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429章 师祖不允许

    闻仲决定来找他的师父。

    尽管陆川有他掌教师祖紫金穿心锁护身,但截教高手众多,他一个炼神境难免会出现什么意外。

    他本来做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可惜他终究没有那个决心以及勇气。

    现在好不容易,他等到了第一个站出来的人,怎么说,他也不能让陆川出意外。

    他师父是金鳌岛的主事人之一。

    一旦得到她的支持,他们真的做起来就会轻松很大,压力也会小很多。

    不过,金灵圣母的脸上笑容还未绽开,便又冷了下来。

    “你还未得道,怎么就回来了?”

    当初她让闻仲下山的时候,告诉他只有得道才可以再上她的金云峰。

    闻仲抬头道:“弟子这次不得不来。”

    “哦?”

    “以前弟子决意改变截教之内的乌烟瘴气,但弟子终究没有那个决心和勇气。”闻仲轻轻摇头道。

    金灵圣母不语,正是因为知道这点她才不支持当年闻仲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突然闻仲话语一转:“凌虚子师弟可以,所以还请师父相助他。”

    金灵蹙眉道:“你这么相信他?”

    “也许,”闻仲想了一下,抬头坚定道:“弟子比相信自己更相信他。”

    以前他只是有了想法,可还没行动起来便因缺乏决心勇气,所以让想法扼杀于萌芽中。

    可是这个弟子他至少行动了起来,得到了通天支持,还能将他说服……

    金灵圣母听完沉吟不语,迟迟没有作声。

    过了半晌,闻仲都没有等到答复,有些失望和不甘心的轻声道:“师父?”

    “有点耐心,再等等!”

    金灵圣母抬眼望了那个方向,问道:“现在林仙隐带着三十多个门人在等他,倘若他能解决此事,为师再考虑不迟。”

    想要她的支持,陆川也得让她看到身上的能力才行。

    “林仙隐?他去做什么?”闻仲大吃一惊,听到后面的话又喜道:“谢师父!”

    回头看向那座山头,那可是个很令人头疼又麻烦的家伙,也不知穿心锁能不能应付。

    ……

    “教你们?”望着眼前带着戏谑笑容的众人,陆川也笑了:“可以啊!”

    “快说快说!”众人催促道。

    “师祖说我正直无私、刚正不阿、两袖清风、高风亮节、虚怀若谷、深明大义、童叟不欺、谦虚谨慎、毅然决然、豁达大度,所以……”

    陆川开口一气呵成:“他觉得我可以做这个。”

    众人:(─.─)

    这句话一出来,所有人的笑容渐渐凝固在了脸上。

    眼角还在轻轻抽动着,拳头渐渐握紧,心中已经抓狂。

    自他们修行以来也没怎么见过不要脸的人,或者说他们本就是不要脸的人。

    只是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今日见了更不要脸的人。

    他的这些词哪个跟谦虚搭得上边?

    众人面面相觑,连陆川眼前的青林子也愣了,不知该怎么发难。

    他们这次是想逼陆川知难而退。

    本想着陆川说一个理由,他们便反驳一个理由,打击的他自信心全无,老实去做他的三代弟子。

    他们说话和行事向来都很粗鄙,一般人的嘴战斗力还真不是他们对手。

    今日这么多人,难道还斗不过这斯文小子的一张嘴?

    可这么多词一出来他们也傻眼了。

    “其实我也不想管这些的。”

    陆川又叹了口气道:“但师祖不允许,硬是要我管,没办法呀。”

    他这句话吹牛了吗?

    一点没有。

    他就是被通天被赶鸭子下河的!

    可是此时这话说出来,对这些弟子而言有一点信服度吗?

    也一点没有了。

    他们只感觉心中无数神兽狂奔着呼啸而过。

    他们想说句脏话表达抓狂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在众人磨牙,撸袖子的时候,突然,一声平静带着冷漠的声音响起。

    “我没兴趣知道你怎么会执掌教中事务的,我只想问你一句话。”

    围在陆川周围的众弟子显然熟悉这个声音,赶紧散开让出一条路来,露出一个盘坐在地上的门人。

    黑袍真仙睁开眼,不紧不慢的站起来看着陆川。

    当他的目光落在陆川身上的时候,一股凉意自陆川的背后升起,凉飕飕的。

    陆川皱了下眉头,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这位道友怎么称呼?”

    “林仙隐!”黑袍真仙说道。

    陆川琢磨了下这个名字,道:“不知林道友有什么疑问,请问便是?”

    林仙隐问道:“你打算怎么管截教的事物?”

    “这个……”

    陆川目光一闪,反笑问道:“林道友觉得我该怎么管?”

    “你最应该什么都不要管,一切和之前一样就可以了。”

    林仙隐意味深长道:“这样不管对你,还是对众位道友,都好!”

    “对对对,什么都别管啊,我们现在这样最好了。”

    “你敢管就别怪我们收拾你。”

    旁边弟子一听,赶紧点头出声附和。

    威胁我?

    陆川嘴角一弯,目光从眼前众人身上扫过,感受着胸前穿心锁的重量。

    要是什么都不管那通天还要他干什么吃的?

    做人要有原则,拿了人家的宝贝不办事可不行。

    “这个不行。”

    陆川摇头说道:“师祖之命我自当尽力做好,我发现截教问题很多,乌烟瘴气,所以已经制定了一些教规。”

    “什么教规?”林仙隐眼睛一眯,闪过一缕精芒。

    “比如不可以随便杀人,不可以目无长辈……”陆川掰着指着算道。

    说了几条后,他又放手笑道:“总之有一些了,这些教内归条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把大家变成和我一样道德高尚的人。”

    众人听到这里眼皮一跳。

    “希望以后诸位道友配合一下我的工作。”陆川笑道。

    众人只是看傻瓜似的看着他。

    “这么说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林仙隐目中冷光一闪,迈出一步,身影化作一道乌光朝他掠来,在他视野中消失。

    陆川瞳孔一缩,身上泛起青光,速度陡然提升,迅速向身后转身,一道光华从他脚下没入大地。

    啪!

    几乎是刚转过头,一只手就拍在了陆川背上。

    不过很轻,没用任何的法力,就像一个熟人打招呼一样。

    林仙隐嘴角一掀,慢慢的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算是一个警告。

    没用法力,但比用法力更能让对方恐惧。

    可是下一刻他目光一缩,只见眼前陆川的身影缓缓消散,化成了一堆沙子。

    林仙隐目光寻思在周围寻找起来。

    没找到后张开嘴,露出一条蛇信般的舌头在空气中卷了一下后缩回。

    突然,他快速转身便见山崖洞府之上站着陆川,手中一块紫金长命锁散发炽盛光华,如一轮小太阳般升空。

    对方用没用法力,他不知道,但他看到动手了。

    且这突然动手把他给吓得够呛。

    还好他防小人不防君子,早有防备,瞬间用八九玄功的李代桃僵术遁走。

    “掌教的穿心锁?!”

    看到那个长命锁,林仙隐冷淡的脸色终于变了,大惊失色。

    紫金穿心锁如一轮紫色大日横空,光华刺目,令人难以直视。

    哗啦啦……

    陆川冷笑着法诀一变,朝林仙隐打出后三条垂落的小链发光,金属光泽闪烁,就像三条神金铸成的铁链般变大变长。

    “嗡!”

    正当陆川要拿下这家伙的时候,胸膛忽然轻轻一振。

    “大哥,你看你来的能不能再巧一点?”

    陆川伸手一掏后无语笑道,手中的孔雀鸟羽在发闪烁发光,正是孔宣到来的信号。

    他要是先收拾这里?

    那晾着大哥在外面等肯定不好。

    可不收拾这家伙,他,他心里不得劲啊。

    刚才这家伙愣是吓得他背后一身汗。

    “那是……什么?”

    正要借机逃走的林仙隐大叫一声,死死的盯着孔雀羽毛,身躯发软不住颤抖。

    他异类出身,灵觉比别人更灵敏也更敏感。

    此时那根孔雀羽毛上淡淡的气息令他头皮发麻。

    它眼前仿佛看到了一只,被五色光华笼罩的恐怖凶禽将天空也染成了五色,展翅击天的景象。

    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

    陆川叹口气,法诀一变,穿心锁飞回落在掌心。

    众弟子长出一口气,再看向陆川的目光,一下子就变了。

    紫金穿心锁在陆川手中的作用,那就和钦差大臣手中的尚方宝剑差不多。

    以前佩戴在通天身上,如今通天将之交给眼前这家伙,那用意也就不言而喻了。

    陆川收了宝贝后,准备离开。

    可看到浑身发抖的林仙隐,又顺着他的目光,落在手中的孔雀羽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