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650章 多宝历劫

    过了不久。

    锵!

    陆川从地面一堆炸碎的岩石堆中拔出一根震天箭,拿起一看箭头上染着血。

    地上碎石堆中也遗留着血迹,不过没有人影,只有一角红衣。

    “跑了?”龙马问道。

    陆川点了点头,这真魔境和真仙一样脱离了普通生灵的范畴,生命力强悍,一箭竟然没有钉死。

    他的目光落在那角红衣上,他心中明白,这一箭应该射中了那魔刀使,也是五魔使中唯一的女子,但实力是真的强。

    “走,再去另一边瞧瞧。”陆川说道。

    蚩尤走后这两支箭被他炼化,附上一丝元神印记也就有了感应,一定范围内可以判断出位置。

    现在他感应不到,但是他射出的箭往哪边去他还是知道的。

    一人一马换了个方向寻了下去。

    一千二百里的地方,两人又见到了一根一滩血迹,但是这次不仅是目标,连震天箭也没有看到。

    “完了,这下你不仅没有收获,反而要倒搭一支震天箭了。”龙马说道。

    陆川只是轻轻闭目,微一感应后蓦然睁眼,眸中一道精光闪过:“等一下,我感应到了震天箭所在,以及……一个敌人。”

    “真的,在哪?”龙马精神一振,骂骂咧咧道:“这帮龟孙子王八蛋敢在半路埋伏我们,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跟我来!”陆川运转八九玄功敛去身上气息,龙马也是一样,然后跟着陆川向前潜行。

    不久后,陆川站在一座半山腰望向山下,只见一条小溪山中流了出来,溪水潺潺,山清水秀。

    一道紫衣身影正虚弱躺在河边,大口喘着粗气,旁边是一支染血的金色箭矢,上面染着紫色的魔血。

    “原来这不男不女的家伙是另外一个倒霉鬼!”龙马冷笑道。

    三大魔使朝三个方向走,陆川那时的注意全在留下御魔使上,也就不知这三个哪是哪个了,只是射出了两箭。

    刚才他们看到一个倒霉鬼是凶女人,另一个这魔音使。

    “我去解决他,你去堵他后路别让他给跑了。”陆川分配了任务后大步走了出去。

    “你……是你?”

    陆川敛去气息所以直到走进魔音使才陡然察觉,蓦然惊醒,回头看到陆川时神色大变。

    陆川仗剑而来:“看来受伤后你的感知力也大大降低了。”

    魔音使苦笑:“果然还是被你找来了,我不得不承让你这个人有点可怕了,未入仙道就有这样的力量。”

    “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比起仙魔来说太弱了,不值一提,所以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提升力量。”

    陆川说完看向他,认真道:“有些事我想知道,希望你可以告诉我。”

    “然后你会放我一条生路吗?”魔音使目光一闪。

    “不会!”陆川微微默然后又说道:“看来你的体内没有魔炎使那样的禁咒。”

    魔音使摆摆手,转头道:“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

    说话间他的身上魔光亮了起来,自爆的前兆。

    噗!

    一道红光划过,一柄杀剑刺进了他的眉心,手腕一动,绞碎了他识海中的元神和几枚禁咒的符文。

    紫色魔血从脖颈中喷涌而出,他身上的魔光也熄灭了下去。

    “我们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陆川望着尸体道。

    这些魔留在人间太危险,或许他们手上已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血,说不说,他都不会放他们离开。

    当然,这自爆造成的破坏力他见识过了,所以能不让他们自爆就别自爆了,或许还能得到点东西。

    陆川蹲下在魔音使的身上摸索起来。

    “我滴乖乖,你连尸体也不放过都要搜刮?”

    龙马惊讶然后舔着脸上来,嘿嘿笑道:“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分我一点儿?”

    陆川轻哼一声,最后还真被他从其身上找到了一幅卷轴,打开里面尽是一种古老怪异的文字,与人族文字截然不同。

    陆川分析应该是魔文后收了起来准备以后研究,又以三昧真火烧了魔音使的尸体。

    这次的好消息是五魔使他杀了三个,坏消息则是他根本不知道在这人间埋伏着多少魔界的人。

    “走!”处理完后,陆川和龙马快速赶回朝歌。

    这里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一切也都随着时间一天天往好的方向发展。

    陆川找来西岐姬旦,不是给他定罪而是让他将商礼进行改善,增加。

    因为原来就是姬旦给西周制定出来了一套周礼。

    对此姬旦大感诧异,他都做好来朝歌被定重罪的准备了,但是谁想到陆川还会重用他?

    这天,一个少女来到了陆川府上。

    陆川意外道:“公主殿下今日怎么有功夫来我府上?”

    来人正是子乐,也就是现在的商王武庚姐姐。

    如今这对兄妹也有十岁了,长高不少,少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带着一股英气。

    “老师,我修成炼气境了。”子乐抬头说道。

    “炼气境?好事啊,说明你已入门了。”陆川笑道。

    炼气四境,炼精、炼气、炼神最后合道,只有修成炼气境才说明入了门可以被称为一个炼气士。

    “但我今日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子乐道:“九尾狐在哪,母后说那妖孽已经死了,她真的死了么?”

    她这些年在王宫深居简出,勤加修炼武艺和道术为的就是报仇,但不久前她听说仇人已经死了。

    “九尾狐……”陆川深深望了她一眼,点头道:“死了,先王还在时的一天夜里,先王亲手斩杀的。”

    “她怎么死了,她怎么能死在别人手里?她应该由我亲手杀掉的。”子乐愤怒道。

    陆川:“……”

    她可是你妈诶,哪来那么大的仇?算了,这个秘密就烂在他的肚子里吧!

    不久后,子乐失魂落魄般出门离去,神情恍惚,像是一下子抽走了支柱。

    陆川皱眉目送她离开,他已知道这子乐是和他一样半路神魂归位,但却不是和他一样的穿越者。

    忽然龙吉袅娜走来出现在他身边。

    “她是我学生。”陆川说着皱起眉头:“不过好像身上有秘密,一个小孩哪来那么大的怨恨,等等,难道……不会吧?”

    龙吉奇怪道:“你说什么?”

    陆川揉了揉眉心:“这事儿有点匪夷所思啊。”

    三年后,随着造纸术传播开来,为造纸术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大商丞相比干寿元到头,与世长辞。

    夜晚一道流星升空。

    夜空中,一颗光芒晦暗的星星骤然明亮。

    陆川认得那是代表天下文运的文曲星。

    比干一死,陆大人也由亚相升任为丞相成了大商朝中的二把手,继续监督改变进行,同时派出人马搜查魔界据点的消息。

    不过这就像大海捞针,根本没有丝毫的下落。

    又过一年,太师闻仲寿终闭眼辞世。

    当然这是一种对外人说法,史书上也是如此记载,而实际上闻仲的棺木当中空空荡荡,一被葬下他就脱身升天去做那雷部之主了。

    只是这两人死后,众贵族以他们身份无比尊贵为由要求按照古礼,用大量的牲口、奴隶、小孩殉葬活埋。

    不过却被陆川阻拦了下来,因为新法已出,坚决不可以再以活人来殉葬,并杀了两个带头贵族,叫他们闭了口。

    不久后,大商陆丞相又变了陆太师。

    他鼓励人族生育,又让奇士府设立医部研究医疗,使得数年内人口大量增加且新生儿夭折大大减少。

    此外,他命奇士府将冶铁术公开,将各种铁、钢工具流传出去,让人族从青铜时代彻底跨入白银时代。

    见到殷商如此强大,四方蛮夷无不臣服,派来使臣来学习。

    当然,陆川派了更多的使臣团去掏他们那里的好东西,主要是植物、动物、打造兵器的技术。

    ……

    此时在遥远的西牛贺洲。

    灵鹫山上,多宝道人与燃灯相对而坐,燃灯左右还有两人。

    一个道号迷罗一个道号弥勒,为准提之弟子,皆是大罗境的西方大德。

    燃灯笑道:“我等只有功夫渡化这方圆万里生灵,多宝道友一路所见如何?”

    多宝沉默不语,他来时才知西方又有了一教,名曰佛门,乃燃灯和旁边两人所创,燃灯为教主,主张世间皆苦,只修自身,只渡自己,不管他人。

    但他所过之地家家向善,每逢人经过都要施礼和问好念经拜佛,还有人十分虔诚的跪拜朝圣这也是真的。

    比起神州来说这西牛贺洲的人,不是全部但这灵鹫山方圆的生灵基本上都是向善的。

    只是不知为何,燃灯立教但是无法突破祖境,所以什么让他来见识西方教化是假,请他来参悟破解谜团才是真。

    燃灯道:“多宝道友,你的修行深得截教之通天教主的真传,不知可能帮我们解决难题?”

    多宝道人沉吟起来,片刻又摇了摇头。

    迷罗哼了一声:“果然也和我们一样,截教不过如此。”

    “你再说一次。”多宝目光冷了起来。

    截教是他的逆鳞,哪怕现在截教散了他也不容有人诋毁。

    燃灯忙道:“道友勿怪!”

    多宝沉吟道:“解决的办法我也没有,但我想转世历劫为众生寻一超脱之法。”

    西方燃灯他们的自修自渡,截教的有教无类他都见过,但他感觉这些法门似乎都不那么完美。

    故此,他想转世寻一个完美的法门出来。

    “转世?”燃灯三人大惊。

    燃灯道:“道友,你可要想好了,你转世后一切记忆法力全失,若不能超脱的话将永堕轮回受苦。”

    多宝道:“若不超脱,情愿轮回!”

    通天教主毕生的夙愿他便一人去完成好了。

    话语落,多宝化作一道金光从灵鹫山上飞下投入西牛贺洲。

    弥勒讶异道:“他真的这么坚决?”

    迷罗哼道:“我就不信合我们四人智慧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可以成功。”

    燃灯起身叹息道:“我跟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