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全能兵王 寂寞剑客

第528章 先手权

    二宝直勾勾的盯着正前方,但是眼神却根本没有焦点。

    一个老兵走过来,伸手在二宝面前晃了晃,轻声唤道:“二宝?”

    二宝却毫无反应,那老兵便立刻惊恐的盯着二宝身后,大叫道:“鬼子!”

    然而让老兵无比失望的是,二宝对此依然是毫无反应,就好像没听到似的。

    那个老兵还要再捉弄二宝,却被刘家豪一伸手制止了。

    “黑狗,你别捉弄二宝了。”刘家豪没好气的道。

    名叫黑狗的老兵便坐下来,小声说道:“营座,二宝不会是得失心疯了吧?”

    “你才失心疯呢。”刘家豪没好气的道,“二宝只是受了点刺激,需要时间恢复,我估计有个一两天就差不多能够恢复。”

    黑狗便轻叹一声,黯然道:“就怕小鬼子不会给他时间。”

    黑狗话音才刚落,前边便传来尖兵的一声大吼:“营座,有鬼子!”

    刘家豪急探头往前面看时,果然看到一队鬼子沿着玉带街扑过来,这队鬼子至少有一个小队五十多人,还有一辆坦克!

    正观察时,又有哨兵来报,两侧的堤上街还有正街也发现了鬼子。

    前文说过,汉口市区的形状就像一只展翅蝴蝶,在这只蝴蝶的左右两只翅膀上,各有三条平行的街道通向汉口市中心。

    其中左翼的三条街道自上而下分别为堤上街、玉带街,以及正街。

    其中玉带街左侧接玉带门,右侧直接通向汉口市中心的东狱行宫!

    鬼子出动了至少三个小队,分别沿着玉带街、堤上街以及正街同时向前推前进,可见不是试探性攻击!

    刘家豪的脸上便立刻流露出凝重的神色,在炸掉武当宫要塞之后,他们就只能跟鬼子打巷战,就只能拿命跟鬼子拼了!

    但是好在,他们已经练了三个月的巷战!

    当下刘家豪掏出手枪喝道:“弟兄们,咱们练了足足三个月巷战,今天,是时候让小鬼子尝一尝咱们打巷战的本事了!”

    停顿了下,刘家豪又喝道:“各连排,立刻进入防御阵地!”

    “是!”十几个连排长轰然应喏,然后带着手下官进入各自阵地。

    刘家豪回头看了二宝一眼,发现二宝还是直勾勾盯着前方,浑没有焦点,便让黑狗拖着他的衣领,拖进楼顶的射击位。

    很快,沿着玉带街开过来的那队鬼子就进入到了一百米内!

    不过,刘家豪并没有开枪,因为他牢牢的记着钟毅的教诲,作为防御方,他们营享有一次先手权,可以打成一次伏击!

    所以,必须打好这次伏击!

    因为后面,再不会有这样的好机会!

    令人窒息的等待之中,鬼子越近越近!

    打头的鬼子坦克甚至已经开到了刘家豪指挥部的楼下。

    黑狗便忍不住回头拿目光看向刘家豪,因为这个距离,他只需轻轻一扔,就能将五公斤的炸药包扔到坦克装甲上!

    五公斤的炸药包爆炸,就算一下子炸不烂鬼子的坦克,也能够把躲在里边的鬼子坦克兵活活震死!要是这样的话,他们或许还能够俘虏一辆坦克!

    刘家豪却微微的摇头,示意黑狗稳住,不要轻举妄动!

    刘家豪其实也想动手,但问题是鬼子的队形拉得老长,前面的鬼子坦克虽然已经进入到了他的指挥部的楼下,但是后面的鬼子步兵却至少还有一半没有进入伏击圈!

    黑狗便只能矮身缩回,一颗心却兀自怦怦狂跳,几乎从胸腔里边蹦出来!

    刘家豪没有开枪,埋伏在玉带街、堤下街以及正街两侧民房里的六百多官兵,也就只能够耐着性子继续等待。

    ……

    高岛次男弯着腰,端着三八大盖,亦步亦趋的跟在小队长户田泽平身后。

    大街的左右两侧,是一排排民房,有不少洋房,更多的却是简陋的棚屋。

    无论是简陋棚屋还是奢华的洋房,全都关着门,甚至窗户也关得紧紧的!

    不知道是否错觉,高岛次男总觉得有许多眼睛,躲在两侧的民房建筑中,正在冷冷的打量着他还有他们整个户田小队的皇兵!

    而且,越往前走,这种不安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队长!”高岛次男紧走几步追上户田泽平,小声道,“屋子里好像有人!”

    “在哪里?”户田泽平闻言当即抽出军刀,沉声道,“你确定看清楚了吗?”

    “这个……”高岛次男闻言一窒,又说道,“我只是觉得屋子里应该有人。”

    户田泽平其实也有着同样的感觉,当下对高岛次男道:“高岛君,你带上两个人去那边的屋子里看看!”

    “哈依!”高岛次男重重一顿首,当即带着两个鬼子兵,冲到街边一栋洋房间,然后二话不说就将房门砸开,再一拥而入!

    不过让高岛次男无比失望的是,里边没人!

    再找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却发现已被堵死!

    当下高岛次男回到街上,对户田泽平说道:“队长,一楼没有人,但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已被堵死,上面肯定有问题!”

    户田泽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摆摆手说:“回头再说!”

    说完,户田泽平再次举起军刀,厉声喝道:“涛次改改!”

    刚刚已经停下来的坦克还有步兵便再次向前推进,而且,由于后队已经跟上来,整个队形也变得比刚才密集了些。

    高岛次男便只能端着三八大盖,沿着大街继续向前开进。

    然而,内心的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却变得更加的强烈!

    又往前走了大约十米,高岛次男便实在是忍不住,再次紧走几步追上户田泽平,但就在这个时候,耳畔忽然听到一阵噗噗声响。

    急扭头看时,便看到一只炸药包从右侧民房顶上被扔下。

    炸药包的导火索已经被点头,一边下落一边噗噗的冒烟!

    高岛次男的目光下移,然后,就看到了那辆正向前缓缓开进的九五式轻型坦克!

    “八嘎牙鲁!”高岛次男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咒骂,那只噗噗冒烟的五斤装炸药包,便已经落在了坦克的引擎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