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471章 期待你的表演

    “请战?”

    陆川上下瞄了土行孙一眼:“老土,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咱们这元帅都没有你请什么战?”

    这元帅陆川肯定是不当的,元帅真以为那么好当?

    这出头的椽先烂,西岐和阐教要搞的肯定也先是元帅,打了败仗也得元帅背锅……

    综合下来他还是好好当军师吧,只要记着怀里揣了人王令,他就是比元帅还牛逼的存在就行了。

    接下来他还是帮姜子牙早日凑够封神榜完成封神大业,把这点破事儿干完再说。

    不然这一天天的,没完没了了还。

    老子受什么刺激你心里没点数?

    土行孙心中腹诽,你有美人相伴暖床,为什么我还得一人得孤枕独眠?

    昨晚上他被陆川刺激到了,回去了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于是他索性进行了一晚上对未来的慎重思考。

    以他这个模样,他也清楚想娶个媳妇不不容易,一般女人肯定看不上他,那漂亮的女人就更不用多说了。

    但他土行孙也不是普通人啊。

    陆川说过他妹子红红姑娘崇拜英雄。

    英雄……

    他土行孙虽不是一表人才,但也有一身精湛武艺,还身怀地行术这样的绝技。

    这要他出战帮忙打下了西岐,这一来可以建功立业,二来说不定能博得红红的好感抱得美人归。

    一箭双雕啊!

    再说了,就算那红红姑娘对他看不上眼可有了权力以后,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

    请求出战是他慎重思考后的结果。

    可一天下来陆川都不在,这晚上这才看到人影,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不是,军师,元帅一天不来咱们就一天不打西岐了?”

    土行孙错愕后急道:“这不行啊,你要知道征西大业,刻不容缓,要不军师明日你给我一千人马,让我出去叫阵咋样?”

    “老土你啥时候觉悟这么高了?”

    陆川笑道:“你说的都对,这征西大业他确实刻不容缓,但切记一点,这急躁乃是用兵大忌。”

    他蹲下来便与土行孙齐高,于是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土行孙肩膀道。

    他知道土行孙想女人,想要权势所以心里很急,但现在真不是动手的良机。

    另外这家伙的道行真的不弱,虽是炼神境但怎么说也修行了上百年,法力雄浑,再加上有捆仙绳这样的宝贝。

    一旦出手,必然能叫西岐猝不及防,可以抓几个人来。

    到时让新元帅直接斩了就是,留机会给他们的人再来救?

    想得美。

    土行孙:“……”

    “放心,最多一月,新元帅必到。”

    陆川笑道:“这两天咱们军营快没粮了,明日你带人去汜水关给咱们找韩总兵拉些粮草了,到时给你记一功。”

    “督粮啊?”

    土行孙泄了气一脸失望。

    “再忍忍。”

    陆川说完目光一闪:“对了,老土,你是不是对我妹妹有意思?”

    “没……没有!”

    土行孙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

    陆川笑道:“真没有?”

    “有一点儿,不,很多很多……”

    “哈哈,有意思就行了。”

    陆大人笑道:“你若好好干,今后我就在红红跟前给你时不时美言几句,助你一臂之力。”

    说完带着笑意离去。

    “谢军师!”

    土行孙这会儿不失望了,反而精神大振挥手道:“我一定努力好好干,你一定要给我美言啊……”

    次日,土行孙带人去汜水关运粮。

    如此时间一天天过去,陆川也接到了老将军鲁雄带着三万人马前来的消息。

    ……

    再说申公豹,离了商营之后不久他就收敛了心中哀伤,重振精神,振作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陆川在西岐大闹一场,无人对付后,阐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另外他还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除了杨戬几人外还有几个师兄弟的徒弟都没有下山。

    这杨戬几人下山已有三四年之久,而那些三代弟子没有出山,修炼时间更久,想来本事也就越高。

    其它人他不知道,但他知道除了当初死去的韩毒龙、薛恶虎以外,道行天尊门下还有一个压箱底的宝贝徒弟叫韦护,实力可用深不可测形容。

    连他都忌惮的小辈,来历自然不简单。

    这韦护说起来比他年纪都大,乃是上古羲皇年间的人物,后访道拜在道行天尊门下修行。

    只是他申公豹比较会拜师,当时拜在了元始门下,所以论辈分比韦护还要高,但论实力他心中也没底。

    因此,他断定这次会有新的三代弟子下山。

    “咦?”

    沉吟之间,他也在慢慢的掐指推算,忽然他轻咦一声:“殷洪?”

    接着申公豹来了精神,指了一个方向乘虎飞去。

    半盏茶以后,他从天空看到地上三千人马打着西岐旗号向着西岐而行。

    “紫绶仙衣、阴阳镜?”

    当看到一个身着紫衣的年轻道人时,申公豹目光一闪,当即知道是谁了。

    当年帝辛要杀二子,结果被广成子赤精子使了个法术一人一个救走,收成徒弟。

    如今这是要派下山让儿子打老子去啊!

    望着地面的人马,申公豹捻着胡子沉吟了片刻,露出了成竹在胸的表情。

    光芒一闪他便连人带虎落在人马后方,抬手高声道:“道友请留步……”

    年轻道人回头诧异的看了过来。

    ……

    青峰山,一座山崖上。

    望着西岐方向,清虚道德真君久久不语最后摇头叹息一声,转身来到山峰中的桃园。

    桃园内,只见一眼中长手,手心生眼的怪人坐在石桌上,正捧着书卷观读。

    “杨任!”清虚道德真君叫道。

    此人正是当初商大夫杨任,在劝谏之时言语过激,激怒帝辛而被剜眼身亡。

    杨任闻声看来,见是道德真君到了,忙起身道:“师父。”

    “西岐有难,如今也该是你下山相助辅佐明君的时候了。”

    道德真君说着抬手一指,一道银色霹雳破空落地,化为一根流转银色电芒的长枪。

    “此乃飞电枪、今日为师传给你,另外还有此宝。”

    清虚道德真君手掌一翻,化为一把五色羽扇:“此五火神焰扇,威力无穷,你要下山了必能助你一臂之力。”

    “是!”杨任单膝跪下肃然接过。

    ……

    三日后土行孙带来了大军所需的粮草。

    又过了几日,两人正等元帅到来,好大干一场。

    不过元帅没有等来,却等来了一个殿下。

    “王子殿下?”

    土行孙和陆川对视一眼。

    土行孙一头雾水,陆川却不禁沉吟起来。

    要说王子,帝辛现在三个儿子,但出现在这里的肯定不会是武庚。

    这也就是说大概就是殷郊、殷洪这俩帝辛的儿子中来了一个。

    “不错!”

    前来报信的高大武将中气十足道,名字叫做庞泓:“请陆军师带人前去迎候吧!”

    “不知是哪位王子殿下?”陆川道。

    庞泓道:“殷商二殿下是也!”

    果然是殷洪。

    陆川心中一动,当即召集陈奇、郑伦两个带去出了辕门迎接。

    辕门外,一个身着紫绶仙衣的年轻人正负手而立,身后有三千人马打着殷商的旗号。

    “臣陆川见过二殿下。”

    陆川躬身一礼:“来者莫非是殷洪殿下?”

    殷洪转身,道:“不错!”

    “不知殿下由何而来?”

    “当年吾父王失政,要杀我兄弟二人,幸好天不亡我,有高人救我们性命收我们为徒。”

    殷洪淡淡道:“今天下大乱,刀兵四起,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下山后听高人指点特来扶助家国,助你们成功。”

    “原来如此。”

    陆川心中了然又哭笑不得。

    那指点殷洪的人估计十有八九就是他那个师父了,这效率真高,又忽悠来一个。

    然后殷洪带人进入大营,将他带来的人与七万大军合兵一处。

    他则入主了中军帐内,升帐传将,叫来了全部将领。

    殷洪带来了庞、刘、苟、毕四将,也是封神榜上之人。

    原来殷洪下山以后路过一座山中,正好这四位带着人马落草为生,被殷洪收服以后就带下了山。

    殷洪高坐帅椅,问陆川:“大军之中现在由谁做主?”

    陆川笑道:“元帅新亡,殿下既然到了那自然是由殿下做主。”

    这殷洪想必也是被他师父用‘你爹的江山就是你的江山,你怎么能帮别人夺你的江山’这个理由说服的了。

    看得出这殷洪权力心也极重,不然也不会被他师父轻易说动,改变心意违背誓言前来助商了,毕竟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嘛。

    既如此那他便将大权交出又如何?

    也是和西岐交战,那就让殷洪尽力去表现就好了,反正怎么算他都不亏。

    “好极了。”

    殷洪点点头,眼底闪过一抹喜色,笑道:“与西岐交战胜负如何?”

    陆川道:“上任元帅洪锦大败而亡,三万大军被俘。”

    “大败?”

    殷洪脸色一沉道:“传令下去,明日大军出击与西岐叛臣做战。”

    陈奇、郑伦偷偷瞥向陆川。

    陆川轻轻颔首:“一切听殿下的。”

    这殷洪是炼神境,但他既然下了山那想必他师父赤精子的一身宝贝都在他身上了。

    赤精子在十二上仙之中也是佼佼者,阴阳镜、水火锋、以及刀枪不入的紫绶仙衣全都是一等一的宝贝,可攻可守。

    原来殷洪下山是九曲黄河阵以后,赤精子被削去顶上三花,道行尽失,所以让徒弟出山助周。

    结果徒弟叛变以后以师父赐予的徒弟把师父一顿狠削。

    尽管立场不同,但陆川还是很同情赤精子收了个白眼狼这样的徒弟。

    当初你老子要杀你,人赤精子救了你后不仅养育你长大,还教你本事,你下山时把一身宝贝都给你一点后手都没留啊。

    可结果呢,殷洪对道行全失的师父下手的时候毫不留情,打的赤精子狼狈鼠窜,可以说丢尽了脸。

    可后来太极图要弄死殷洪的时候,赤精子心软了,最后被慈航道人催促才杀了,事后还大哭一场。

    要是换成惧留孙这样留一手的师父,殷洪他下山能翻起什么波浪?

    现在有这身装备,殷洪这个炼神境在西岐那边他要找一个对手也难。

    杨戬虽然实力强,但装备不够好,殷洪的法宝太厉害了,给那阴阳镜照一下立即就死,你打他有紫绶仙衣,屁事没有,这还怎么打?

    让殷洪去杀杀西岐的威风也好。

    不过最后怕是还要被他师父给收拾了。

    帝辛现在三子,如果王位的话他的立场不用说,肯定是武庚这方。

    因为只有他培养出的弟子,才能与他的超前思想契合度最大,让他加快人族发展,也可让他证圣人之道。

    殷郊、殷洪两个人已经长大思想成形。

    一旦成形,那就很难去改变了,所以陆川不会过多干涉。

    接下来本军师很期待你的表演。

    “好!”

    殷洪大手一挥:“大家散了吧!”

    “是!”

    陆川目光一闪,转身带着众人退了下来。

    大帐中,只余下殷洪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