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魂帝武神 小小八

第二千四百五十章:湮与灭

    “离老哥,原来你没事。”

    白星松了口气,眼泪戛然而止。

    “别高兴得太早。”萧逸坐起身,看了眼白星,又看向孟冰河。

    “你身上的黑湮之毒,还未被吸收殆尽吧。”

    “嗯。”孟冰河点了点头,“如果黑湮之毒真能被外人吸出,那它可称不上可怕二字。”

    萧逸皱了皱眉,“你体内的黑湮之毒,大概还有一分左右。”

    “你歇息一下。”

    “我也得稳下体内伤势,之后再试试能否帮你悉数化去。”

    “有劳阁下。”孟冰河拱拱手,“还未请教,阁下到底是?”

    萧逸还未回答。

    “少主。”白星兴奋道,“这是离老哥,是万妖殿的妖猎者。”

    “我刚才在无黑之地外遇到,可是和他狠狠打了一架,这不,攀下了交情。”

    孟冰河笑笑,“你啊你,12年了,这张嘴便来胡说八道的性格,一点儿没变。”

    “以这位离阁下的本事,你还想和他狠狠打一架?”

    白星挺直了腰杆,“我是打不过,可我有一支黑猛精锐呢,还有合击大阵…”

    “住口。”孟冰河喝斥一声,“白星,以多欺少你也说得出口?往日教导你何为强者的道理,都忘了吗?”

    “我们猛犸一族,向来高傲,怎能以多欺少尚还沾沾自喜。”

    白星皱着脸,不语。

    “阁下见笑了。”孟冰河看向萧逸,再度拱了拱手,“白星这孩子,总长不大,恐怕一路上没少得罪,还望阁下别与他计较。”

    萧逸耸耸肩,“歇息吧。”

    孟冰河点点头,盘膝歇息着。

    萧逸同样盘膝坐着,但却并非打坐休息,只是在思索些事情。

    他刚才冒险吸收这些黑湮之毒,一是为了捞出这孟冰河,拿黑猛王国的报酬,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那份报酬虽丰厚,但还不至于他萧逸铤而走险。

    最重要的是,‘黑湮’这两个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他只是想接触接触这黑湮之毒,看看是怎么回事。

    至于危险,事实上他并没有太多的忌惮,他这一身炼药师本事可不是白修的。

    最重要的是,他掌控着多种世间强悍火焰。

    这黑湮之毒虽霸道,可他的紫晶灵炎有焚毁万物之效,若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也有把握焚毁这些黑湮之毒。

    在有足够的把握下,他尝试了。

    可如今得出的结果,却让他有些惊讶。

    当这些黑湮之气霸道地侵入他体内后,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细细查看,小世界内两大武魂已然一阵雀跃。

    这些黑湮之毒,萧逸都没能看出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可直至被两大武魂吸附住,萧逸却发现,里头明显蕴含着一丝丝武魂力量。

    对,武魂力量。

    武魂力量,这是武者才能掌握的力量。

    而除此之外,还附带着某些莫名的霸道力量。

    这是什么力量,萧逸也说不出。

    总之,这黑湮之毒,根本就是外头霸道的黑气力量,包裹着里头某种神秘的武魂力量,二者结合而成。

    而真正让他奇怪的是,这些黑气内存在的黑气力量,他竟有些许熟悉。

    这种熟悉感,他又说不出来到底准确是什么。

    那种感觉,就像是这种力量被某种额外的力量有意地掩盖了,让人无法分辨。

    若非他体内冰鸾剑特殊,有着吸收武魂力量的能力,恐怕他也无法发现这些黑湮之毒中蕴含着武魂力量。

    至于他特意逼出鲜血。

    则只是这黑湮之毒在妖族眼中,似乎可怕至极,他若吸收后还浑身无损,那恐怕得被人当作怪物一般看待。

    甚至于,节外生枝。

    半晌。

    萧逸起身,看向孟冰河,问道,“你刚才说,你12年前就中此毒了,此毒又无比可怕,在极短时间内便能让人身死。”

    “那你是如何活到如今的?”

    孟冰河同样起身,一直走到山洞墙壁尽头,一拳轰出。

    轰…山壁破碎,里头,露出一洞口,洞口被一团巨大的黑气所笼罩。

    “黑湮之毒?”白星吓了一跳,“少主别接近,快回来。”

    “无妨。”孟冰河摆摆手,看向萧逸,“自我来到这个山洞后,中了黑湮之毒,便是因为这里。”

    “这个洞口,会不时喷发出黑湮之毒。”

    “黑湮之毒,尤胜洪水猛兽,中招者,不出一时三刻,必死无疑。”

    “12年前,我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可,绝望之际我却猛然发现,自己越是靠近这洞口,围绕在身边的这些黑湮之毒越是浓郁,便愈发恢复生机。”

    “不,甚至于,我的生机反倒变得更加浓郁。”

    “体内原本的黑湮之毒也消停下,不再侵袭我的身体。”

    萧逸闻言,眉头紧皱,“黑湮之毒,可怕如斯,沾上些许便能让人殒命;可反其道而行之,却未再有生命之危?”

    “嗯。”孟冰河点点头,“但,那也只是保住我的性命罢了,体内的黑湮之毒,终究不会消去。”

    “也就是说,我一离开这里,将必死无疑。”

    “这12年来,我便是背靠在这洞口处,苟延活命。”

    “黑湮之毒,时常将我折磨得痛苦不堪,我便只能闭目假寐,以此忘却疼痛。”

    “少主睡了多久了?”白星问道。

    “11年了。”孟冰河轻淡道。

    萧逸眯着眼,缓缓走向山壁洞口处。

    “这洞口,更像是一空间入口。”

    萧逸微微踏前一步,却又止步不前。

    黑湮这两个字,他之前听过两次,一是绝影殿主口中,二,是东方家的黑湮军。

    他记得他在东方家初见黑湮军时,便是称黑湮军,他所知的名字就是黑湮军。

    可后来,黑湮军自己内部,却多以黑灭军自称。

    湮和灭,意思极其相近,但同时也截然不同。

    湮,是如湮虚无;灭,是灭却而散。

    “不是像,根本就是。”这时孟冰河沉声道。

    “12年前,我修为停滞,那时有人告诉我,来这无黑之地,我便能变强。”

    “故我来了,这就是能让我变强的可能。”

    “可,却也险些让我万劫不复。”

    “有人告诉你?”萧逸眯了眯眼,“谁?”

    孟冰河眉头一皱,摇了摇头,“说不得。”

    第七更。(爆)

    今日更新,完。

    困极,撑不住,得睡了。

    明天,不,明晚恢复正常更新,会一并补上今日欠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