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魂帝武神 小小八

第四千零七十七章:苦,等

    萧逸一惊。

    身旁,不知何时起,坐着一道身影。

    “萧盟主。”萧逸瞬间稳下了眼中惊色,眼眸恢复了淡漠,道了一声。

    他有些讶异于这家伙竟然能找到他。

    当然,至于他自己的无所觉,则仅仅是因为自己想事情太入迷了些罢了。

    否则,无人能这般无声无息地靠近他而不被他察觉。

    身旁坐着的,正是萧晨枫。

    “小友怎地一个人在这里?”萧晨枫轻声问着。

    “没什么。”萧逸摇了摇头,淡漠吐出一句,“惯了。”

    萧晨枫轻笑,“小友,应该比萧白年长几岁吧。”

    “算上孩童时的武道启蒙,以及起码十数年至二十年的在家族或者某方势力内的苦修,方而才是出外历练。”

    “再如何算,小友这个年纪有这般修为实力,也还是个年轻小子。”

    “再过个二十年岁月吧,小友才算是脱去‘年轻’这个称谓。”

    “现今便暮气沉沉,冰冷孤僻,以后可如何是好?”

    “惯了。”萧逸,仍是淡漠吐出一句。

    萧晨枫轻笑,再不言语。

    漆黑幽暗中,一时沉默。

    林间小道上,偶有一两个萧家族人路过,却都无法发现咫尺之外便有两道身影静谧地坐着。

    萧逸,选择了率先打破沉默。

    “我听萧白说,萧盟主堂堂一道诸天传奇,却是很苦。”

    萧晨枫轻笑,“一代传奇可不敢当。”

    “倒是小友你,似乎只对萧白感兴趣。”

    “那么现在,是好奇萧白呢,还是好奇我?”

    萧逸微微耸肩,“虚空辽阔,这些传闻轶事,也属见闻。”

    萧晨枫点了点头,“苦?什么算苦?”

    萧逸淡漠道,“生灵万千,各有所苦,不一而足。”

    萧晨枫轻笑,“若天道不公,该如何?”

    萧逸淡漠道,“轰碎之。”

    萧晨枫轻笑,“我试过尝试去轰碎,一次又一次,但都失败了。”

    “天之不公,我无可奈何;一次次失败,是愈发的无可奈何。”

    “这便是我的苦。”

    “小友的苦呢?”萧晨枫轻声问着。

    萧逸只淡漠吐出一个字,“等。”

    一旁萧晨枫,猛地身躯一震。

    “小友…”萧晨枫微微皱眉。

    萧逸轻淡打断,“我和你不同,我是最不愿意等的人。”

    话落,萧逸再不言语。

    幽暗中,再度沉默。

    半晌,萧晨枫轻笑,“可是现今,所有人都在等你。”

    “等我?”萧逸皱眉。

    萧晨枫轻笑,“你先起身。”

    萧逸皱眉起身。

    啪…

    萧晨枫一把拉过萧逸的手臂,“走。”

    “你…”萧逸眉头一皱,却是挣脱不得。

    待得萧晨枫放手时,二人,已来到宴席前方。

    “易兄,这边。”不远处,萧白连连起身摆手。

    “宴席还未开始?”萧逸皱眉。

    萧晨枫轻笑低语,“我不来,谁敢开始?”

    说着,萧晨枫缓步前行。

    几乎是他现身之时开始,周遭所有人的目光已尽数投来。

    顺带着,自也落到了萧逸身上。

    就这般,在早已所有人都已然入席的等待中,二人,在这无数目光瞩目下,缓缓入席。

    走至萧白一桌时。

    萧晨枫轻笑看着萧逸,“小友是要和我一桌呢,还是和萧白他们一群小辈一桌?”

    萧白连声道,“我这,我这。”

    “易兄你看,我给你留了位子。”

    看真切些,偌大宴桌,坐满了人,唯独萧白身旁,留着一个空位子。

    “抱歉,来晚了。”萧逸看着萧白点了点头,就此坐下。

    萧晨枫轻笑,自顾走向更前方的主席。

    萧逸这边刚坐下,周遭,霎时一道道幽怨目光投来。

    一声声不满的低语也同时传来。

    “哼,我道萧白哥哥的位子留给谁,原来是这个怪人。”

    “六叔忒过分了些,我之前才刚坐下呢,就被他撵了起来。”

    “……”

    萧逸听着这一声声幽怨之言,瞪了萧白一眼,低语道。

    “你给我留位子做什么?”

    “我自会寻个位子坐。”

    “嘻嘻。”萧白低笑,“我还是喜欢易兄你坐我身旁。”

    恰在此时。

    一道不满的话语毫无掩饰地传来。

    “所有人都入席良久,就为了等一个家伙,全都饿着肚子等,也好意思。”

    “末了还得家主亲自去找来,呵呵,这还只是个统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位大统领这般有面子呢。”

    说话的,是萧白身旁的萧星河。

    “星河,胡说八道些什么。”萧白瞪了一眼,“易兄性子如此,不喜热闹罢了。”

    “来来来,诸位开动,今天我萧白定要喝你们个人仰马翻。”

    萧白一手举杯。

    同桌众人纷纷举杯附和。

    萧逸也随手拿起一杯酒,轻抿一口。

    一边,萧星河不悦的话语再度传来,“我说这位易兄,同席交谈,共饮相聚,你这还戴着面具,也不觉失了礼貌?”

    萧星河面带玩味笑容,一手举杯,“这杯,我萧星河敬易兄的。”

    “易兄卖个面子,露个真容如何?”

    萧逸放在酒杯,不语。

    “易兄?”萧星河眯了眯眼。

    话音刚落。

    两股寒气,忽而隐晦地袭向萧逸,杯中酒,瞬间结冰。

    萧逸瞥了眼。

    身旁一桌,那两个老者正冷眼凝视着萧逸,一身气势亦玄妙而无所觉地锁定着萧逸。

    萧星河轻笑,“本公子,就是去了四门五山,也从无人敢这般不卖面子。”

    “不若,不劳易兄贵手,让我手下老仆帮你?”

    那两个老者,就此起身,走向萧逸。

    步步踏近,锁定萧逸的寒冰愈发惊人。

    毫无征兆间,萧逸似若浑身冰封,僵硬难动。

    至两个老者走至萧逸数步之外,萧逸身上一阵温热,恢复了正常。

    这丁点儿寒冰手段想封住他萧逸?简直笑话。

    “你们想死吗?”萧逸的声音,很低,却冰冷得可怕。

    简单的目光对视,却瞬时让两个老者脸色一变。

    那一瞬,二人都清楚感受到死亡的意味。

    但两个老者,显然也绝非泛泛之辈,脸色瞬冷,“我家公子的话,无人敢违逆。”

    一个老者,已然伸出了苍老的手掌,捉向萧逸。

    “混账。”一旁萧白眼眸一冷。

    但还未等萧白发作,一道身影,不知何时起缓缓走来,拍了拍萧白的肩膀。

    “父亲。”萧白微微皱眉。

    来人,正是萧远。

    几乎是萧远来到一瞬,萧逸与两个老者间的凝视和气势微妙碰撞,瞬间消散。

    萧远看向两个老者,“白家的老奴,在我萧家的宴席上耍横,过分了吧。”

    萧远,只是轻笑着。

    两个老者却是冷笑一声,“萧家?一个阿猫阿狗般的家族,我白家人能来,已是尔等天大荣耀。”

    说着,一个老者再度捉向萧逸。

    咔…

    恰在此时,不远处,一道酒杯破碎的清脆之音。

    “这里是我萧家,不是白家。”

    沉稳而有力的话语,几乎只顷刻间已然让得两个老者脸色大变。

    但观周遭,根本未有引起什么骚动。

    更似两桌宴席间,简单的对话,简单的目光凝视。

    有这般本事的,自然只有萧晨枫。

    “退下。”萧星河连忙道了一声。

    两个老者,快步退去。

    “星河,好好吃饭。”不远处,传来萧晨枫一声轻淡的话语。

    “知道了。”萧星河回答一声,撇撇嘴,再不多言。

    ……

    庆功宴,一连持续至深夜。

    推杯交盏,大饮不休,热闹久久不散。

    族地深处,黑暗中,一白家老者缓缓行走。

    蓦地,身后,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一闪而过。

    那白衣老者还未反应过来,一只有力的手臂已然卡在了他咽喉之处。

    白衣老者猛地只觉眼前一黑。

    昏迷前,只见一道一身黑色劲装的身影,眼眸冷漠,嘴角泛着狞笑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