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结局

    田蕊怀孕的事情,打乱了何远的计划。

    本来按照之前的交流,两人都不想太早要孩子。

    他们本来准备结婚以后,先浪一段时间,腻歪腻歪,再做一点自己的事儿。等到快三十岁的时候,再考虑备孕,到那个时候,何远还要提前一年的时间,开始戒烟,和田蕊一起锻炼身体,保持精子的活性。

    然而这突然起来的事情,打乱了两人的计划。

    “怎么办,怎么就怀孕了,都怪你!”田蕊也陷入了慌乱。

    二十多岁的她,一直都呆在老家这个环境里。

    除了年龄之外,在心性上,她跟个孩子差不多。

    在遇到这种人生中的大事时,她也会害怕,也会慌乱。

    “没什么,既然怀了,那就生下来好了。”何远回过神来,长吸一口气后,缓缓吐了出来。

    刚才在发呆的时候,他就在想,怀孕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在害怕什么呢?

    是自己不喜欢田蕊吗?

    可是何远都已经认定了田蕊,甚至双方都见了家长,彼此间都觉得很满意,并且已经开始选定婚期了。

    那是怕养不起孩子吗?

    何远现在又不是在北京那会儿,别说他卡上还有近千万的现金,光是他在北京的房子,就值个上千万,自己还有公司,现在业绩发展的也不错,每个月工资也有个两三万,要是再做个小半年,一年下来拿个百来万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个收入,别说在老家了,哪怕是在北京,何远也能给田蕊,或者自己的孩子,一个相对还算不错的生活。

    既然什么都不怕。

    那他还犹豫担心个什么劲儿呢?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何远当即就做出了决定:生!

    “可是,可是这太突然了,我,我还没有准备好。”田蕊听到这话后,愣了一下,半晌后,她紧咬嘴皮,一脸纠结的说道。

    “你怎么想呢。”何远伸出手,拉住了田蕊,将她拉近了自己怀里,一边抚弄着她的秀发,一边轻声说道,“没事,你说,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田蕊并没有什么头晕。

    她的大脑一片混乱,在何远的极力安抚之下,才逐渐冷静下来。

    “如果你不想要的话,那这个孩子……”何远见田蕊还是一副拿不定注意的模样,也不想将田蕊逼得太紧,毕竟,连何远自己,现在都有些恍惚。

    “不,不要!”

    这句话刚说一半,就引来田蕊的极大抵触。

    她沉思片刻,这才仿佛做出重大决定一般,一咬牙,道:“既然怀了,那就生下来吧,只不过,只不过我还是有些害怕。”

    “没什么的,大家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再说,你之前不是看了那么多,关于这方面的东西了吗。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放宽心,有什么问题,交给我。”何远道。

    被何远这样安抚,田蕊总算是冷静一点,开始跟何远撒起娇来。

    “那,说好了,结婚以后,你不准欺负我。”

    “好好好,不欺负,别说结婚后了,现在我也没欺负过你啊。”何远一脸无奈。

    “我不管,你现在就要答应我。”

    “好好好,我答应你。”

    “不行,你得发誓!”

    “好好好,我发誓,结婚后一定不欺负你。”

    说完这句后,何远看了田蕊一眼,道:“要不要我再加个什么保证?”

    “不用,就这样吧。”田蕊想了想,道。

    “那还有什么吗?”

    “没……我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之后,我再告诉你。”

    和田蕊做好沟通后,剩下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之前一度被搁置的婚礼,现在也重新被提上了日程。

    好在,田蕊这才刚刚开始怀孕,距离预产期还有相当一段时间。

    在此之前,他们先处理好手中的事情。

    田蕊先是从酒店中辞职,提前回家,开始进行一些保养性质的健身锻炼。

    何远呢,则是去了一趟北京,在那边注册了一家公司,将本部迁移到了北京,然后又通过关系,挖了一些以前的朋友,把公司的架构给搭建起来,然后再将成都这边的业务,一点点的转移过去。

    做好这些之后,时间都过去两个月了。

    然后何远带着田蕊,飞到了上次旅游过的三亚,在那边拍了一个美美的婚纱照。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两人在老家,拿了结婚证,举办了一场正式的婚礼。

    婚礼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唯一一个印象,是很累,非常累。

    何远也是从那个时候才知道,结婚居然有那么多规矩,好在田蕊以前就是做酒店的,接待过不少婚庆的新人,有朋友做帮衬。再加上两边家长的出力,这个过程中,大部分时间,何远只需要给钱,然后在婚礼的过程中,去认识一些自己从未见过的“亲戚”,再在司仪的带领下,按照流程进行就可以了。

    整个过程中,何远就像只木偶一样,被人操纵着走。

    好不容易,一场婚礼结束,何远还没有歇口气,又要带着田蕊出去进行蜜月旅行。

    没办法,这都已经几个月了,田蕊孕象已经比较明显了,要是再不出去走一圈的话,下次要再出门,都得把孩子生下来,并且还要折腾个一两年时间,黄花菜都凉了。

    趁着宝宝还在母亲的肚子里,何远赶紧儿行动,跟双方父母告别完,都还不急跟自己那帮朋友和前同事打招呼,何远就带着田蕊匆匆上路。

    这次他们要去的是日本,加拿大,欧洲,一月游。

    好在,之前他们就计划要出国旅行,从三亚回来之后,他们就已经办理好了护照,并且在婚礼之前,就办好了签证。等到婚礼结束之后,直接取好飞机票,然后就直飞日本。

    在日本,何远确实见到了,比国内干净很多的街道。

    在北海道那里,整个天空,街道,空旷无垠,一眼望去,给人一种极度清冷的感觉。哪怕现在已经快夏日,哪怕现在天气已经挺热,但光从窗外看过去,望着天空,就能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

    之后他们又去了加拿大,希腊,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等地。

    因为言语不通,他们选择的是那种半跟团的服务,有导游帮忙带路,做翻译。全程何远他们都拿着手机,还有充电宝,除了把手机当做翻译工具之外,更多的是拍照,发朋友圈,也就是俗称的装逼。

    不过欧洲的国家,实在太小,换一个国家,就跟国内换一个省一样。

    再加上两人都是那种粗俗的人,对于什么文化,艺术,没有太高的鉴赏力。很多时候,就是“我来了,我拍照了,我发朋友圈了”,之后就是去各种传统景点,以及一些网红的美食店打开,吃完喝完游完之后,就是回酒店睡觉,倒是没有遇上什么奇葩的事儿。

    唯一有点不同的就是,田蕊见到国外的小朋友的时候,觉得人家长的非常可爱,一直在跟何远说,想自己以后生出来的宝宝,长的像他们一样可爱。

    对此,何远表示很惆怅。

    自己是个黄种人,田蕊也是个黄种人,怎么也生不出个白种人出来啊。

    在外面浪了一个月之后,何远他们,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开始回家了。

    没法,从田蕊坐上飞机,发出朋友圈的那一刻,她的手机里,就多了不少要求代购的留言短信。

    其实这种事儿,何远并不是很支持的。毕竟现在所谓的海淘挺发达的,虽然里面有很多都是国内生产的盗版玩意儿,通过跟快递的合作,到处转一圈,然后就装作从国外海淘回来的商品了。

    但这些玩意儿,很多人都不知道啊。

    要是他们辛辛苦苦在国外给别人带了一堆东西回去,回头别人一看,嗨,这玩意儿还没海淘上面的便宜,你两是不是合起伙来欺骗我?

    那时候事情就尴尬了。

    毕竟,要求带东西的人太多,而他们免税的部分又有限制,多出来的东西,他们还要自己掏钱出关税。要是运气不好,被海关给扣押了,回头还得去海关那里拿东西,挺折腾的。

    但何远可以很理智,田蕊却做不到像何远这样的理智。

    在纠结半天之后,田蕊还是决定,给一些比较亲密的朋友和亲戚带一些回来,毕竟在老家呆了这么多年,平时乡里乡亲的,都挺照顾的,不带一点说不过去。

    至于那些点头之交的,田蕊就说明情况,然后再告诉对方,这个东西真带不了。至于对方理不理解,相不相信,那就是对方的事儿了。

    好容易回到家里,两人又被各自的家人围起来,开始询问一些出国的事儿。

    东南亚的话,去过的人不少,不过大多数人,都去的什么泰国啊,越南啊,台湾之类的地方。别说什么欧洲了,就连去日本的人,都没几个。

    所以对于这些地方的风土人情,大家还是感到挺好奇的。

    田蕊倒是很有兴致,拉着大家就开始聊起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何远呢,则是陪着她,有时候遇到田蕊记不清了,或者想不起来的东西,他就在旁边附和两句,把话题延续下去。

    又在家陪了田蕊几天之后,何远就离开老家,去了北京。

    至于田蕊,她的预产期只剩下几个月了,要开始在家里养胎。而且不管是何远也好,还是双方家长也罢,都不希望她再出去折腾了。

    哪怕田蕊自己有些不开心,但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最后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回到北京后,何远先是被吕慧慧劈头盖脸的给骂了一顿。

    在外面浪了一个来月,公司里堆积的事情,都快要把吕慧慧给折腾疯了。

    没错,自从何远将公司本部搬到北京去了以后,吕慧慧也跟着去了北京。

    而且随着对业务的熟悉,何远感觉,光让吕慧慧当个秘书,有点太委屈她了,索性给她加了个总监的职位。

    经历了这段时间的锻炼,吕慧慧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的成长起来。现在的她,一眼看过去,就是一个标准的职场精英,身上的气势很足。

    何远前脚刚到公司,吕慧慧就抱着一堆文件进来,将最近公司的发展情况,简单清晰的跟他叙述了一下,然后又翻开文件,将何远要签字的文件,都挑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看到越发成熟的吕慧慧,何远有些失神。

    当初自己,从一个职场小白,成长到吕慧慧这个程度时,用了多少时间?

    两年,亦或是,三年?

    而吕慧慧,仅仅只用了半年时间。

    果然,有时候,机遇比选择重要,选择又比努力重要。

    何远虽然做对了选择,但他欠缺一样东西,那就是野心,以及机遇。

    “你怎么了?”

    注意到何远的失神,吕慧慧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做的很好。”

    何远回过神来,先是肯定了吕慧慧的成就,之后在文件上一个个的签了字,总共花了小半个小时的时间。

    这中间,吕慧慧看着越发沉稳的何远,嘴里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在公司巡视一凡,检查了一下工作,解决了一些问题,然后何远就回家了。

    在北京这里,他一直住在位于望京那里的房子,甚至就连办公场地,为了图方便,都选择在了这附近的写字楼里毕竟,望京这边,最不缺的就是互联网公司。

    只是这段时间,再也没有那种误打误撞,有女人半夜三更,闯入他家门的事情发生。

    甚至,这段时间里,何远都没有再得到那个人的消息。

    仿佛那个人整个都失踪了一般。

    有时候何远甚至在想,这一切,是不是自己的一场梦。

    一场,自己在极度悲观情绪下,延伸出来的一场美梦。

    他坐在阳台上,手里端着茶杯。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着楼下的芸芸众生。

    如果自己没有那银行卡上突然多出来的一笔钱。

    如果自己没有这莫名其妙出现的房子和人脉关系。

    那自己,跟楼下那些忙碌的小人,又有什么区别?

    又或者,自己也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何远不知道。

    他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内心获得了平静。

    虽然他没有开豪车,没有去泡吧,没有去上很多很多妹子。

    但从某种意义上,他已经完成了自己想要完成的东西。

    谈恋爱。

    做事业。

    利用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帮助自己的朋友和亲人。

    以及……拥有自己的房子,和家庭。

    知足了,何远已经知足了。

    “你满足了吗?

    “既然满足了,那这具身体,可以还给我了。”

    冥冥之中,何远脑海中响起那道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