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魂帝武神 小小八

第四千二百三十七章:黑曜剑,凌界

    萧逸剑指的一瞬。

    全场,忽而鸦雀无声。

    但下一瞬,却是响出仿佛沉寂后爆发的剧烈笑声。

    “我没看错吧,紫炎这家伙握剑?”

    “一个控火武者去耍剑?”

    “这家伙不是傻瓜吧,和洛酆比剑?”

    “在洛酆面前扬剑,他只会败得更惨吧。”

    “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并不明智。”

    一个个宾客,无不摇头。

    唯独首席处,青寒女帝,皱了皱眉。

    那泉叔,则在萧逸抬剑那一瞬便猛地眯了眯眼。

    一个剑者,哪怕是简单的抬剑之势,就足以断定其层次到哪。

    比武台上。

    洛酆已然脸色一凝。

    他是个剑修,当然知道刚才萧逸抬剑一瞬的意味。

    这同样是个剑者。

    这一瞬,他仿佛感觉自己面对着的,是一柄纯粹到极点的天地之剑。

    “有意思。”洛酆眯了眯眼,手中之剑,再次动了。

    他动的一瞬。

    萧逸也瞬间动了,但剑指之势不变,只是横移了一步。

    洛酆的脚步,瞬间顿下,脸色一变。

    他瞬间就能判断出,那横移的一步,不变的剑指之势,已然断了他刚才进攻下的所有剑势。

    即便他强行攻出,也只会是无功而返。

    洛酆的身影,再动。

    萧逸的身影,同样再动。

    洛酆的身影,再顿。

    数十息后。

    洛酆的身影,已然动了数十次。

    而萧逸的身影,也同样横移了数十次,但那握剑之势从未改变,一直只遥遥指着。

    周遭一众宾客,多有面容疑惑者。

    而一部分同样精修剑道者,已然开始皱眉。

    “喂,这两个家伙怎么回事,就一直动来东去,迟迟不出手。”

    “这俩跳舞还是比拼?”

    比武台上。

    洛酆的脸色已然一阵变幻。

    外人不知,他作为对手,直面这剑指之势,却清楚得很。

    刚才他变幻的数十次里,每一次都是被瞬间破去攻势。

    他的阎罗一剑,明明该别无破绽,却每每都在那一剑遥指下所有进攻角度尽无。

    洛酆握了握拳头。

    这种刚要出手,却又瞬间不得不止下的压抑和别扭,简直能让他抓狂。

    “我偏不信了。”洛酆暴喝一声,瞬间仗剑而出。

    这一次,再无停顿,直取萧逸。

    萧逸淡漠一笑,剑一指。

    洛酆袭来的身影,距离萧逸之剑唯余数寸时,猛地腾挪。

    他若不夺,萧逸的剑将刺穿他的咽喉。

    嗖嗖嗖…

    洛酆的身影,在萧逸周遭接连变换。

    萧逸的身影,则在原地打转。

    但每每仅剩数寸之距,洛酆都不得不疾速躲避。

    下方。

    猛地传来一声暴喝。

    “我知道了,这易霄,每一次的移动都瞬间断去了洛酆的所有进攻可能。”

    “该死,这怎么可能,这家伙的剑道造诣和运用堪称可怕。”

    这些个宾客中,也有久负盛名的剑道帝君,渐渐反应了过来。

    “厉害,每一剑皆是分毫不差,这家伙对剑的理解和掌控,早已达到非人地步。”

    “这易霄如果说是个控火妖孽的话,倒不如说是个剑道妖孽。”

    “除非强行凭更强的实力去压制并击败他。”

    “而今身在禁制里,修为实力皆被压制,这洛酆永远都不可能败他了。”

    “不,应该说,同层次里,恐怕没人能凭剑道胜过这易霄。”

    比武台下。

    之前落败的任飘零脸庞抽了抽,“该死,这家伙之前一直在扮猪吃虎?”

    周遭,恍然之色以及惊骇之色,接连不断。

    “难怪这家伙之前轻而易举间便夺了任飘零的剑。”

    “也就是说,如果这家伙一开始就用剑的话,任飘零一招都借不下就要落败?”

    任飘零霎时脸色难看,怒视周遭,“一个个的,都当我任飘零死了不成?”

    周遭宾客,霎时噤声,面露尴尬之色,不再谈及任飘零。

    远处。

    萧白满脸惊喜之色,“不愧是易兄,永远能给人无限惊喜。”

    比武台上。

    洛酆已然状若疯狂,阎罗一剑,再度一往无前。

    萧逸摇了摇头,“你败了。”

    锵…

    剑尖,瞬间抵在了洛酆咽喉处。

    感受到咽喉处的冰凉,洛酆不得不收敛了疯狂之色,只能不甘地放下手中之间。

    凌厉的眸子,难看地凝视着萧逸,“你怎么做到的?”

    萧逸淡漠一笑,“往后得闲,我教你。”

    “你…”洛酆脸庞一抽,想起了战斗开始前那句‘何为剑道,我教你’,霎时脸色更加难看。

    “混蛋,我记下你了。”

    “下次换个地方,再公平一战。”

    萧逸淡漠道,“你是觉得,现今不公平?”

    “那当然…”洛酆脱口而出,又话语一滞。

    这个比武台上,这禁制封锁下,其实再公平不过了。

    洛酆散去了脸上的难看之色,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冰冷以及凌厉。

    “我等你。”

    “你何时觉得准备好了,随时来我神剑门寻我。”

    “洛酆,秉剑恭候。”洛酆拱了拱手。

    “别恭候,我没空。”萧逸连连摇头。

    他有那时间还不如将心思放到寒渊盟身上,若寻到机会,他便又能搜刮灵脉了。

    洛酆不再言语,持剑放回兵器架,就此下台。

    远处,首席上,青寒女帝缓缓起身。

    想来,此次的青寒宫比拼,可以落幕了。

    洛酆都败了,也没人会再自讨没趣上台挑战。

    此次的胜出者,也可以宣布了。

    周遭一众宾客,有的连连摇头,有的面露笑容,有的眼含惊异之色。

    “此次比武,也该结束了。”

    “呵呵,本以为起码要持续数天的,而今倒是提前结束了。”

    某些不满的目光落到萧逸身上,“自这疯子上台来,皆是数招便将对手打落比武台,比武当然提前结束了。”

    “他倒是风头出尽了。”

    远处。

    青寒女帝轻笑起身,“我宣布,此次…”

    话,刚出,未完。

    青寒女帝猛地眉头紧皱,目光,凝望远方。

    那里,是宫门广场的最前方。

    周遭宾客,也顷刻循着目光,看向那边。

    一时间,所有宾客,尽数愣住。

    那里,一道身影静静站着。

    身影,浑身黑衣黑袍,背着一把通体黝黑的巨剑。

    呼…一阵寒风吹拂而过,吹落了身影的帽袍。

    露出来的,是一张年轻而又俊逸到极点的面庞。

    与此同时,一股凌厉到极点,又压抑到极点的气势,瞬间席卷整个宫门广场。

    “那…那家伙不是…”某些眼尖的宾客,已然瞳孔一缩。

    首席处。

    青寒女帝咬了咬牙,呼吸有些难受。

    身后,那泉叔眯了眯眼,踏前一步,挡在了青寒女帝身前。

    比武台上。

    萧逸心头大惊,同样凝望远方。

    帝主,这般充斥天地威严的气势,绝对是个帝主。

    但这身挡都挡不住的逼人气势,绝对是他来虚空以来,头一次所见。

    身影,缓缓张口,泛过一丝轻笑,“抱歉,打扰青寒女帝生辰宴了。”

    “你的贺礼中,有一样东西我需要,所以我来了。”

    青寒帝主脸色凝重到极点,“黑曜剑,凌界!”

    “无尽虚空,最年轻的虚空帝主。”

    身影,俊逸的面庞上,仍旧展露着轻笑,一头乌黑长发披洒肩后。

    这,似极了一个从虚空黑暗中走出的强者。

    “我虽非人族,但若换算成你人族的年纪,也不比洛酆大个几年,尚属年轻一辈。”

    “想来,这比武台,我也是上得的。”

    话落,全场色变!

    第三更。

    今日更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