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魂帝武神 小小八

第四千零七十八章:天域特有,极品灵脉

    萧家族地。

    那昏暗林间小道的更深处,一片黑暗之内。

    轰…一声轰鸣。

    但这声轰鸣,又明显在特意控制下并不太响亮。

    那老者,在剧痛下醒来。

    睁目所见,一个鬼魅般的身影正冰冷地凝视着自己。

    “紫炎易霄?”老者一眼认了出来。

    但转瞬间便发现,自己浑身实力,宛若尽失。

    “怎…怎么可能,你做了什么?”老者猛地脸色大变。

    自己一身浑厚修为实力,忽而全无,那种恐慌感让人崩溃。

    “哼,两个妖族孽畜。”萧逸冷笑。

    不错,早在之前萧逸就发现跟着萧星河的这两个白家老奴,乃是妖族。

    很显然,这不会是正儿八经的白家中人。

    属于那种大势力特地培养起来的家奴或者给小辈的守护者之类的存在。

    “耍横耍到我易某人头上,你也是好胆。”萧逸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狰狞。

    话落,卡恰一声…

    老者的一只手臂被活活卸下。

    “啊…”老者痛呼一声。

    “叫,别怕,放声叫。”萧逸狞笑,“我周遭布了禁制,你喊破喉咙也无人知道。”

    老者眼眸冰冷,“你这是在挑衅白家,你可知后果…”

    “后果?”萧逸狞笑,“你怕是不知道我易某人是新加入炎龙盟的。”

    “天大地大,虚空无尽,我就不信宰了你一个家奴,白家能满虚空通缉我。”

    老者脸色一变。

    这个紫炎易霄‘杀神’的名声,早已传遍诸天。

    咔…

    又是一声。

    老者的皮肉,顷刻开裂。

    手臂骨骼,被从皮肉中活活拉出。

    老者痛呼,青筋隐现,可想而知那一瞬的疼痛感。

    “疼吗?”萧逸狞笑,“那我慢点。”

    另一只手臂的骨头,被慢慢抽出。

    “啊…”老者嘶吼。

    那只会是更剧烈的折磨。

    萧逸蹲下身,一手在老者身上缓缓游动着,似在摸索骨骼。

    “问你点事,白家到底怎么回事?或者说,家族在哪?”萧逸冷声问着。

    老者咬牙不语。

    萧逸眼眸一狞,“我看是你嘴硬,还是我易某人的手段更硬。”

    “放心,没人能比我更了解妖族。”

    “我保证在你浑身骨头以及经脉比我一寸寸折磨完前,你绝死不了。”

    “你…”老者眼中恐惧之色难以掩饰,在他眼中,此刻的萧逸宛若恶魔。

    “我不知道。”

    数分钟后。

    ……

    老者已大汗淋漓,身躯扭曲。

    萧逸皱了皱眉,他猜得没错,这只是白家培养出来的家奴。

    不是这老者不知道,而是老者身上本就有相应的禁制,无法道出白家秘密。

    “我换个问题,寒境苦地,在哪里?”萧逸冷声问着。

    或许,他是想去看看那个女人的。

    又是半晌。

    老者已然瘫软在地,一身骨头碎裂大半。

    “连这也是秘密?”萧逸皱眉。

    看来,有些事,他低估了。

    嘭…

    萧逸手中一股金色火焰凝聚。

    火焰覆盖了老者。

    老者身上本破碎的骨头和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恢复着。

    老者,已浑身无碍,但却气喘吁吁,那非人的折磨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你…”老者想说些什么。

    萧逸狞笑,“别急,有的是时间。”

    ……

    一个时辰后。

    老者的身躯,一次次如若烂泥,又一次次恢复完好。

    但此时,老者的目光,已然溃散。

    萧逸拍了拍老者的脸庞,“醒来。”

    一股魂力冲击,顷刻涌入老者脑海中。

    惊人的刺痛下,老者强咬着牙,溃散的目光恢复了几分清明。

    “今晚就到这吧,明晚继续。”萧逸落下狰狞的一句。

    老者,先是瞳孔一缩,而后面容扭曲,脸上完全只余恐慌之色。

    萧逸扭了扭拳头,“不对,我明晚好像没有时间。”

    老者闻言,脸上恐慌之色减缓几分。

    萧逸冷笑,“听清楚了,自己识趣些。”

    “我便也没兴趣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今晚之事,若你敢透漏半句,呵呵。”

    这是萧家,虽不是他紫云城萧家,却也终归顶着他萧家的几分名头,家主乃是他紫云城萧家的上代家主。

    还不到白家几个家奴在这里撒野。

    萧逸就此转身而离。

    周遭痕迹,早已被他清理干净。

    远方,萧家族地中心,烟火飞舞,灿烂至极。

    ……

    宴席上,虽已至尾声,但仍旧热闹。

    宴桌上,萧白挠了挠头,看着自己身旁空荡荡的位子。

    同桌上,萧星河正在高谈阔论。

    “白二怎地去了那么久?”萧星河不悦道。

    周遭。

    “星河表弟。”

    “星河地底。”

    “少家主…”

    一声声称谓传来,都在问着同样的话,“你说的那夜明珠,当真如此神奇?”

    “那是当然。”萧星河傲然道,“虚空北边,有一处极光绚烂之地,充斥整个星域。”

    “这颗北星夜明珠便是以这些绚烂极光所炼化而成。”

    “一颗,不过巴掌大小,却能照耀大半个星辰小世界。”

    “其内宛若蕴含星云,绚妙到极点。”

    “只不过这东西毕竟不是修炼之物,只是好看,故而我没带在身上罢了。”

    “白二回我房间取去了,稍后取来…哐当。”萧星河一把捧起一个酒呈,“谁干了这一呈,那颗夜明珠便归他了。”

    萧星河豪爽笑道,“北星夜明珠虽无修炼之效,但却因其绚烂,故而价值不菲。”

    “算了,不等白二了。”萧星河摆摆手,手中取出一颗浑圆丹药。

    但丹药极其细微,豆子大小。

    “这是白元丹,唯白家特有。”

    “一粒便可通畅肉身经脉,最厉害的是无修为限制,可有增强天赋之效。”

    “……”

    萧星河手中,一种种神效之物,如数家珍般接连取出。

    周遭众人,眼光灼灼。

    唯萧白,皱着眉,“星河,我萧家人,不想要白家的东西。”

    “嘻嘻。”萧星河笑笑,搭着萧白的肩膀,“萧白你别吃醋,我另外备了礼物给你。”

    “白家的东西你不要,灵脉你总要了吧。”

    “灵脉这东西又没有标记的。”

    说着,萧星河取出一个乾坤戒,递给萧星河。

    “这是?”萧白皱眉,未接。

    萧星河笑道,“也就十万灵脉罢了,算不得什么。”

    萧白感知了一下,“为何乾坤戒内的灵脉气息如此精纯?”

    萧星河傲然道,“天域特有,极品灵脉。”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