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至尊战神 一枝轩

第0489章 吾又名宁生,十三境略有小成!(三)

    这场举国关注,牵连四方皇族的博弈。

    自开始,外界就预料到,绝不会风声大雨点小,不痛不痒落幕。

    几乎一致公认。

    此事落幕,注定历史留名。

    然而,千算万算,谁也没想过,一位横空出世的中年男子,扭转乾坤不说,中途甚至以一己之力,压得四方皇族,戚戚无声。

    第五苍狼。

    项青。

    先后阵亡。

    堪称阵容豪华,高手如云的各方皇族成员,没一个敢动。

    “剑皇二字,已经完美解释了,为什么大家都怕他。”

    “这是真霸气!”

    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不服也得服。

    这才过去多久,位高权重,身为王储之一的宁隐,再也没办法保持云淡风轻的神态,尤其当宁青寒去而复还……

    享受二十几年,高高在上日子的宁隐。

    人生首次感受到,被人横压一头的滋味,很不好受,却又不得不承受。

    “听说,按照一开始的决定,你宁隐连到场的兴趣都没有?论及缘由,是怕见到轩辕狼狈战死的模样,以致污染了你的眼?”

    嘶嘶!

    这句话问出口,宁隐当场脸色惨白。

    人尽皆知的传闻,他想抵赖都没办法,除了耷拉着脑袋一字不发,中途没敢有半点多余的动作。

    “你的眼睛,究竟有多贵重?以致于我儿子,都不配让你亲眼过目了?”

    哧!

    原想吱声的宁隐,陡然感觉眸底泛起火辣辣的痛意,他战战兢兢摊开五指,一滴血泪,从半空坠落掌心。

    “三,三叔,别这样。”

    轰!

    一秒而已,宁隐当场跪地,并且口中不断呢喃着求放过,下次再也不敢。

    北皇族名扬万里的八大皇世子之一,此时血泪潸然,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相比先前,风采顿失,气节全无不说,连尊严都舍弃了,归根结底,不过是奢求苟活一场!

    谁也不想死,人之常情!

    不过,还是很难想象。

    以那么孤傲姿态出场的九王储,竟然沦落到如此不堪。

    他的眼,血泪如注。

    而那张,令无数芳华少女,一见倾心的俊美脸颊,已经满是鲜血。

    “三,三少爷,这样的处罚,是否过重?毕竟,毕竟他是王储。”宁家老奴宁昂,忍不住站出来询问。

    事关北皇族尊严。

    即使错该当罚,也不应当着凡俗众生的面。

    “我爷爷穷尽毕生,为宁家,为他个人打下的不世之威,是用以护佑我族,而不是给同族不肖子孙,当做仗势欺人,耀武扬威的工具!”宁青寒淡淡言语道。

    宁昂脸色巨变,再不敢吱声。

    这已经牵扯到北皇族信仰人物,少帅宁河图,一般北皇室成员,真没胆子参与其中。

    一介小小王储。

    尚未成就大气候,更谈不上为北皇族做出过什么惊天贡献。

    一无功劳,再无资格,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人,胆敢众目睽睽之下借用少帅的名义,清理门户?

    即使宁家有具备资格,代以少帅名义行事的存在,可这样的人选,远远轮不着宁隐。

    古人云,为尊者讳!

    宁隐身为尚未走入皇族决策层的王储之一,不单单是擅自拿着少帅的名义做事,关键他还提及了‘清理门户’四字。

    老皇主尚在人世。

    什么时候,轮到宁隐这种小角色出面清理门户,关键他要清理的,还是少帅一脉的嫡系后代!

    “哧。”

    又是一道血线,沿着宁隐的两目,横掠而过。

    源源不断的血注,再次放大,早已痛苦不堪的宁隐,就这么跪在广场,一边哀嚎,一边告饶。

    “我身为他的孙儿,都不敢擅自用爷爷的名义,你,哪来的资格?”

    按照宁家家规,宁隐犯的错,足以拉他这一脉的所有宁氏宗亲走下神坛!

    “九,九王储冒犯先贤,罪当诛杀,凡在场宁皇族成员,一律征为人证,事后老皇主询问,务必如实禀报。”

    宁昂想了想,果断吩咐。

    一众宁家高手戚戚然,谁也不敢质疑。

    “宁青寒,你过分了!”

    关键时刻,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吼,让沉寂的现场再次躁动不安起来,一位中年男子横掠数步,陡然出现在宁隐近前。

    “父亲!”

    宁隐喜极而泣,得见生的希望。

    一片光芒散去,虎背熊腰,留有络腮胡的中年男子,终于露出庐山真面。

    宁昂等众讶异,既倍感意外,又觉得预料之中,此人正是宁隐的父亲,宁青阳!

    “何为过分?”宁青寒背对众人,没有转身。

    宁青阳沙哑的嗓音,弥漫现场,“三十年不见,你的成就,似乎更进一步?”

    宁青寒没做声,他知道有下文。

    果不其然,宁青阳降低语速,“可惜,宁家今时不同往日。”

    言归正传。

    宁青阳余光瞥了眼惨不忍睹的宁隐,眸底泛起一缕浓浓杀意。

    待情绪好转,他沉声道,“你儿子在得知回归王族无望之后,数次犯下大错,我家隐儿这次出来,仅是正常执行家族交代的任务。”

    “什么任务?”宁青寒道。

    “哼。”

    宁青阳冷哼,随后不屑道,“你这窝囊废儿子,骐骥得到北皇族的关注,擅自杀害大周皇族的成员,目的不就是故意坐大事态,拉宁家下水搭救吗?”

    “可惜了大周皇族一派好心好意,更可惜了那位冰清玉洁,善解人意的女孩周青鸾,全都被你这个好儿子毁了!”

    宁青寒慢悠悠转过身,“既然那位名为周青鸾的女子,这么得你赏识,怎么不让你儿子娶了?”

    “我儿真龙之姿,岂会娶一介家奴之女?她不配!”宁青阳沉声反驳,话音刚落,他连续后撤数步,神色微变。

    “所以,你明知道大周用这个女子,羞辱我儿,可你还是帮着外人,斥责我儿不识好歹?”

    宁青寒余光收敛,杀意迸现,“你是觉得我这个父亲好欺负,还是我儿子好欺负?”

    宁青阳,“……”

    “你让隐儿受此痛苦,我要在你儿子身上拿回来。”

    轰!

    自知理屈的宁青阳,懒得啰嗦,趁宁青寒不注意,一步横跃,突然偷袭宁轩辕,这速度太快了,就像是一道闪电击中广场。

    “孽畜,给我跪下受死。”宁青阳大手拍击,落至宁轩辕头顶。

    嘣!

    一片金光涟漪泛开。

    本以为志在必得的宁青阳,突然五指痉挛,一股不知名反震力,瞬间击穿他的手臂,血雾腾起,直冲霄汉。

    “你,你……”宁青阳神色大变,犹如见鬼。

    数以百计的皇族成员瞪大眼睛,倒吸凉气。

    因为宁青寒的出场,故而自身存在感越来越低的宁轩辕,竟然在这一刻,爆发出潮水般的澎湃气势。

    这位年轻男儿,实力强劲的确有目共睹,但放在宁青寒,宁青阳这种级别的人物眼里,多多少少稍逊一筹。

    岂料,他硬扛宁青阳一击不说,甚至震碎了前者的手骨,这……

    一缕日光散落。

    宁轩辕缓缓抬起头,黄金光束闪烁的战盔下,是那双冷酷,波澜不惊的眼,比宁青寒更锋利,更深不可测。

    他抬头的速度,非常慢。

    一帧一帧。

    宛若回放的电影,任何一个细节,都恰到好处的展现出来。

    “吾又名宁生,十三境略有小成。”

    一句话。

    惊诧山河。

    无论国都,金陵,又或者其他城市,累计达到数以千万计的子民,在清晰听到‘宁生’二字的瞬间,天地沸腾。

    “竟然真的是宁生。”

    “封神榜第一顺位传奇人物,原来是前任总兵统帅,宁轩辕!”

    ps,不敢说话,轻点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