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魂帝武神 小小八

第三千九百五十八章:那位的怒火

    “对了。”

    林煌忽然想起来什么,皱眉看着萧逸。

    “古剑界这里,距离我们炎龙域远得很,你来诸天万界,应该也已然不短时间了吧。”

    “你没见到七云界主那厮吗?”

    “见了。”萧逸点了点头。

    林煌皱眉道,“七云界主那厮就没给你说清楚我们炎龙盟的事?”

    “还有,也不知道给你些信物什么的,让你直接去最近的炎龙盟分盟?”

    萧逸点了点头,“大概说了下。”

    “但我原本一开始的打算,是自己闯荡,便未有深究。”

    “至于信物之类的,七云界主倒是没给我。”

    “我在云渊界,就待了几天,来诸天万界的话,也有个四年多了。”

    林煌脸色一惊,“你就在云渊界待了几天?”

    “云渊界,作为最靠近我们炎龙域的域界,历代界主,都是我们炎龙域武者真正涉足诸天万界的接引者。”

    “七云界主那厮,该先带你几年,让你熟悉诸天万界的事。”

    “而不是让一个对诸天万界处处陌生的生灵,自己去摸索,自己去闯荡,那太危险了。”

    无尽虚空,自也危险无尽。

    哪怕是当年萧逸初踏虚空时,都一阵心头发寒,对这未知的诸天万界感到畏惧。

    那种畏惧,并不来自于别的,而是对陌生的恐慌。

    越是陌生,越是恐慌,这是生灵的本能。

    而偌大个无尽虚空,处处黑暗,虚无一片,那自然是最大的陌生所在。

    让一个对无尽虚空根本不了解的生灵自己去摸索成长,不亚于让一个初生婴孩涉足水深火热之中。

    不,应该说,犹有甚之。

    林煌惊讶地看着萧逸,“你小子能活到今日,着实命大。”

    “再加上能凭自己一路成长到至今,而且还是帝君战力,着实了不起。”

    “难怪时隔近亿年未有炎龙域武者出来了,你却被那位例外地放了出来。”

    萧逸未在意此事,而是疑惑问道,“我看炎龙盟的记志,炎龙盟的创立时间,极其漫长了。”

    “这本身就是诸天万界中的一个古老势力。”

    林煌点了点头。

    萧逸皱眉道,“按那位跟我说的,以及我自己的判断,我们炎龙域的远古岁月,其实距离现在同样漫长吧。”

    林煌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我们炎龙域的远古岁月,也便是整个诸天万界的远古岁月。”

    “只不过我们炎龙域是封闭着,且在那位的引导下,不断经历一个个轮回岁月。”

    “我们炎龙域生灵,对远古岁月感到陌生。”

    “放到整个诸天万界,所有生灵也同样对这片无尽虚空的远古岁月而感到陌生。”

    “那是一段很漫长的岁月。”

    萧逸点了点头,也就此悉数恍然。

    远古至今,岁月无比悠长了。

    这林煌,是五亿年前来的。

    但在更久之前,已经有陆陆续续的炎龙域武者踏足诸天万界。

    萧逸沉声道,“我们炎龙域远古岁月的结束,也同样是诸天万界远古岁月的结束之时。”

    “炎龙盟,就是在那时创立的吧。”

    “不错。”林煌回答道,“但不同的是,远古岁月中,我们炎龙域的帝境生灵死了个干净。”

    “而诸天万界却不是。”

    “呵呵。”林煌苦笑中又带着傲然,“以一域之力,抗衡整个诸天万界所有强悍生灵。”

    “我们炎龙域,败得不冤。”

    萧逸眯了眯眼,将一切连了起来。

    “冥域祸患,在更久之前。”

    “至冥域祸患消止,炎龙域已然元气大伤。”

    “再后来,两位魔祖陨落,那位,也在万界强者眼中已然陨落,即便未陨,也定然重伤。”

    “所以,有了诸天万界所有强悍生灵对我们炎龙域天地本源的觊觎。”

    “是的。”林煌点了点头。

    萧逸继续道,“炎龙域,本就元气未复,再面对诸天万界强者的觊觎,终于招致帝境生灵死绝,形如没落,也划上了这个远古岁月的结束符号。”

    林煌点了点头,“之后,那位选择封闭了炎龙域。”

    “再之后,那位派遣大陆之内天赋卓绝的强悍生灵离开炎龙域,于是有了今日的三盟之一,炎龙盟。”

    “远古岁月至今,怕是有百亿年时间了。”

    萧逸点了点头,心头恍然。

    那位,在炎龙域内大浪淘沙,培养一批批天赋强绝的生灵。

    他要寻的,绝对不是单纯的帝境,而是真正的希望者。

    单纯的帝境,根本救不了炎龙大陆。

    否则,已如今炎龙盟之势大,区区普通帝境,根本只是个笑话。

    外头,则有炎龙盟的存在,一边壮大,一边应付诸天万界的觊觎者。

    那位,聪明地将战场放到了无尽虚空中。

    而非被动防守,等着虚空之外的强悍生灵前来进攻,让战场放在炎龙大陆,反搅得炎龙大陆岌岌可危。

    “所以。”萧逸眯了眯眼,“和我们敌对的寒渊盟,以及我们炎龙盟的敌人,根本就是知晓这些秘密的。”

    “他们,就是觊觎者。”

    “是,也不是。”林煌回答道,“应该说,不全是。”

    林煌看着萧逸,“当年远古岁月中,诸天万界的王八蛋觊觎我们炎龙域的天地本源。”

    “当然,于那时而言,我们炎龙域便如同一个险地,也是一个蕴含无尽玄奥的天地。”

    “足以让强大的生灵们为之打主意,也为之联起手来铤而走险。”

    萧逸冷笑一声,“便如同一群强者联手去闯一个险地。”

    林煌点了点头,“这倒也无可厚非,最简单的道理不过就是人为财死。”

    “那些个强大的生灵们,帝境强者,看似高高在上,超然物外,实则,只要有能打动他们的利益,他们和这亿亿万的寻常生灵又有什么不同呢?”

    “他们的联手,生生让我们炎龙域帝境生灵死尽,给我们炎龙域的远古岁月划上了休止符。”

    “但那位,却也一己之力,给整个无尽虚空的远古岁月划上了休止符。”

    “一方诸天帝主也罢,称霸虚空的虚空帝主也罢,神秘飘渺的至尊帝主也罢,死的死,逃的逃,躲的躲。”

    “星辰破碎,诸天崩毁,无尽虚空震颤不休,全在那位肆意发泄的怒火之下。”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