道:“陆大哥,你是不是在大商做官?”

    “这跟救不救你们有什么关系么?”陆川望着她似笑非笑。

    他当初给杨戬说,住在朝歌南门的木雕店,而杨婵能找到国师府上来,那自然知道这些了。

    “可是”

    杨婵欲言又止。

    “你不用多说,有些事或许我比你知道的还要清楚。”

    陆川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好了,就送到这里吧,这些事我希望你能三天后再告诉他。”

    “为什么?”杨婵怔然。

    “他现在知道的话,对他的伤好起来有害无益。”

    陆川微笑着,转身挥着手就走了,留给杨婵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背影。

    不久后,他就重回到了国师府上。

    不过一进门他脸色就微变,只见进门后的大院里,申公豹和陆良两个人并肩而立,望着他。

    “徒弟,去哪了?”申公豹和颜悦色。

    陆川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他师父的这和颜悦色的样子还真少见。

    刚要开口答复,陆良就笑眯眯的赶紧道:“听手下人说有个姑娘方才来找你,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啊?”

    闻得此言,陆川的脸色顿时变了。

    再看一眼申公豹的脸上,哪里是和颜悦色,分明是杀机隐现啊。

    “哦,爹,那是我一位同门师兄的妹妹。”

    陆川‘坦然’笑道:“他哥有事,托她来找我。”

    “哪位同门师兄?”申公豹笑容不减。

    “就是玉鼎师伯的弟子啊,师父!”

    陆川笑脸以对,道:“他是我在玉泉山学艺的时候结识的。”

    “玉鼎”

    申公豹听完稍一思索,脸色马上一变,赶紧将陆川拉到一边,低声道:“你说的那个师兄是不是姓杨?”

    陆川点头。

    “他好端端的跑来找你做什么,嗯,一定没好事。”

    申公豹脸色变幻一阵,道:“徒弟,听为师的一句劝,少插手他的事,也少跟他打交道,不然你会倒霉的。”

    “为什么?”

    陆川不动声色的疑问道。

    “师父告诉你个秘密啊,那小子不是一般人,而是天庭玉帝的外甥,他娘是玉帝妹子。”

    申公豹咬咬牙,将他知道的‘秘密’说了出来。

    “最后这小子也就成了天庭的钦犯,如今天庭还在缉捕,你说你跟他走得太近,岂不是自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