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数神剑 任我笑

第809章 邪乾神脉的阴谋

    南木天一的话虽然有些冷酷无情,但事实如此。

    周玄机不可能永远待在邪乾神脉,他也一直有打算离开的想法,只是在等待时机。

    现在的邪乾神脉其实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帮助,继续待下去,可能会耽误修炼。

    周玄机沉吟道:“此事我会考虑的。”

    南木天一点头,没有逼迫。

    他反而欣赏这样犹豫的周玄机,说明此子重情重义,日后跟着他也不会吃亏。

    “黑暗至尊之事,不必太担心,昆仑元庭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弱,黑暗至尊屡战屡败,这一次也不会例外,你就安心修炼吧。”

    南木天一继续说道,他右手一翻,一个绿色锦袋出现在手心之中。

    “这里面有我们天一神脉独产的道之原石,专门用来修炼,你先拿去用吧。”

    周玄机抬手接住绿色锦袋,他点头,笑道:“你们以真心待我,若我真能成为至尊,定以真心回报。”

    闻言,南木天一眉开眼笑。

    他要的就是这句话!

    随后两人客套几句便分别,南木天一提着浑浑噩噩的王不傲回去。

    周玄机则返回邪乾神脉。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要不要现在离开邪乾神脉。

    最近妖帝尊确实在调兵遣将,似乎在谋划某件大事。

    邪乾神脉已经遭遇重创,不安心发展,却想着再开战,着实让他看不透妖帝尊在想什么。

    回到昆仑宇宙,他忽然发现游荡的生灵大幅度减少。

    “难道都准备休战,对付黑暗至尊?”

    他若有所思,没有停下来,全速朝着邪乾神脉飞去。

    这时,前方忽然出现一道身影。

    赫然是周罚。

    他传音给周玄机,道:“过来,我有要事要跟你商量,天大的事情,关乎你我性命,关乎整个昆仑元庭的存亡。”

    周玄机一听,犹豫片刻,还是跟着他飞往旁边的一方荒废神脉。

    黑暗时期数百年里,有数百神脉被屠灭,沦为荒废之地。

    入神脉后,两人落在一片荒林之中。

    周玄机问道:“何事?”

    周罚脸色难看,咬牙道:“我算错了!昆仑元庭最大的麻烦是元庭战神!那厮是黑暗至尊的亲生儿子,早年被黑暗至尊送入昆仑元庭,让他一步步成为元庭战神,现在元庭战神正在密谋让黑暗至尊卷土重来,妖帝尊很可能也在计划之中。”

    周玄机皱眉,有些意想不到。

    在他眼里,元庭战神刚正不阿,一身正气,为了昆仑元庭可以粉身碎骨,这厮竟然是装的?

    他莫名联想到反昆仑里的元庭战神,狰狞邪恶,莫非那才是元庭战神的真面目。

    “然后呢,有那么多大能去阻止元庭战神,你找我有什么用?”

    周玄机问道,神情平静,好像不在意这件事。

    他心里则在想,妖帝尊最近大动干戈,莫非与元庭战神有关。

    自从元庭战神消失后,妖帝尊提都没有提一句,之前他还以为妖帝尊伤心,也就没有多问。

    “当然有关,邪乾神脉与你息息相关,倘若邪乾神脉叛变,你还想成为至尊?做梦吧!到时候你会遭遇整个昆仑元庭疯狂反扑,而我虽然与你为敌,但我也不想昆仑元庭拧成一股绳,那样的话,我任何的计划都是泡影,只有你不被剿灭,我才有希望。”

    周罚阴沉着脸说道,语气很不爽。

    他在恨邪乾神脉与元庭战神,自己竟然没有将他们算透。

    周玄机好奇问道:“为何这么说?”

    周罚认真道:“只要你活着就能把昆仑元庭闹得天翻地覆,一日不得安宁。”

    周玄机无语,忽然想打人。

    这叫什么话?

    “你想想,自你来了昆仑元庭后,昆仑元庭就走向黑暗时期,会不会太巧?”

    周罚煞有其事的说道,一副周玄机是天煞孤星的神情。

    周玄机没好气道:“怎么不是因为你来了?”

    周罚答道:“我是其中一个原因,你是最大的原因。”

    面对这样的胡言乱语,周玄机能说什么?

    只能呵呵一笑。

    “好了,你必须抓紧时间与邪乾神脉脱离关系,最好将此事传扬出去,让昆仑元庭都知晓。”

    周罚摆手道,说完,他转身准备离去。

    他忽然想起什么,回头意味深长道:“我不清楚你与红尘至尊是什么关系,她敢伤我,告诉她,当初的一掌之仇,我会十倍奉还。”

    他身前出现一条黑色裂缝,他一步踏入其中。

    周玄机转身离去。

    飞出神脉之后,他便有了决定。

    离开邪乾神脉!

    周罚与南木天一都劝他离开邪乾神脉,应当不是联合好的,否则两人没必要前后脚就找上他。

    “真是有意思,这昆仑元庭果然不能靠肉眼去看。”

    周玄机喃喃自语,目光闪烁,笑得无比诡异。

    这样的局面并没有让他感觉头疼,反而觉得有意思。

    ……

    回到邪乾神脉清剑天,周玄机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然后施展镇压宇内,隔绝这座山峰。

    他将自己所了解的说出来,众人大惊。

    “元庭战神怎么会是昆仑元庭的叛徒?”

    周昙花惊愕叫道,从小他就拜了元庭战神为师,不过阴错阳差,他与元庭战神就见过一面,未曾在元庭战神手里学过本领,即便如此,元庭战神在他心里的份量也非同一般。

    其他人跟着议论起来。

    “怪不得邪乾神脉最近这般紧张。”

    “妖帝尊与元庭战神的关系,谁不清楚?”

    “那赶紧离开啊,您已经帮助邪乾神脉脱离灭脉之危,已经还恩,不能再被他们拖下水!”

    “就是!黑暗至尊可是要针对我们庭主啊!”

    “这太夸张了吧,看来在昆仑元庭里任何人都不能轻易相信。”

    周玄机没有插话,让他们自行讨论。

    他看向长夕妍,传音问道:“你要怎么选择,跟着我,还是留在邪乾神脉?”

    长夕妍毕竟是在邪乾神脉土生土长的,估计不想离开。

    周玄机对她的感官很好,所以不想强迫她。

    “当然是永世跟随您,我从小无父无母,虽然在邪乾神脉长大,但一直是被当成工具来培养。”

    长夕妍不假思索的回音道,眼神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