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全能兵王 寂寞剑客

第787章 虚惊一场(五更完成)

    打完电话,李子任再次来到清源茶楼。

    李子任也清楚,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钟毅不可能还在清源茶楼等着,但他相信,钟毅一定会留下人接头。

    走到茶楼门口,果然看到了一个闲汉,装扮成流浪汉蹲在茶楼屋檐下。

    看到李子任后,那个闲汉立刻将头上毡帽的帽檐往下一拉,走过来问:“李副官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钟市长呢?”李子任问道。

    闲汉道:“李副官有什么话跟我说也是一样。”

    “好吧。”李子任点点头,又接着说道,“计划有变,明天下午两点,我们直接去长丰的四明被服厂换军装,军装还有卡车我全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换好军装之后就直接上车,先来师部跟我会合,哦对了,你们有人会开车吗?”

    “这你放心。”闲汉道,“我们有的是人会开车。”

    “那行。”李子任又道,“明天我在师部门口等。”

    顿了顿,李子任又说道:“那我们就明天再见了!”

    “明天见。”闲汉将帽檐再下拉低一点,转身走开。

    李子任环顾四周,发现根本没什么人,便也转身离开。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下午两点,特战大队的九十六名特战队员,分批来到长丰,然后陆陆续续的进入到四明被服厂。

    队员们打的李子任的旗号。

    由于李子任已经打过招呼,厂里的人并没有阻拦。

    一下子涌入将近百个壮汉,并且个个那么的骠悍,四明被服厂的刘经理难免担心,因为这些壮汉不仅是骠悍,衣服底下明显还暗藏了冲锋枪。

    但是担心归担心,刘经理也不敢多问,不敢多说。

    道理很简单,陈金木是鄞江的土皇帝,李子任又是陈金木的心腹,他做点什么事,别说他一个小小经理,就是副市长也不敢过问。

    刘经理不敢问也不敢说,倒是方便了特战队员们。

    在四明被服厂的院子里换上警备师的冬季棉军装,刚刚的九十多个乡下闲汉便立刻摇身一变成了鄞江警备师的官兵。

    钟毅自己却没有换军装。

    既然借的日本人的名义,他就得避嫌。

    毕竟,队员们没啥关系,可他还得在鄞江当市长,所以这次行动,他不打算参与,顶多是从旁遥控指挥。

    换好军装后,钟毅便示意队员们上车。

    上了车之后,雨篷一盖,外面根本看不出车厢里边装的人还是货。

    钟毅也没让队员来开车,而是从四明被服厂借了三名司机,然后自己跳上打头那辆卡车的副驾驶座,对驾驶员说道:“去警备师!”

    驾驶员师傅也不敢多问,赶紧发动车子,直奔警备师的驻地而来。

    车队接近警备师的驻地,远远的就看到李子任等在大门口,钟毅便装做是四明被服厂的管事,将脑袋从车窗里探出与李子任打招呼。

    钟毅道:“李副官,我们经理让我把师里的军装送过来了。”

    李子任便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说道:“开进来吧!”

    一边说话,李子任一边示意师部大门口的警卫搬开路障,放行。

    车队开进师部大院,李子任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封条,沾上浆糊,直接将三辆卡车的雨篷用封条给封住。

    钟毅下车定睛看时,只见封条上写着“鄞江警备师”五个字样,最后还有一个大大的惊叹号,看到这,嘴角便不由得微微的一勾,凭这五个字,放眼整个鄞江城,大概已经没什么人敢拦车检查!

    “你们先在这等着。”李子任贴完封条,又向钟毅投来暗含警告的一瞥,又道,“下午五点再送陈公馆,听见没?”

    “是是是,听见了。”钟毅连连点头道。

    这个时候,一个扛着中校军衔的警备师军官忽然从营房里懒洋洋出来。

    看到院子里停放着三辆道奇卡车,这个军官便立刻脚下一拐走了过来。

    李子任眸子里掠过一抹阴霾之色,当即笑着迎上前,远远的打招呼道:“牛营长,你怎么还没去陈公馆?”

    “你不也还没去么。”牛营长道,“我就是寻思着,搭一程你的顺风车,子任老弟,你该不会不让我搭这个车吧?”

    “牛营长,瞧你说的。”李子任道,“走走,我们这就走。”

    一边说着,李子任一边就过来揽住牛营长肩膀拉向停一边的福特轿车。

    陈金木有两辆轿车,一辆奔驰轿车,一辆福特轿车,李子任因为深得陈金木信任,所以允许他随时调用福特车。

    但李子任很少用车。

    不过今天情况特殊。

    牛营长却又回头看着院子里的卡车,问道:“四明被服厂把冬装送来了?哦对了,你刚才怎么让他们送陈公馆,冬装送陈公馆去干吗?”

    钟毅闻言心下一沉,李子任应该不会露馅吧?

    李子任的神情也是微微一僵,旋即又解释道:“是这么回事,今天师座不是要在陈公馆为他老母亲办周年祭么,还把特务一连调过去维持秩序,眼下可是十月底了,夜里冷,所以我就让四明被服厂先送了一百多套军装,先给一连的弟兄们穿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牛营长恍然道,“还是老弟你考虑周全。”

    钟毅闻言神情微松,但是下一刻,那个牛营长语锋一转又道:“不对啊,一百多套军装用得着三辆卡车来运送?”

    李子任眼珠一转道:“车上还有一些别的物资。”

    停顿了一下,又道:“至于具体是些什么物资,恕小弟不能告诉老哥你,你懂的。”

    “我懂,我当然懂。”牛营长连连点头,果然没有再多问半句,很显然,他把卡车上的物资当成了陈金木的违禁物资了。

    陈金木借鄞江警备师的名义,在鄞江境内走私贩卖鸦片,是公开的秘密,基本上,贴着警备师封条在鄞江各县跑的卡车,装载的都是鸦片。

    不一会,李子任和牛营长便上了福特车,走了。

    钟毅提到嗓子眼的心也落回肚子里,虚惊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