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后手 可大可小

第九百二十八章 长期安排(大结局)

    1945年9月29日,重庆国民政府委任了新的海委会市长,以及第十一战区北宁铁路线区护路司令。

    路承周因为策反了第三集团军,得到了上峰的嘉奖。

    日本宣布投降后,路承周依然每天去警察局上班,并且,让海沽警察局的人,依然担负起保境安民、维护治安的职责。

    至于路承周原来主要从事特务工作的手下,路承周则将他们集中起来开了个会。

    张广林、赵宾、李继平、王斯广、闻敬载、陈永义等十几个人,提前到了会议室。

    见路承周还没来,赵宾走到张广林面前,轻声说:“林哥,主任是不是要给我们安排退路了?”

    张广林一愣,说:“退路?或许是吧,我倒是觉得,回家种田是个不错的选择。”

    张广林因为三斤饺子,把自己卖给了路承周。

    现在日本人都垮台了,想必路承周也很快会跟其他人一样,要么离开海沽,要么被当作汉奸抓起来。

    张广林甚至觉得,这可能是路承周担任主官的最后一次会议。

    当然,不管路承周最终如何,他都会选择跟随。

    张广林自从进入宪兵分队后,也过上了优越的生活,再也不会为吃顿饺子而担忧。

    旁边的李继平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我们这些人,恐怕想回家种田都不行。”

    自从苗光远死后,他就成了华北工作团的情报处长。

    赵宾是华北工作团的行动队长,华北工作团可以说还在路承周的掌控下。

    路承周是海沽最大的特务头子,日本投降后,路承周一定会被镇压。

    他们这些路承周的手下,再想像现在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恐怕是不可能了。

    能留条命,保持自由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陈永义突然冷笑一声,“你们还想回家种田?不枪毙你们,就很不错了。”

    自从路承周担任警局长后,对他也很重视。

    只是,陈永义对路承周还是有点意见的,他不知道路承周还特意通知自己来开会干什么?

    路承周是真正的日本汉奸,他可不是。

    张广林看了陈永义一眼,他知道陈永义跟路承周关系很好,两人也是警察教练所的同学。

    可是,这不表示,张广林对陈永义,就必须保持友好的态度。

    张广林淡淡地说:“陈先生,我们虽然在宪兵分队做过事,但并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陈永义一怔,路承周虽然是情报一室主任,又在警察局当过局长,但在他手里,还真的没干过太多坏事。

    王斯广也突然说道:“我也相信巡座!”

    在康伯南道22号时,他就觉得路承周的行为有些异常。

    然而,一直到路承周正式加入英租界宪兵分队,他才知道,路承周竟然是日本特务。

    然而,直到现在,他都相信,路承周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

    闻敬载也跟着说:“我也相信承周。”

    路承周还在门口时,就听到了里面激烈的讨论声,他听了一会,突然用力推开了门。

    看到路承周进来,会议室的人马上停了下来。

    路承周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马玉珍、奚建中和刘建伟。

    看到马玉珍,会议室的人还没觉得什么。

    但奚建中和刘建伟是第一次出现在他们视野,特别是奚建中和刘建伟,还特意换上了美式军装,将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吸引在他们身上了。

    然而,落座时,路承周坐在了会议桌的上首,马玉珍坐在他左侧,奚建中和刘建伟则坐到了右边。

    这样的排序,让所有人都很吃惊。

    现在能穿美式军装的,不都是老大吗?怎么路承周到了这里,还能坐在首位呢?

    路承周的目光,在众人脸上缓缓扫过,见所有人都不再说话,才微笑着说:“诸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马玉珍,军统海沽站情报组组长,奚建中,海沽抗日大队的副大队长,刘建伟,海沽抗日大队教官。”

    当路承周说出“军统”两个字时,会议室的人,并没觉得什么。

    他们在心里,早就认定了这个身份。

    只是,他们心里都有一团巨大的疑云,路承周什么时候又跟军统扯上关系了呢?

    还是张广林最先醒悟过来,既然马玉珍是军统海沽站的情报组长,路承周会不会早就跟军统有联系,甚至,他早就是军统的人呢?

    张广林迟疑了一下,问:“路先生,我们是不是被军统收编了?”

    路承周怔了一下,说:“收编?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加入,军统海沽站欢迎你们。”

    陈永义突然说:“你是不是加入了军统?”

    马玉珍微笑着说:“承周一直就是军统的人,说‘路承周’这个名字,你们或许不熟悉,但如果说‘火焰’,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当然知道“火焰”,只是,此时他们的大脑都是短路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良久,张广林才突然叹息一声,说:“我就知道路先生是好人。”

    身着美军军服的奚建中,突然站了起来,大声说:“路承周是军统海沽站的站长,深受戴局长赏识,就连蒋先生,也都知道火焰之威名。”

    既然知道路承周是“火焰”,自然也知道,路承周就是军统在海沽的负责人。

    原本他们担忧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

    他们都是路承周的老部下,既然路承周是军统站长,自己也算为军统立过功啊。

    路承周伸出右手,朝下压了压,示意奚建中坐下来。

    之后,路承周才说道:“接重庆命令,军统海沽站正式挂牌,除了重庆会支持我们一部分人员外,大部分需要从本地招募。你们之前都与我或明或暗合作过,如果需要来海沽站,自然欢迎之至。”

    几乎所有人都马上答应了路承周的请求,除了陈永义之外。

    但路承周并不同意,他命令陈永义必须加入海沽站。

    这次的会议,很快就变成,海沽站的成立大会,海沽站的规格增加,行动组和情报组,升格为行动队和情报处。

    几日后,戴立和毛善炎秘密到了海沽。

    路承周亲自去机场接的机,海沽站终于可以从幕后,走到台前,路承周这个海沽站长,现在的权力大得吓人。

    整个海沽,除了重庆派来的官员外,其他人员都得经过海沽站的甄别。

    在抗战期间,当过汉奸的,先抓起来再说。

    但是,如果与重庆有联络,暗中支持过抗战的,不仅不是汉奸,反而是抗日英雄。

    路承周去机场,依然没有穿军服,开的还是原来的车子。

    海沽站虽然走到了台前,但路承周鲜少露面。

    长期潜伏在敌营,让路承周养成了非常低调的习惯。

    路承周现在是海沽真正最有权力的人,但绝大多数人,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甚至,路承周还在考虑,要不要换个名字。

    毕竟,“路承周”这个名字,在日伪占领海沽期间,太过响亮。

    路承周见到戴立和毛善炎走下飞机,马上一溜小跑着走了过去。

    路承周朝戴立深深地躬了躬身,谦恭地说:“先生一路辛苦了。”

    戴立站定后,看着路承周,伸出手,紧紧握着路承周,诚恳地说:“相比你们在沦陷区的工作,我这点辛苦算什么。”

    路承周坚定地说:“只要能打败日本鬼子,哪怕死了也值。”

    后面的毛善炎,笑了笑说:“日本投降了,我们胜利了,但后面的工作会更艰巨,你可不能出事。”

    路承周点了点头,一边引着他们往车上走,一边说:“我知道,接下来要对付**了。”

    戴立看了一眼毛善炎,两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看来路承周的政治敏感性,还是很高的的。

    路承周没有安排戴立住宾馆,而是将他们安排到了一栋别墅。

    这些别墅,都是日本人留下的。

    目前,海沽的日军,全部集中到了海光寺。

    戴立到海沽,主要是来视察海沽站。

    自从日军占领海沽后,戴立就再也没有来过海沽了。

    戴立随后,单独召见了海沽站几个主要人员,最后,又会见了海沽站的所人员。

    并给海沽站布置了今后的工作任务:海沽站的主要任务,是**,坚决清除**在海沽的组织和人员。

    哪怕目前国共还在谈判,但军统的任务永远不会改变。

    对**公开的活动,一定要监视,对**发动的工人、学生、市民,要想尽办法拉拢过来。

    戴立白天布置了任务,路承周晚上就与楚伦之见了面。

    自从日本投降后,路承周与李向学、楚伦之一起见了个面。

    楚伦之这才知道,一直给地下党提供情报的,竟然是路承周这个看上去像汉奸的地下党。

    楚伦之则告诉路承周,目前党中央已经下令,“不要占领海沽”。

    而海委会的工作方针,既要进行公开合法的斗争,又要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一切阴谋。工作重点应该放在市郊,建立巩固的根据地。

    对海沽城内的工作是:在公开、合法、有理、有节的方针下,广泛发动群众,处长混乱局面,建立各种各样群众团体,把人民组织起来。

    海委会的主要工作方向是工人、学生和市民,工运方面以经济斗争为主,组织请愿团要求当局救济复业,保障工人生活,学运方面,要在学生中,建立各种团体,并经过学生的社会关系进行工作,扩大党的影响。

    楚伦之紧紧握着路承周的手,低声说:“日军虽然投降了,但今后的形势发展,会更加尖锐而复杂,我们要做好准备,随时与国民党内战。你的工作部署,要有长期安排。”

    路承周坚定地说:“请党和组织放心,我将与同志们一起,战斗在敌人心脏,全力配合海委会打开工作局面,迎接属于我们的最后胜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