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烧卖骑士

第三百四十六章 志村长老舞钉耙

    下午一时三十分,闹钟响起,亚索擦了擦口水,带着三个弟子继续一日的修行。

    下午的修行内容是做农活和在工地上做工。

    来到农场的时候,亚索意外的再次见到了师父团藏。

    此时的团藏长老穿着一身短打,露出了雪白的胳膊,一旁数个暗部成员用着类似华盖的遮阳伞给他遮阳。

    而团藏长老手里拿着一根做农活用的钉钯,这根钉耙由于比例的关系,看上去很细。

    有多细?

    就像金针菇、杏鲍菇,像牙签儿一样细。

    团藏长老努力弯腰,或者说身子略微前倾,摆出耙地的姿势。

    几个年轻的暗部成员扛着摄像机正在不断拍摄,

    与团藏长老同行的还有山中申一和加藤断。

    山中申一还是老样子,圆圆的脑袋后面扎着金色马尾,小小的下巴陷在脖子上的软肉里面,看上去很有艺术家的气息。

    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加藤断,如今的他在体型上已经超越了山中前辈,一看就是个了不起的忍者,进步非常快。

    加藤断拿着话筒,身后跟着扛摄像机的小弟,正在采访一个黝黑的老农。

    黝黑老农表情非常鲜活,每说一句话,便要抬头看一眼镜头外山中申一举着的提示板。

    等到采访结束,亚索朝着山中申一竖起大拇指“最近的木叶新闻内容很充实,群众反响很好,看得出你很用心。”

    山中申一摸了摸脑袋,道“这都是亚索处长传授的工作方法管用。”

    亚索和山中申一聊天的同时,黝黑老农也恭敬的上前,双腿笔直,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亚索处长好!”

    接着,他便穿上暗部的衣服,站到了加藤断身后。

    看着目瞪口呆弟子们,亚索捂了捂额头,决定向这些图样的孩子传授一些做忍者的经验。

    “作为忍者,善于观察事物是最基本的技巧。”

    亚索指了指“黑瘦老农”道“你们看,这个人虽然看上去老实巴交,非常普通,可只要你用心去观察,就能发现他的忍者身份。”

    “最简单的,”亚索指了指山中申一手中的提示板,解释道“这位老农认识那么多字,本身就不正常,只可能是暗部忍者。当然了,这货一看平时在训练上就很偷懒,根本不是什么暗部精英,没有什么实力。”

    水门等人呆呆的点头。

    说句实话,这样的可疑点其实并不难以发现,只是近距离看到木叶新闻的拍摄,三个孩子,尤其是水门,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发出了破碎的声音。

    亚索也主意道了水门的神色,微笑着解释道

    “艺术来源于生活,艺术更高于生活,虽然经过了一些微小的润色,但木叶晚新闻传达出来的正能量,是毋庸质疑的。”

    亚索指了指田野中那个伟岸的身影,沉声道“你看,新闻中说志村长老帮助农人耕地并非虚言,实际上,你们太师父比新闻中说的做得更多。”

    只见田野之中,伟岸的身影手持钉耙,虎虎生风,不断将各种土块连同上面的青苗给铲得四下纷飞。

    而田埂上,几个真正的老农正揣着袖子,抽着摄制组赠送的大后门香烟,一副看戏的模样。

    “啧啧啧,这志村长老力气可真大啊!”

    “就是,比村长家的水牛还厉害!”

    “就是可惜了刚种下去的秧秧了,糟践东西啊!”

    “我呸,这点破秧值得几个钱?那个小辫子给的补贴,不比种地强多了?”

    “我不就这么一说嘛,不过要是咱们村里也有志村长老这么魁梧的男人就好了,这装上笼头架上犁,可比大牲口好使啊!”

    ……

    无知老农如果知道团藏长老一天的饲养费要多少,一定会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扣出来。

    不过从小脱产修行,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耙地这项有趣的运动,团藏长老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但是俗话说得好,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在挥舞了三分钟钉耙之后,志村长老停了下来,原地叉腰,大口喘着粗气。

    “师父,您的体术忍耙术真是越来越虎虎生威了,木叶第一体术强者,非您莫属啊!”

    亚索已经换上了胶鞋,带着光脚的三个弟子来到了团藏身边。

    在确定了拍摄质量满足放映要求后,团藏长舒了一口气。

    毕竟并不是以持久力见长的忍者,再要一次可是会要团藏长老的老命。

    “孽徒,还不是因为你提出来的那个什么‘纪录片’,申一那家伙非要老夫配合他加拍这么一段镜头。”

    掂了掂手里的钉耙,团藏感概道“之前还没觉得,用过之后老夫才发现,这件农具意外的顺手,看上去杀伤力也非常不俗嘛,可惜就是轻了点。”

    亚索连忙建议道“师父你如果喜欢的话,我给您打造玄武忍铠的同时,也用剩余的钢材打造一把九齿钉耙如何?”

    “这么做,不太好吧,那批钢材是特批的,从雷之国进口来的特种钢材,一般都是输送去铁之国段刀的,数量有限……”团藏为难的道。

    “无妨,师父您放心,我计算过了,只要有十斤钢材,我就能把木叶大门造好。”

    “大门可是一个忍村的门户,这可马虎不得,孽徒你有把握吗?”团藏挑眉问道。

    “当然!”

    亚索笃定的道“我造的大门,足以守护木叶!”

    接着,他又在心里补充道“万一真的暴露什么质量问题的话,来一发辛辣天森就么得关系了……”

    ……

    团藏长老满意的走了,农人们也纷纷退出了看戏模式。

    亚索找到领头的农人,嘀嘀咕咕说了一阵,老农满意的点了点头。

    之前有傻子花钱来田里耙地玩。

    现在又有傻子免费帮忙复耕种地。

    老村长笑得裂开了嘴。

    他甚至还康概地递给了亚索一根大后门。

    亚索笑纳了。

    虽然亚索不是烟民,不抽烟,但卡多这个月的奖金被全部扣罚了,这样的公司文化好像有点太严苛了。

    那么就赏他一根大后门吧。

    抽了这根大后门,来生还做黑水人。

    谢过了村长的香烟,亚索开始给三个孩子分配任务。

    “你们几个也看到太师父的演示了,做农活是一种非常好的修行,能领悟不少忍者技能。”

    “你们要像太师父一样,有所为,有所思,有所悟,不求你们也开发一套忍耙术这样高明的体术,只求你们能有所收获。”

    ……

    “水门,你负责徒手耕地。”

    “徒手耕地可以锻炼手指,使得手指更加强壮、灵活,这是很有用的锻炼,不但方便你以后搓丸子,也有利于你未来的幸福。”

    “什么?你听不懂?没关系,照为师说的做就可以了,以后你会谢谢我这个带善人的。”

    ……

    “玖辛奈,你负责插秧。”

    “插秧必须使用手里剑投掷术,稳准狠,插得不整齐,可是不过关的,如果能插成麦田怪圈那就更棒了。”

    ……

    “至于罗砂你嘛,你就负责把这块田地里的,会影响农作物生长的,惹人讨厌的,该死的砂金提炼出来,上缴给老师,然后在给土里回填入金坷垃吧。”

    ps今天和老婆吵架了,不快乐,只有这不是特别短小的一更,欠一更,明天补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