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烧卖骑士

第三百九十八章 它属于快乐

    纲手今天一改常态,积极的帮忙洗菜淘米,原本在这种吃团圆饭的时候,她都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玩手机的。

    大蛇丸一边将野菜洗去泥土,一边不断瞟向纲手。

    “大蛇丸,你这是在干什么?没见过剥葱吗?”纲手气恼的道。

    大蛇丸歪着脑袋,道:“剥葱倒是经常见,剥茭菜的倒是第一次见到。”

    “茭菜?”

    纲手俏脸一红,接着趁着没有旁人注意,不动声色的将剥成碎屑的菜茎丢进了垃圾篓。

    “罗砂!”

    纲手朝着正在给大鱼刮鳞片的小胖子招了招手,道:“我来处理这条鱼,你去再买点茭菜来。”

    “又要我去买?”罗砂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今天亚索老师说要请大家吃饭,罗砂也屁颠屁颠跟着来了。

    但是很快他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协助大蛇丸老师买菜,确切的说,负责付账的任务落在了他的头上。

    晚上吃饭这么多大胃王,买的菜目可不是一个小数量,一来一去,罗砂这两天刚刚攒下的金币又用得差不多了。

    “一定是黄金裤衩引起了老师的注意!”罗砂总结了自己的失误。

    现在纲手又提出了让他去买菜,罗砂自然一百个不愿意了。

    不过纲手对罗砂的态度毫不在意,洗了洗手,从高峰中间拿出了手机。

    “滴滴答答”一顿操作,纲手“不经意”的让罗砂看到了屏幕中的内容。

    “加流罗穿和服的样子好美啊!”

    “啊,穿洛丽塔也是极好的!”

    “……”

    “咳咳!”

    纲手咳嗽了两下,将已经开始流口水的罗砂惊醒。

    露出一个你懂的表情,纲手道:“加流罗可是我最可爱的弟子啊,私房照这种东西呢,我一般是轻易不会发送给别人的……”

    话音未落,罗砂将大鱼丢在纲手面前,然后一阵风似的跑出厨房,显示出了与他体型完全不相称的敏捷。

    “大蛇丸,帮我处理这条鱼!”纲手把鱼放在了大蛇丸面前,道:“我再批你两个月的妇产科实习好不好?”

    “妇产科?”

    大蛇丸皱了皱眉头,道:“我对治病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

    纲手露出见了鬼的表情,道:“之前是谁死皮赖脸的在妇产科呆了半年?”

    当初一个男性忍者在妇产科兼职,纲手可是担着很大的风险的。

    如果不是大蛇丸,是自来也的话,打死纲手都不会同意这种事情。

    大蛇丸人缘,或者说女性缘很好,在那半年里面,纲手没有收到过一起病人的投诉。

    非但如此,木叶医院还收到了很多感谢信和锦旗,在护士之间,冷医大蛇丸的口碑也很好。

    所以纲手这才想起来,让大蛇丸回去上班。

    不过大蛇丸摇摇头,道:“我那只是为了收集实验数据而已,顺便救治一点愚蠢的妇女,对于长期成为医务工作者这种事,我从来没有想过。”

    这下纲手没辙了,如果大蛇丸也像罗砂一样,可以用照片诱惑就好了。

    大蛇丸抿了抿嘴,道:“其实我们可以有不同的分工,没必要什么都会,比如做家务你不擅长,同样,你也有很多我想学,但并不擅长的东西。”

    “我觉得你说得很对,不过这条鱼是我对罗砂的承诺。”

    叹了口气,纲手开始用锉子处理大鱼。

    一分钟后,纲手端着盆子来到了塔姆面前,道:“塔姆塔姆,从医学角度上来说,鱼肉做成鱼糜的话,更加有利于人体吸收呢!”

    塔姆看着盆子里烂得不成鱼形的食材,陷入了沉思。

    ……

    虽然旗木家已经很有钱了,但所有的房子都依然维持着原来的模样。

    地下钱窖是个例外。

    原本窄小的、破烂的地下钱窖,如今已经被蔬菜人改造成了一间铜墙铁壁的大窖子。

    这个大窖子如果被放满的话,还会动工第二期,第三期。

    除了钱窖,其他的建筑依然保持着四五十年前的模样。

    古老的砖石和木材,在岁月的侵蚀下,看起来有些古旧,但真正走进旗木家的内部,就会发现,其实里面别有洞天。

    在长桌两侧,满满当当坐满了人。

    长桌的两侧有几块屏幕,连接着不能来吃饭的人。

    朔茂抱着依然犟着脑袋不理他的卡卡西,朝着屏幕中的依子打招呼。

    依子代理着朔茂的任务,在砂隐村不能离开,只能远远的隔着屏幕看到自己的孩子。

    依子原本想要哭的,但看着小卡卡西用脚,用手,用各种部位,在朔茂的脸上顶来顶去,一副极其不待见他的样子,依子“噗嗤”笑出了声。

    在另外的屏幕中,是住院中的自来也、迈特戴父子和卑留呼。

    自来也也是全身骨折,但是比水门严重的多。

    一连通画面,自来也就迫不及待地,压低声音朝纲手抱怨道:“暴力女,我能不能换个单人病房,我这个病友别的都好,就是天天晚上磨牙,实在太折磨人了!”

    纲手一甩头,完全不给他好脸色道:“目前医疗资源稀缺,你有得住就不错了。”

    自来也知道自己理亏,因为还得拜托纲手去野乃宇那边美言几句,抚平她的怒火,只好悻悻地不再说话。

    “木叶的金色闪光哟,在下午的比赛里面输给了你,这说明我的青春还不够纯粹,只有挥洒汗水,才能让青春没有遗憾!”

    说这句话的时候,迈特戴正在和父亲一道,倒立着行走。

    他们正在进行倒立走回东海岸指挥部的试炼。

    神奇的是,他们居然一边倒立行走,一边吃着火锅,亚索完全不能理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另外一块屏幕是卑留呼。

    与想象中的疯子科学家坐在一堆零件里面完全不同。

    此时的卑留呼头发和胡子都被人精心打理过了,身后的实验室也整洁有序,被布置的井井有条。

    就在众人震惊于卑留呼风格迥异的造型的时候,屏幕中忽然出现了五六个穿着各种不同女仆服饰的机器人。

    说是机器人,其实和真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无非就是动作稍微有些不自然而已。

    “主人,您的晚餐时间到了。”这些女仆机器人整齐划一,弯腰恭敬的说道,声音酥酥甜甜的,没有什么电子音的感觉。

    卑留呼把手一伸,在女仆机器人们环绕下,开始吃饭。

    这些女仆机器人都是按照汤之国的小姐姐们的模样制造的,或者身材高挑,或者玲珑可爱,总之都非常漂亮。

    不过,亚索瞥了一眼身边的纲手,后者正好也偷偷看向了他。

    亚索努了努嘴,又在胸前双手虚拖比划了一下。

    纲手骄傲的挺了挺身子,骄傲的好像是个公主。

    好吧,她确实是公主,而且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即便是七个美丽的女孩子,也完全无法和纲手的天赋相比,亚索很确信这一点。

    机器人比起人类,优点肯定是有的,比如在拥有美丽的外表之外,她们还一丝不苟的侍奉着卑留呼这个主人。

    她们有的负责端食物,有的负责给主人系餐巾、捏背,有的负责给主人喂食。

    甚至还有一个长得像黑泽玲的机器人,专门负责嘟起嘴巴,给卑留呼的汤吹凉。

    自来也透过屏幕看到这一切,简直惊呆了。

    “我靠,卑留呼,没想到你这个小学都没毕业的家伙,居然是我们几个里面混得最好的!”

    虽然被女仆们打扮的人模狗样,不过卑留呼的性格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他摸了一把正在吹起的女仆机器人,得意洋洋的朝自来也炫耀道:“嘿嘿,你看,就算黑泽玲老了,我的小宝贝也不会老!”

    在自来也喷火的目光中,卑留呼一拍脑袋,惊叫道:“啊呀,我差点忘了!”

    卑留呼拿出日历翻了翻时间,道:“明年四月份我就要和我的七个老婆结婚了,到时候你们可都要来啊!

    嘿嘿,上次朔茂老大结婚后,大家都说自来也你会是第二个脱单的人,没想到迈特戴抢了先,这下不才,我要成为第三个了!”

    “你这是脱单吗?七个啊?混蛋,那是七个啊!”

    自来也发出狒狒般的叫声。

    忽然,从他隔壁床铺,屏幕外的地方,伸过来了两根长长的红白色物体,猛地敲打在自来也头上。

    “小鬼,你太吵了,打扰到了我老人家吃晚饭了,这可是我要不容易定来的南江猪脚饭!”

    自来也抱着头连连讨饶,一时间整个旗木族地里充满了欢快的氛围。

    ……

    看着这一切,惠子心中百感交集。

    二十年前,她第一天送朔茂和亚索去上学的时候虽然笑得很甜。

    但当兄弟两个离开之后,面对着空空荡荡的大宅子,惠子心里空空落落的,眼睛里面也止不住流下了泪水。

    十六岁嫁入旗木家,当年丈夫就战死沙场,留下一对遗腹子,惠子当时的人生有多么灰暗,没有经历过的话,是完全没有办法体会到的。

    实际上,惠子甚至都不确定两个孩子能够陪伴多久。

    经历过第一次忍界战争的她,见多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太清楚忍者的脆弱了。

    虽然看上去忍者无比强大,主宰着弱者的生命,但实际上,他们又有几人能够终老呢?

    所以惠子一直是不安而敏感的。

    但这样的情绪她从来没有表达出来过。

    在给两个孩子报名忍者学校的那一天起,惠子便做好了觉悟,这是旗木的宿命,也是她旗木惠子的宿命。

    不过……

    惠子揉了揉自己好像被时光遗忘了,依然保持着三十七八岁少妇的面庞,脸上露出微笑。

    旗木是悲伤的姓氏吗?

    或许曾经是吧,但是如今,它属于快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