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数神剑 任我笑

第747章 妖帝尊的决定

    妖帝尊的话音在清剑天内回荡,让所有人错愕。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妖帝尊如此兴师动众,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周玄机不由感慨,看来他低估了妖帝尊。

    他能察觉到圣鬼的到来,妖帝尊也能在第一时间内察觉到,他很好奇妖帝尊到底有什么神通能窥探到圣鬼的行踪。

    “发生了什么?”

    仙想花疑惑问道,她能从妖帝尊的语气中听出焦急与事态的严重性。

    周玄机没有隐瞒,将他看到的事情说出来,听得两女倒吸一口凉气。

    如此恐怖的存在竟然潜入昆仑元庭来!

    她们想到最近听闻的离奇事件,不由起鸡皮疙瘩。

    “邪乾神脉能挡住他吗?”

    姜雪担忧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圣鬼是朝周玄机来的。

    或许是以往这类事件太多。

    周玄机笑道:“放心吧,倘若挡不住,昆仑元庭早就被圣鬼灭了,别忘了,之前圣鬼是被镇压于一方神脉之下。”

    姜雪一听,觉得有道理。

    仙想花依旧蹙眉,或许是生了孩子,她变得比以前更加顾虑。

    “对了,不要让昙花乱跑,万一圣鬼潜入进来了呢?”

    姜雪提醒道,周玄机点头,右手一招,周昙花被凭空腾挪到他们面前。

    周昙花愣了愣,顿时委屈的撇嘴。

    与此同时。

    邪乾神脉产生动乱,数不清的生灵在讨论此事。

    不仅是邪乾神脉,昆仑元庭内的数千神脉都开始戒备。

    各大元城迅速人走城空,不到半个时辰,昆仑元庭陷入死寂中。

    那些刚进来的生灵们一阵疑惑。

    “怎么没人?”

    “对啊,好安静。”

    “难道是因为各神脉之间的内战?”

    “不清楚,赶紧各回各神脉吧。”

    “大家还是小心点,即便是昆仑元庭,也可能存在着危险。”

    生灵们被吓到,纷纷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一名貌美如花的蓝裙女子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所有生灵转头看向她,只见她的身体迅速干瘪,化为一具干尸,无比惊悚。

    “啊啊啊”

    十丈开外的一名男子忽然惨叫,他浑身冒脓血,迅速惨死。

    其他生灵吓得毛骨悚然。

    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有人在暗中施展阴毒的神通?

    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接连暴毙,死法各有不同,无不是在极致的痛苦中死去。

    然而这一幕并没有引来虚境殿。

    也没有任何一方元城的守护队前来查看情况。

    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平静得可怕,只剩下数十具尸体漂浮在昆仑宇宙中。

    周玄机在清剑天目睹了这一幕,他能清楚的看到圣鬼贪婪的表情。

    这家伙四处游荡,似乎在嗅什么。

    他在捕捉气运。

    很快,他就朝着附近最近的一个神脉飞去,化为虚影,闯入其中。

    周玄机叹息一声,明白接下来将是一方神脉的浩劫。

    他没有再看下去,他爱莫能助,只能等待着时间流逝。

    他起身,走到阁楼外的修炼宫殿里。

    这片宫殿其实是一个炉灶,墙壁与地板里都镶嵌着各种奇珍异宝,全是帮助修炼的宝贝,一旦踏入其中,会被狂暴的道力淬炼肉身。

    此殿建造近百年,由长夕妍亲自监管,直到最近才建好。

    除了周玄机,其他人都不能随意进去,除了身份原因,还因为太危险。

    这里的道力是以九鸿天为标准,寻常道祖踏入其中,会直接被碾为飞灰。

    周玄机有定灭神眼再加上魂源珠,根本不怕,但其他人可不行。

    刚踏入修炼殿,狂暴的道力便从四面八方涌来,欲要将他的灵魂与肉身湮灭。

    他的眉心忽然睁开,魂源珠显露出来,疯狂吸收周围的道力,再转化入他的体内。

    很快,他的眼睛也开始吸收道力,帮助他消化。

    他缓缓走到殿中央,盘膝坐下。

    他开始闭关修炼。

    ……

    帝尊殿内。

    妖帝尊坐在首座上,上百道身影站在殿上,气氛沉寂,无人开口。

    圣鬼的出现让各大神脉中止战争,但也为各个神脉带来无尽的恐慌。

    元庭战神站在第一排,同样皱着眉头,思索着对策。

    妖帝尊开口道:“其他神脉有消息吗,至尊神脉又是什么态度?”

    一名老者抬手作揖,道:“红尘神脉斥责我们破开圣鬼的封印,他们不想再管此事,天一神脉正在组织封印队,不过需要凑集法阵的资源,绝非一两月之事。”

    他表情幽怨,也觉得此事妖帝尊有罪过,但他不敢直言。

    若非为了元庭战神,妖帝尊怎会派周玄机去覆灭那方宇宙?

    邪乾神脉的掌权者们对于元庭战神可没有那么多好感。

    相反,元庭战神铁面无私,抓拿过邪乾神脉不少生灵,使得邪乾神脉内有许多生灵对其颇有微词。

    “圣鬼可以穿越时空,邪乾神脉的大道之壁对于他来说如同虚设,倘若他即将靠近邪乾神脉,本尊需要一群人去诱导他,远离邪乾神脉,你们各自从手下挑选出一批人,每一方的人数都一致。”

    妖帝尊沉声说道,此言一出,帝尊殿直接炸了。

    所有掌权者都激动起来。

    “这不是送死吗?”

    “帝尊,这可不是好事!”

    “邪乾神脉自古以来都没有如此出格的事情!”

    “您应该让您手下的人去诱导圣鬼。”

    “没错,此事可不是我们惹出来的。”

    能来到这里的掌权者都属于邪乾神脉的祖辈,其中有不少人曾看着妖帝尊长大。

    之前是基于妖帝尊的威严,不敢摆架子,但现在,他们都怒了。

    你闯的祸,让我们的子孙来买账?

    魏壹气定神闲,没有说话,好似身处另一个世界。

    元庭战神面无表情,同样不说话。

    妖帝尊没有立即发怒,而是静静的望着他们。

    待所有人都发泄完毕,殿内再次沉寂后,妖帝尊方才叹息一声。

    “本尊确实有罪过,但希望你们想想以前,本尊并非不愿牺牲自己手下的人,而是因为之前每一次都是本尊的人去牺牲,你们不能只享受邪乾神脉的庇护,也得付出,明白吗?”

    妖帝尊缓缓说道,他站起身来,一股霸道无匹的威压让所有人都有种窒息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