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至尊战神 一枝轩

第0450章 谁敢再羞辱一句试试?(三)

    一场歇斯底里的谩骂。

    贯穿国都。

    再从燕京本土,传至举国各地。

    自其他的集团军高级将领,公开质疑宁轩辕身份敏感,建议放权开始,再到主动离任,之后是大周皇族的贸然介入。

    仿佛宁轩辕做什么,都有错。

    退,也喷。

    不退也喷。

    浩瀚如汪洋的舆论,句句杀人诛心,裹挟其中的参与者,更是以燕京本土的居民首当其冲。

    有人为利益骂他。

    有人则纯粹为了泄愤,兴许等到了抱孙子的年纪,还能炫耀炫耀,老子当年可是敢,指着首任总兵统帅鼻子骂的存在!

    此时此刻的局面。

    于宋轶而言,是最喜闻乐见的结果。

    作为前前任三大元老之一,虽然退休多年,但影响力还在,一番指点,事态果然朝着自己预料的方面发展。

    从今往后,天地之大,偏偏你宁轩辕,已经无地自容。

    举国皆敌,全名谩骂。

    多波澜壮阔的画面啊?

    宋轶年纪大了,寻常的生活状态,除了喝喝茶,就是赏赏花,等一位年轻男子,拎着份报纸,漫步走来。

    这位老人家,方才被转移走注意力,“今天这么高兴?”

    “爷爷。”

    本名宋书的年轻男子,轻轻唤了声,然后莫名其妙叹起气来,“听闻姓宁的,已经去见那位大周皇族的周青鸾了。”

    “这有什么值得叹气?”宋轶还是很好奇。

    宋书咧嘴浅笑,“爷爷,这您就有所不知了,作为年轻一辈佼佼者,他宁轩辕本是有望比肩于我的存在。”

    “可惜,原以为他宁轩辕颇具气节,岂料,面对荣华富贵,还是不堪一击,竟然真的当了大周皇族的家犬。”

    言道此处,宋书拿起果盘上的一串普通,动作灵巧的衔走一颗,边咀嚼,边含糊不清道,“仅剩这么一位年轻同辈,最具资格赶超您家孙子,也就是我。”

    “可,现在却成了人人唾弃的丧家之犬,孙儿心里难受啊,感觉白将他宁轩辕视为最强对手了。”

    宋轶总算明白了自家孙儿,为何兴致不高的样子,原来症结在此,他摆摆手,笑着宽慰道,“这种不知廉耻的软骨头,哪来资格与你并肩?无需同情。”

    堪堪说完这句话。

    轰!

    一阵沉重,肃杀的脚步声,席卷而至,来自前院的吵闹,迅速蔓延过来。

    宋轶放下手中花具,顿感勃然大怒,他在燕京是何等惊世骇俗的地位,竟然有人敢跑到他的府上闹事?

    “简直放肆。”宋轶冷斥,继而双手负后,那两只愤怒的瞳孔,犹如饥肠辘辘的猛虎,令人发憷。

    宋书也挑起眉头,倍感不喜,“活腻味了?”

    轰!

    “老子是粗人一枚,勉强学了点武艺,故此耳朵不错,刚才听见你这毛头小子在说,我家将军作为最有望赶超你的同辈,你对他现如今的选择表示很痛惜?”

    咔哧!

    国字脸,浓眉大眼,此刻因为发怒从而显得凶神恶煞的沈峰,当着宋轶的面,一脚踩断宋书的肋骨。

    经由内院特许,赵功新给了他一个小时,既然时间紧迫,哪来的功夫废话?

    “你……”宋轶恼羞成怒,这帮人行事出格,眼里哪有半点尊重他这个前内院元老的觉悟?!

    我家将军?

    宋轶瞬间明白过来,“你们是宁轩辕那个杂种的人?”

    唰!

    沈峰面对宋轶的质问,无动于衷,眉头一垂,喝问宋书,“小东西,我家将军二十岁坐封少将的时候,你有什么丰功伟绩?”

    宋书,“……”

    “说。”沈峰猛然加大力度,“告诉老子,你有什么丰功伟绩?竟然恬不知耻到,放言我家将军不如你?”

    “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觉得自己了不起了?认为比我家将军能耐?你上过战场,杀过人吗?”

    宋书,“……”

    这场劈头盖脸的呵骂,以致于宋书大脑宕机,过于突然,无法应对。

    此时,一滩血迹,已经溢满院落。

    宋轶本想调人镇压,一抬头,乌压压的黑衣,布满瞳孔,不加掩饰的杀气,更让宋轶一阵毛孔悚然,这……

    “哪怕是宁轩辕那个杂种到了我跟前,都不敢这般放肆?究竟谁给你的胆子?”宋轶怒目相瞪,杀气腾腾。

    “是我!”

    人群错开,满头白发,却依旧精神抖擞的大元老赵功新,从远处走来,他的目光宁静,安详,偏偏正是这样的目光,令宋轶陡然心惊肉跳。

    “加上我一个。”

    大半辈子,无论为人还是做事,都颇为慢吞吞的王伯昭,紧随其后,他神色凛然,不苟言笑。

    “我也有份。”

    最后走出的是三元老,他摘下镜片,细心擦拭数遍,方才架至鼻梁,全程云淡风轻的模样。

    举国最具权势的三位掌权者,悉数进场!

    “你,你们……”

    宋轶张嘴欲言,还没发声,已经预感到大难临头的宋书,慌慌张张躲到自家爷爷身后,再没有先前意气风发的模样。

    王伯昭看了他一眼,“年轻气盛没什么错,可动不动就觉得自己比轩辕优秀,这什么毛病?”

    “他十七岁征战沙场的时候,你能独立生活没?温室里的花朵,骂你一句井底之蛙,都是抬举。”

    宋书,“……”

    似乎不服?!

    “没比较,怎么清楚谁强谁弱?”宋书硬着头皮,反呛道。

    王伯昭当场乐了,“告诉你个秘密?知道宁生是谁吗?”

    宋书,“……”

    人间无敌手,宁生?!

    刹那间。

    宋书如遭雷击,他脸色惨白的瞪向王伯昭,一头冷汗,宁轩辕就是宁生?那个位居十三境的宁生?

    这种人物,怕是一道眼神就能瞪死自己,跟宁生比较,这,不是找死吗?!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王伯昭收敛神容,视线眯起。

    宋书,“……”

    “三位今天贸然登抵宋家,怕是来者不善吧?”良久,宋轶方才咬着牙根,沉声质问道。

    赵功新点头,不可置否。

    “赵功新,本国律法刑不上士大夫,即使你看我不爽,也没资格动我。”

    毕竟,贵为前前任内院元老,即使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可又有谁敢动他宋轶,也不怕坏了规矩,一难以服众,二落得个晚节不保。

    他们这种人物,最爱惜羽毛。

    尤其赵功新这等在任者。

    “纵是引咎辞职,我也要宰了你宋轶这个老畜生,规矩?你这个老畜生恶意抹黑国之功臣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讲规矩?”

    宋轶,“……”

    这是铁了心要铲平他宋家?

    此时,突遭意外的又岂止一个宋家?

    本在各方喝骂,似乎恨不得将宁轩辕钉上耻辱柱的诸多世家门阀,被一条消息,惊得心惊肉颤。

    八百里红河对岸,来了二十万北野集团军,并且放出了一句话,谁再他娘的污蔑宁将军半个字,拿头赔罪!

    这……

    不过一个呼吸。

    偌大的燕京,死寂如水,叽叽喳喳甚为瑟的诸多世族,家家闭户,不敢再抬头吱声。

    ps,明天中午12点靠后,更新。

    不出意外,更两次,七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