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时代1994 柳岸花又明

504、燕京爱情故事

    晚饭是宋华代表电子工业部做东,在京城著名的正阳楼饭庄请熊白洲和陆崇秀等人吃螃蟹宴。

    如果仅仅是粤东的政府官员,可能这顿应酬就要正式很多,不过加上熊白洲等人,宋华就拉着商务部工商司市长兰志刚一起宴请粤东的客人。

    10月份的时候,周美电器上下都非常热情,早饭请,午饭聚,晚饭陪,现在人家来燕京了没道理不用心,所以特意选了正阳楼这种京城特色餐馆。

    黄之华在家吃饭没有过来,不过他身份太高,往桌上一坐大家也很拘束。

    “老胡,老陆,你们可是沾了熊老板的光,不然我今晚直接工作餐摆上一桌,哪里还特意找关系预定正阳楼包间啊。”宋华笑着对胡庆春和陆崇秀说道,语气里很给熊白洲抬面子。

    宋华是北方人,酒量豪说话爽,尤其后来得知爱声电子10月份VCD的订单数量差不多有3万台,硬生生吃掉市场份额的25%,销售额当月破亿。

    再加上周美电器的存在,即使没有晶圆厂的事情,宋华也觉得熊白洲当得起这顿邀请。

    不过熊白洲很谦虚,笑吟吟的又把话推给了宋华:“我们都沾了宋部長的光,不然晚上就准备胡乱对付一点。”

    其实有胡庆春和陆崇秀在,怎么都不可能随意对付,熊白洲这样说只是反衬宋华的用心安排。

    正阳楼是燕京老字号,著名“八大楼“之一,足有100多年的历史,当年袁世凯、黎元洪、段祺瑞都是这里的常客,整体装修风格雍容古朴,各个包间也很有特色,大门口横竖一匾额,上书“一脉烟火守天坛”。

    主宾落座以后,大概是晓得宋华的身份,这家店的老板特意上来打招呼:“诸位领导,各位客官,我是正阳楼的老板郑水福,今儿我和大家伙说说咱们正阳楼的螃蟹宴。”

    郑水福说话抑扬顿挫,没有被这些大领导的威名吓到,有着皇城根下老百姓独有的从容大气,京片子好像相声一样从嘴里飞快的说出来。

    随着他的介绍,桌上的人都饶有兴致的学些如何敲开蟹螯,再从尾部掀开盖壳,拔去草芽,蟹黄、蟹肉蘸姜醋汁慢慢品尝。

    王连翘姿色过于出众,而且坐在熊白洲旁边,属于几个上首位之一,所以郑水福特意帮她调制了佐料,整只螃蟹直起来差不多20分钟左右,吃完还有茶水专门洗去腥味。

    介绍完,郑水福讲究的打个千儿告辞,不打扰这些人交流。

    熊白洲看到桌上有一瞬间冷清,主动挑起话题道:“这就是四九城商人的气度啊,郑老板的表现也让我很有感触,但凡在民间有口碑的生意,除了产品质量过硬,特殊的企业文化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正阳楼的企业文化全部掌握在这一口京片子身上了。”

    王连翘喝了点配螃蟹的黄酒,脸蛋酡红,抬头闭目之间有一股妩媚的慵倦之意,晃得酒桌上一帮男人都不敢正眼瞧着,她却娇笑着对熊白洲轻声说道:“说得好像你之前来过燕京一样。”

    “文化这个东西有一定的关联性,京片子挺有意思,我现在就能学的有模有样。”熊白洲振振有词。

    “吹牛。”王大美人表示不信。

    熊白洲笑着对宋华说道:“宋部長您受累做个中人,我说两句您评价下?”

    宋华听得“哈哈”大笑:“熊老板,你刚才这句话就深得燕京话的精髓。”

    熊白洲拿起湿巾擦了擦手,对王连翘说道:“青菜多少钱,你知道这句话怎么说才正宗吗?”

    “咋个说?”

    王连翘故意用川渝话问。

    “你得这样说。”熊白洲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道:“青菜夺儿钱?”

    “西红柿炒鸡蛋”你得说成“胸是炒鸡蛋”

    “中央电视台”你得说成“装垫儿台”

    “就连最简单的,老师好”,都得说成“老儿好”。

    熊白洲连续举了好几个例子,但是桌上的人听完基本都笑趴下了,桌上有一些电子工业部的干部是正宗的燕京人,好几个笑的当场喷了水。

    王大美人也是笑的花枝乱颤,可突然觉得不对劲,狠狠锤了熊白洲一下。

    熊白洲有些奇怪:“怎么了?”

    “你之前都没来过燕京,怎么京片子说的这么溜?”王连翘瞪了一眼熊白洲:“是不是准备在燕京养一个?”

    “这是什么逻辑啊······”

    熊白洲难以理解王美人这莫名其妙的思维:“一个笑话而已,再说你也知道我第一次来燕京,哪里有空勾搭啊?”

    “以后呢,说不定你以后会在燕京勾搭一个。”

    王美人泼辣起来,也是不讲理的。但

    可是她长得好看,就算生气也是薄怒轻嗔的样子,双瞳剪水里全是委屈,好像熊白洲真的犯错一样。

    偏偏宋华还要凑趣:“弟妹,以白洲的资产和内涵,寻常女人他也看不上,这外室至少得本科以上。”

    胡庆春也笑着说道:“估计不是清华,就是燕大。”

    “燕大的可能性要大一点,女生比较多。”陆崇秀最后下了一个结论。

    本来都是开玩笑,哪知道熊白洲却好像被踩到了尾巴,连忙拒绝三连:“别瞎说,不可能,再说我可生气了。”

    大家都以为熊白洲这是“惧怕”王连翘,哪知道熊白洲却在感叹女人的直觉。

    “周淑君以后应该就去燕大读书。”

    ······

    这顿饭仅仅是接风洗尘,而且晶圆厂的事情有保密性,许多人根本不了解事情的始终,只以为是一场寻常的出差,寻常的应酬。

    晚饭后,桌上的人肯定还有其他节目,不过熊白洲带着这么漂亮的女伴,宋华也就没邀请,让熊白洲等人先行离去。

    在正阳楼门口,熊白洲对王蜀葵和王枫香说道:“小宋和明军他们明天过来,今晚你们先回去吧。”

    “你们不一起走吗?”王蜀葵问道。

    “我和你连翘姐散散步,你们不要当电灯泡。”

    熊白洲不仅拒绝了王蜀葵的跟随,就连盛元青、刘大祥还有高亮的全部拒绝了。

    两人行动要简单许多,熊白洲和王连翘打的来到天安门前,看着灯光下庄严肃穆的天安门城楼,王连翘在怔怔站了很久很久。

    熊白洲笑了笑,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这时,一对情侣从旁边走过,女孩子看了一眼王连翘和熊白洲:“他们应该是第一次来燕京吧。”

    男的点点头:“估计也是被燕京的名气所吸引,其实我觉得还不如在家。”

    女的有点不乐意:“石晓猛,你可要加把劲留在燕京啊,这里有咱两的爱情呢。”

    交谈的声音在夜风中逐渐消散,熊白洲突然走过去握紧王连翘的手。

    略微反常的举动让王美人心里一甜,嘴里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这是我们的燕京爱情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