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莫问初心

第976章 顺其自然最好

    无天目光所至,但见阴风飒飒遮日月,黑雾弥漫迷人眼,悠悠荡荡,煞气冲霄,阴霾盖地,视线根本无法看到太远,这些风和煞气就算神仙卷入也得损神丧气。

    嗤!

    无天的头顶浮现出元神黑莲,眸中射出两道紫光击穿了浩荡的煞气,洞穿虚空,直入大阵中心就见有座八卦台。

    台上三个女子盘膝而坐,按天地人排列,在最前方的白衣女子身前还有一座金斗。

    “大姐!”

    在无天看到三人的时候,三人也看到了身负盖世魔威的无天,碧霄有些吃惊。

    “稳住!”云霄沉声道,神情有些凝重起来。

    此时的无天身上带着一种无敌的大势,给人的压迫感十足,仿佛什么都难以阻挡。

    无天道:“你们是何人?”

    云霄沉声道:“禹余天境三霄有礼了。”

    “原来你们都躲在这里了,难怪本座去三天境的时候禹余天境都是一帮废物。”

    无天目光扫视一周:“这就是传说中神仙难到,尽消顶上三花;佛祖厄来,也消胸中五气的九曲黄河大阵么?”

    “不错!”碧霄道:“你要试试么?”

    无天打量四周不仅没有气急败坏,反而露出一抹微笑,负手感慨道:“好一个真武,好一座九曲黄河阵,在这场浩劫中就算玉帝如来也不敢阻拦本座,他却敢反本座,还在这里布下这样的阵仗等我来……三界之中看来只有他才算个人物。”

    碧霄轻哼道:“那是,他可是我师尊亲自调教出来的,岂能差了?”

    无天笑道:“我现在还真有点欣赏他了,他回来了没有?”

    “你见过他了?”云霄皱眉。

    无天转身道:“看来他还没有回来,那告诉他,本座很期待与他的见面。”

    他来之前的本意是抹去真武所在的武当山。

    他已知道真武是玉帝的希望,所以这样做一来替弟子巨蝎报仇,二来也算抹除了玉帝的希望。

    不过在见到这武当山的布置以后他忽然改变了这个想法。

    这位真武将武当山打造的铁板一块想来废了不少功夫,这么做自然是为和他打持久战做准备,决意与他为敌了。

    不过正因为如此,他反而有点欣赏这个真武了。

    相较于不战而逃的玉帝如来,这位真武和他们之间的区别明显,高下立判!

    是的,玉帝和如来逃走虽让他轻松取得了灵山和三界,但也让他心中很不爽,很生气。

    他本来就觉得神佛虚伪至极,如今浩劫来临时这俩货不顾部下逃走更让他坚定了这种想法。

    连反抗都没有就被他一句话吓跑了,他们这样算什么神佛之首?

    他瞧不起诸天神佛,看不起玉帝如来,可是反倒是这位真武大帝让他看到了一些神仙该有的风骨,让他高看了一眼。

    除此之外反正他现在不知道那些舍利子的下落,倒不如让真武去找那些舍利子,让真武替自己做嫁衣。

    等真武找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再出手抢过来不比自己费尽心思找舒服太多?

    “站住,你当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碧霄喝道:“既然来了,不做过一场再走么?”

    琼霄:“……”

    她对这个冲动的三妹实在无语了,人家不想打你让他走不完了?

    无天此时身上魔气滔天,携有无敌之势,实在是个很棘手可怕的对手。

    “三妹!”云霄轻叱一声。

    碧霄赶紧低声道:“大姐,你没听他说是来找小陆子的吗,就这么放他走了小陆子就遭了,能困他一阵就困他一阵,至少能帮帮小陆子不是?”

    云霄忽然道:“魔圣既想离开那自行离去便是。”

    双手掐诀打开一道仙光没入大阵之内,漫天迷雾顿时打开了道口子。

    “告辞!”

    无天身影一闪消失。

    “大姐,你怎么把他放走了?”碧霄着急道。

    “怎么了,大姐?”琼霄也道。

    “我们留不下他的,我们的九曲黄河阵之所以厉害是靠混元金斗拿人,再以大阵磨灭削掉神仙的本源和三花五气。”

    云霄摇头:“可是他那黑莲也是一件至宝,另外我观这魔头的身上大势所在,不可挡,我们的阵法或许……挡不住他,所以能不动手最好,还是等凌虚子回来再说。”

    她终于明白玉帝和如来这样的大能都会被逼的转世了。

    凤头山,地牢中。

    墙壁上陆川和大鹏的两道虚影出现站定,就见牢中躺着一个俊秀的年轻人。

    “这是哪个乔?”陆川问道。

    大鹏长出了口气道:“他是小乔乔真。”

    “那大乔叫乔灵儿?”

    “什么乔灵儿,另一个叫乔乾。”

    “乔乾乔真?”

    没有乔灵儿让陆川有些意外,不过望着这个乔真,陆川忽然道:“他就是你守护的如来转世之身吧?”

    大鹏一怔,忙摆手道:“他们兄弟两人几乎是同时出生的,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那我有办法知道,咱们俩打个赌如何?”

    大鹏道:“什么赌?”

    陆川慢悠悠道:“反正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就赌他是如来的转世之身,如果不是我认你为兄长,如果是,你认我为兄长,如何?”

    大鹏狐疑的扫着陆川的脸。

    当看到陆川眼中的笑意顿时明白了眼前这小子在挖坑给自己跳,愤愤道:“你怎么知道的?”

    陆川指了指自己眼睛,嘿嘿笑道:“之前我的火眼金睛看到他的身上有个“卍”字佛印在发光。”

    大鹏:“……”

    孔雀,你到底怎么跟这么个坑人的家伙结拜的?!

    这家伙嘴里句句都是坑啊,明明早就知道了还要信誓旦旦的要跟他打赌坑他。

    陆川化作一道金光掠出地牢飞到了凤头山上空。

    大鹏追上来道:“你去哪儿?”

    陆川耸耸肩:“你找的已经找到了,而我找的还没找到,我得去找一下大乔的下落啊。”

    “那他怎么办?”大鹏看向底下。

    陆帝君经过沉思后说出了四个字:顺其自然就好。”

    大鹏一愣。

    陆川认真道:“你要相信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说完朝乔家庄飞掠而去。

    大鹏被绕的有些懵,有心冲上去问一下,不过回头看向底下时就见一身白衣的女匪首带人到地牢来了。

    别说,这女匪首按人族的审美来说长的比较标致了~

    乔家庄的乔府上下此时已收拾的差不多了,但是隐隐传来妇人的哭声。

    客厅中,乔老爷愁容满面负着手在房中走来走去,乔夫人哭哭啼啼。

    一个普通突然进门道:“报,老爷,外面来了一个道长、”

    “莫非是云游子道长?”

    乔老爷大喜:“快请,快请。”

    只是很快他就失望了,从大门中进来一个中年道士,相貌清朗,稽首笑道:“贫道凌虚子见过乔老爷。”

    “道长有礼了。”

    乔老爷还礼当看清陆川后,犹豫道:“凌虚子道长和云游子道长什么关系?”

    “云游子?谁啊?”

    陆川一脸诧异,对于凡人他没必要变得太花里胡哨,所以只加了点胡须而已。

    良久后,陆川皱眉从客厅里出来。

    “云游子……”

    陆川揉着脸从客厅里出来。

    他听到了一个让他也很不爽的消息,大乔,也就是他要找的乔乾被一个叫做云游子的年轻道士捷足先登带走了。

    这就让他很不爽了,关键是现在天机混乱他连个毛也算不出来。

    “罢了,还是先去找舍利子。”

    陆帝君踌躇良久,但依旧没有办法后只能郁闷的先走了。

    东海,方丈岛。

    一道流光快如流星飞来落在岛上的山中变成了云游子和乔乾。

    “啊!”

    乔乾脸色发白,惊魂未定,第一次飞可着实让他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心惊肉跳。

    “这里是哪?你把我带到哪里了?”

    乔乾打量四周发现此时他已经来到了一处仙境,背后是一座瑞气腾腾的仙山。

    “小子,算你有福缘,东海的蓬莱三岛听说过么?”

    云游子笑道:“你脚下这里就是方丈岛,走,贫道带你去见个朋友。”

    说着也不管乔乾,自己当先向山上迈步而去。

    乔乾人生地不熟只好赶紧跟了上去。

    “方寸山的小无赖,你怎么又来了。”

    突然一个年轻道童跳出来拦路道。

    云游子淡淡道:“东方小贼,你来我方寸山后菩提子少了两颗,我是来跟你分账的。”

    那道童脸色顿时多云转晴,挠头道:“哈哈哈,有这事儿吗,我怎么忘了?”

    乔乾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俩年轻道士和道童的对话。

    他怎么感觉这俩都不是好人捏,神仙都这样么?

    “东华帝君呢,在不在家,三界出大事了知道不?”

    云游子双手拢在袖中走来走去四处乱瞅。

    “不在,帝君去昆仑山拜访西王母了。”

    东方朔道:“临去前他是说过三界一场浩劫将至,叫我们万万不可以乱跑,你这小无赖怎么还四处乱跑呢?”

    云游子摆手:“所以我到你们这儿来避避风头嘛,碧游那丫头呢,十几年过去长大了吧?碧游妹妹长寿哥哥来看你了。”

    “在修炼呢!”

    东方朔撇撇嘴后看向乔乾:“他是谁?”

    云游子:“他?我顺路捡来的,怪我贪嘴吃了他们家点东西,他家遭难,我不能坐视不管就带他来避避……诶,你小子去哪?”

    只见乔乾转身朝山下走去。

    乔乾道:“回家!”

    云游子蛋疼道:“大哥,我大老远带你来趟容易么我,你这又突然发什么疯病啊!”

    乔乾回头道:“我家遭逢大难,父母尚在家中吉凶难料,你让我怎么安心避难,换做是你的话你坐得住?”

    云游子怔了一下,看着乔乾着急的神情,忽然道:“得得得,我这顿饭吃的太贵了,我再去一趟看看你父母不让他们受到什么伤害行了吧?

    其实啊,那伙女匪本性没有那么坏,你父母没事,只有我跟你这么英俊的容颜才有危险。”

    东方朔捏着下巴笑道:“以身犯险?这不像你的性格啊!”

    云游子叹了口气:“怪我犯贱吧,这小子就先扔你这儿了,不许乱跑,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