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503章 你这不是厚着脸皮

    很快,陆川消失在了闻仲的视线尽头。 小 说    .

    这证明了他没有开玩笑。

    “让大王去屠龙,你疯了还是我疯了,四海龙王可是天庭正神啊!”闻仲的目光闪烁不定,带着惊色。

    斩杀龙王就会触犯天条,也意味着对天庭的宣战。

    天庭自建立以来就是三界至高无上的存在。

    它建立的作用便是统御天、地、人三界的秩序,调控着人、妖、魔世间各族的关系。

    人族虽启蒙开智,崛起于大地,成了世间不亚于妖、魔等的一大种族,又有三大圣皇坐镇,但依旧无法和天庭相提并论。

    除去昊天上帝、瑶池金母以及好几位上神不谈,天庭的背后还有三清。

    如今的天庭当初就是三清帮助建立的,因为三界离不开天庭,三界需要一个管理机构。

    要没有天庭约束,那这个世界指不定混乱成什么样,也是因为此缘故,所以三清符印和法术可向天庭求雨,也有驱神道术可以驱使神灵。

    在这种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大商自身还有内乱,还有蛮夷外族虎视中原……

    这要真怼上天庭,与之开战,那人族或许不会灭亡,但大商说不定就要招来一场灭顶之灾了。

    “只能这样了吗?”闻仲咬咬牙,不知如何是好。

    向来沉稳的师弟这次突然变的这样冲动而暴躁,不过也可以理解,他是对十万将士的死太生气了。

    关键是他徒弟帝辛也不是个胆小的主,不然当初也不会在女娲庙中题诗了。

    他很肯定要将这话带回朝歌,帝辛听后绝对二话不说就要提刀找去西海、北海中了。

    “可是除此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闻仲叹了口气。

    这次的事天庭说他们的人无责,要他们来找阐教,可是元始却将问题推到了降雪的三人之上。

    双方这样推来推去,到最后的结果无非一个不了了之,那谁给那十万士兵的死负责?

    “只有这样了啊……”在半空中待了许久,闻仲才长叹一声,不再犹豫,目光坚定的骑着墨麒麟向朝歌而去。

    “青鸾,快点,再快点!”

    四周烈风呼啸,青鸾穿空破云,飞驰电掣般朝前方飞驰,可陆川仍旧催促道。

    青鸾乃凤凰一类的神鸟,也是三界速度顶尖的神禽,奈何还是压不下他心中的焦灼。

    他刚才的话当然不可能是真心话,大商什么情况他能不知道?怼上天庭那纯属就是鸡蛋碰石头。

    不过如果之前他猜测,这些事后有只黑手的可能性是一半,那么现在大概有**分了。

    此事有个疑点就是冻不死人的雪,偏偏把人冻死了,但真相就连元始天尊的手段都查不出来,只能无奈之下把皮球踢给天庭。

    不得不说,对方的这个疑点留下的很阴。

    要是他真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一丝痕迹,估计也不难,但那样的话就是人在雪中冻死的了。

    这是天庭的人失职,姜子牙虽求了雪,但他的问题不大,这样就无法拖阐教下水。

    元始查不出来这说明那位的手段,不说与元始比肩但至少也是那个级数的高手。

    现在他只希望快点去金鳌岛,找到通天,商量一下。

    两个时辰后,陆川从青鸾上跳到了金鳌岛的山门前,径直进入。

    路上遇到熟人也不敢多聊,直接上了紫芝崖,要进碧游宫。

    “凌虚师兄?!”

    正从碧游宫内出来的水火童子一怔。

    陆川快速道:“哎,水火童子,你出来的正好,快进去帮我通传一下,我有事要去见师祖。”

    “师兄,你为什么不跟你师父一起来呢,我这前脚刚把申师叔领进去你就来了,你们不是约好的吧?”水火童子无语道。

    陆川神色古怪的望了碧游宫深处一眼:“你说什么,师父也来了?”

    这动作够快的啊,他已经鸟不停翅的赶来了,没想到这位师父更快。

    不过他师父既然到了这里,那么显然已经知道了中土神州最近发生的那些事。

    水火童子翻着了白眼道:“刚进去的,我不信你不知道。”

    “再去通传一下?”陆川挑挑眉笑道。

    水火童子转身进去了。

    碧游宫内,申公豹立于高台之下,神态谦恭道:“师父,弟子有事要说给您听。”

    通天教主徐徐睁眼,复杂的看了眼申公豹后道:“什么事?”

    这家伙,上蹿下跳东奔西跑的,他就没见消停两日。

    申公豹道:“师父可还记得上次元始天尊,因灵牙三位师兄大开杀戒害死了人而被就地格杀?”

    通天教主瞥了他一眼,道:“这事儿为师还能忘了不成?”

    申公豹嘻嘻一笑:“那现在给师兄们报仇的机会来了,我听说他玉虚门下也出现了这档子事,姜子牙用道术杀了殷商十万人,可以元始天尊却有意包庇……”

    “然后呢?”通天眉头一挑。

    申公豹冷笑道:“然后,师父这次也可以学他元始天尊杀了姜子牙,咱们看元始有什么话说。”

    “公豹,你这是挑唆为师跟你二师伯的关系啊!”通天淡淡看向申公豹。

    申公豹脸色大变,感觉躬身道:“弟子不敢,只是……只是……”

    通天道:“只是怎样?”

    只是他玉虚宫太欺负人,难道就我们杀的人是人,他们害死的不是人吗?”

    申公豹咬牙道:“师父你看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肯定都是他们有理,想当初石矶师姐好好在山中修行,可到最后反倒落了个身死入劫的下场,师父,这世上可还有讲理的地方?”

    通天教主叹了口气道:“怎么才是讲理?”

    “姜子牙死了就是讲理。”申公豹气呼呼道。

    元始偏心也就罢了,怎么换了个师父也胳膊肘往外拐?

    通天无奈的看了眼申公豹,道:“公豹啊,为师知道你跟姜子牙之间有些过节和不愉快,但姜子牙毕竟肩负封神大任,他死了谁去执掌封神大任?”

    既然收入了门下,那他自然就是不在乎申公豹的过去,把他当弟子看的。

    再说,陆川把截教打理的井井有理,也让他心中很欣喜。

    申公豹听到这话眼前一亮,搓了搓手:“师父,既然你这么说了,这里也没外人,要是真的没人执掌封神大任了,那弟子也就厚着脸皮自荐一下,接一下他姜子牙的烂摊子。”

    通天教主:“……”

    你这不是厚着脸皮,你这就是脸皮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