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422章 截教副教主?

    “这个宝贝叫穿心锁,可是掌教师祖亲身所带的至宝,如今送给凌虚子师兄可见对师兄的器重啊。”白鹤童子笑道。

    “穿心锁?”

    陆川微怔,心中微一思索后目光一亮。

    原来是这个宝贝啊。

    他记得封神中的确有这样一件宝贝,本为通天随身之物,曾在一气仙余元被惧留孙欺负后借出对付惧留孙。

    不料惧留孙这厮太奸猾,根本没等余元用出穿心锁就用捆仙绳第二次擒下余元,将之以斩仙飞刀杀掉。

    “师祖赐给我的吗?”

    陆大人的眼睛迅速有些红了,双手接过长命锁一脸感动道:“我就知道师祖不会把我忘了的,师祖真好,水火童子,麻烦你回去好好替我谢谢师祖。”

    余元也不过真仙的修为,可通天拿出此宝直接叫他把上仙级别的惧留孙捉来,可见此宝的厉害。

    有了这个是不是说,他陆大人也可以在十二上仙跟前横着走了?

    咳咳,低调!

    不过有一点他得注意,那就是他得意识好先下手为强,有机会把这宝贝祭出去对敌才可以。

    不然像余元有了厉害的宝贝,依旧干不过对方那也是白搭和浪费。

    “不用谢,师祖他可就早料到师兄你会这么说了,所以他也让我带句话给你。”水火童子道。

    “什么话?”陆川把玩片刻穿心锁后美美的要往脖子上戴。

    水火童子笑容灿烂道:“师祖说这是怕师兄英年早逝,有了这个长命锁说不定能活的久一点。”

    “诶?”这话一出,顿时让正沉浸在得宝喜悦中要将紫金穿心锁挂脖子上的陆大人动作一下僵住了。

    他感觉有些不对了,狐疑的扭头看向水火童子,忽然灿然一笑:“水火师弟啊,你能不能给师兄提个醒,到底怎么了,下次师兄来给你带点好玩的东西。”

    水火童子嘿嘿笑道:“恭喜师兄了。”

    “不是,师兄这喜从何来,师弟你倒是说清楚啊!”陆川有些摸不着头脑,也突然感觉这个穿心锁有点烫手了。

    “师祖方才传下法旨,自今日起,截教的大小一切事务都由师兄进行管理。”水火童子的笑道。

    “什么,让我……”

    陆大人大吃一惊,呆立原地,额头渐渐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这是惊喜?

    这是惊吓还差不多,现在截教管事的差不多有四人,多宝和金灵管金鳌岛,赵公明和云霄管在外面的门人弟子。

    通天要他一人管整个截教上下,那职务就相当于副教主了吧?

    先不说其它弟子服不服,只怕首先得罪的就是这四位了。

    再低头看看穿心锁,陆川的脸上瞬间浮现七八种表情,十分精彩。

    这个位置有点烫屁股,不好坐啊!

    你说这师父坑徒弟那也就算了,怎么连祖师也……

    “什么声音?”陆川忽然听到道道破空声入耳,目光一动,走到洞府外,顿时,脸色大变。

    只见数千道五颜六色的长虹遁光,从岛上四面八方升起,如流星雨一般往他这个方向飞来。

    其中更不乏夹杂着数道毫不掩饰的强大仙道气息,好像示威一般。

    来者不善!

    “我……”陆川攥紧了手中的紫金穿心锁很想骂人。

    难怪要送他长命锁了,遇到这样的祖师他想不英年早逝,可能吗?

    尽管他的身份是截教的三代弟子,但好歹是嫡系三代,和那大多数门人弟子的身份差不多。

    只有在八大弟子等嫡系二代跟前他才会矮一辈。

    轰!

    陆川闪身退进洞府之内,大袖一挥,大门紧闭。

    水火童子闪着明亮的眼睛,问道:“凌虚子师兄,你怎么出汗了?”

    “水火师弟,那什么,这里有点热,师兄忽然记起来外面还有点事要办。”

    陆川对水火童子镇定道:“如果有人来作客的话,你就告诉他们我不在就行了,记住了吗?”

    水火童子点点头:“记住了师兄。”

    “乖!”陆川摸了摸他的头,“下次师兄给你带好玩的。”

    看了眼外面后,陆川摇身变化成一道无形的风,从洞府的门缝子中钻出消失不见。

    哧哧哧!

    外面汇聚而来的遁光长虹纷纷落在洞府外的山崖上,变成了一个个道人。

    “凌虚子,你快些出来!”

    “快出来我们有话问你。”

    “说,你是怎么哄骗掌教老师让你管理截教门下的?”

    “对,你也不过一个三代弟子,有何德何能管我们截教上下?”

    “奏是,你这么做置多宝师兄金灵师姐他们的脸面于何地?”

    “还有申公豹,你也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

    群情激奋,在洞府外大声叫板。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管理者他们是一百个一千个的不服。

    他们多为异类得道,骨子里是天生的不喜拘束,喜爱自由,可偏偏阐教门槛高,规矩严,他们进不去也不想去。

    可是截教刚好相反,教主只授业传道不管束门下,门下管理宽松的就像没有,门槛什么的也没有,简直是梦寐以求的地方啊。

    在那里学本事没人在你耳边唠叨,或者有条条框框、严格的规矩惩罚约束他们。

    当然陆川现在还没表露会严管,但他们就是受不了一个新入门不到一年的新人居然要爬到他们头上。

    管理一教上下的事物,那不和副教主什么的差不多了?

    但是你说在场的哪个人不比他凌虚子入门早资历高,道行深?

    凭什么他凌虚子可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所以,他们一听到通天教主的法旨就不乐意了,决定来给凌虚子‘上一课’,叫他知难而退。

    他们做这事也没想过他们做了以后自己能够取代陆川,但他们就是看不得一个新人爬到他们的头顶上面。

    另外还可能改变他们的生活现状。

    可是他们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不希望被改变一点点,谁想改变就是敌人。

    “好家伙,这帮混蛋,还好走得快啊……”

    望着下方的嘈杂吵闹声,以及那个山崖上越聚愈多的人,陆川有些头皮发麻。

    虽说他现在手中有着穿心锁这宝贝,但这些人好歹也是截教的弟子,他总不能下死手吧?

    另外虽有通天的法旨,但看看这帮家伙有听的吗?

    会听他们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既不能吓死手,通天的法旨这些家伙又不听,所以啊,三十六计走为上,先从这里撤出去,找些帮手再说。

    不过他陆大人还会回来的。

    既然通天叫他管,那不管是截教的副教主也好,还是副校长也罢。

    他,当定了!

    陆川看了眼下面吵闹的人群,身形一动化作一道赤光飞向金鳌岛外。

    碧游宫内,半空有个投影一样的东西,其中呈现的景象正是那处山崖上的。

    “师尊,那小子卷了您的宝贝跑了。”多宝道人恭敬朝通天一礼道。

    此时偌大的宫殿中,只有他和通天教主两个人。

    “别急,他一定还会回来的。”通天高深莫测的笑道。

    多宝道人望着那道在空中倏然远去的赤光目光闪烁不定,没有说话。

    轰!

    正当山崖上人声鼎沸时,大门轰然打开一道人影施施然走出。

    “凌虚子你终于敢……诶,水火童子怎么是你?”

    大门打开,众人精神一振,刚准备进行口伐却被出来的人惊掉了一地下巴。

    出来的赫然就是水火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