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旅人 鹿食萍

第七百一十四章 小道士

    “昨天陈国中的大战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打听清楚了?”

    临近京城外的一个小小道观中,大耳修士盘坐在蒲团上,眸光一扫座下的许多弟子。

    这些修真者修为最高只有筑基阶段。

    听到大耳修士问话,立刻就有弟子恭敬的回禀道:“师父,几个师弟出去打听的差不多了,师傅还记得几个月前在京城之上爆发的那场大战吗?”

    “就是两个元婴修士追杀一位结丹修士的那次?”大耳修士若有所思。

    他最近一直在闭关,但那场大战却是将他惊醒了一次。

    弟子回答道:“不错,陈国的大战,好像还是那个青年修士,不过,他身边较上次多出了一位女子,听陈国的道友说,似乎是元婴期的。”

    “而这场大战的来龙去脉,似乎牵扯到了宗门联盟,源自于朱雀星北地某国的两个大宗,幻神宗和太苍门,那青年和那女子就是太苍门的,而追杀他们的是幻神宗的修士,以及与幻神宗有联盟关系的四国联盟……”

    “陈国那场大战,据说一位元婴中期的大修士都出现了,可结果还是被那青年和女子走掉了,据说是往东边诸国去了……”

    大耳修士周武泰听着弟子的禀报,默默点了点头。

    此事听起来并不牵扯什么大事,似乎只是几个门派之间的恩怨,追杀几个人,修真界司空见惯了。

    他本就是无意的问一问,对于他而言,化神才是重中之重。

    化凡才是这几十年最重要的事情,不管修真界什么大事,都得等他化神之后再准备去参与。

    这大耳修士正是那日得了白发老者云雀子斗笠的元婴巅峰存在,与王林一样,也在化凡阶段,并且极巧的是,他也在这京城附近。

    “嗯?你们小师弟呢?”周武泰一扫座下的弟子,发现这么久了,那最小的徒弟反而一直没有来请安。

    立即就有门下的弟子道:“小师弟昨日就下山了,说是也为师父去打听消息,不过……”

    周武泰淡淡一扫这弟子,道:“不过什么,你小师弟为何现在还没回来?”

    那弟子低着头,道:“三师弟回来的时候,正好在城中碰见小师弟,他,他根本没有去打听消息,而是在风月浮萍之地流连,三师弟呵斥了他几句,要带他回来,反而被他恼羞成怒刺伤了三师弟,这会儿应该还在那里。”

    周武泰脸色一沉。

    其他弟子都心中暗动,那小师弟实在太过分了,这次终于惹得师父发火了。

    然而,让他们意料之外的是,周武泰沉声冷哼:“身为师兄,竟连师弟都管束不了,反倒被你师弟给刺伤,丢不丢人,去将他劝回来,就说为师找他。”

    “你们身为师兄,连师弟都照顾不好,反而还有脸在我这里说他不是。”

    听到这番话,许多弟子顿时心中有怒不敢言。

    但面上谁都不敢表现出来。

    师父一直对小师弟偏爱有加,没有想到竟然溺爱到了这个份上。

    小师弟才十六七岁,就流连妓院,不仅不听劝,还打伤师兄,就这样,师父反而竟责怪他们这些弟子,怪没有照顾好小师弟。

    这种偏爱溺爱,好像小师弟是师父的亲儿子一样。

    “还不快去!”周武泰沉声一喝。

    一群弟子憋屈的叩首,退了出去。

    …………

    京城的某条街上。

    一个身着道袍,唇红齿白的青年小道士一脸调笑的看着面前的相师,而后伸出细长的指头,点着相师的白布幡,问道:“十卦九不中?看来就是你了。”

    相师看小道士打扮,已经感受到了对方身怀修为,有些蹙眉,但还是慢慢说道:“是。”

    小道士哈哈大笑。

    周围已经聚了许多左右的许多邻居。

    一个杀猪匠的汉子大声笑道:“小道长,怎么,看你这样子,也是要找先生算命?奇了怪,你们道士也会找人算命吗?哈哈哈哈。”

    他这话一出,周围都哄然大笑。

    然而,那青年小道士立即沉下了脸,脸色有些青,随后冷哼一声:“找死!”

    他就这么一哼,身上自动展现了可怕的气浪,以身体为中心,好似狂风般轰了出去。

    咔。

    啪!

    不同的响声,连成了一片,都是围的近的人惨叫,被掀飞了出去。

    “啊,饶命!”刚才笑成一片的人,立即被吓傻了,哭喊不已。

    不远处的许多人顿时惊骇难当,大声道:“神仙,神仙杀人了。”

    连续的惊吓,被气浪催倒,有些断了骨头的人怕到了极点,连滚带爬呻吟着,畏避凶兽一般远离小道士。

    小道士看见周围人狼狈恐惧的表情,淡淡一哼,随后,他注视着面前的相师,眸光微微一眯,道:“我在这城中待了几天了,早听说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十卦九不中,第十卦必中,我今天特地就是来找你的,看看你是不是真有这群凡人说的那么夸张。”

    不论是谁,都对未来怀着十足的好奇,就算是修真者也不例外。

    更何况这年纪不大,被他师父宠坏了的小道士,更是想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是怎样。

    相师扫了一眼周围受了不少伤的人,瞥向小道士,道:“既然是算卦,你问,我帮你算便是,何苦伤这些人。”

    小道士冷冷道:“一群不知死活的凡人,敢打趣我,没要他们命就已经是我仁慈了,今天我找你算卦,你要是算不好,他们也就是你的下场。”

    在一个练气四层的小修士面前,小道士冷傲之极。

    …………

    周围人都惊恐难料的看着那只剩下两人的卦摊。

    人群中,有一个红衣少女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那里。

    听着周围人的话语,她心中不知在想什么。

    “这,这先生居然被一位仙师找上门来了,仙师也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吗?”

    “这不是个好仙师,不知道先生能不能……”一个人压低着声音悄悄说道。

    相师这两年多来,为街上的许多人都指点过前程未来,人们对他很是尊敬,却不想今日居然遇到了小道士这样的恶客。

    也就在周围人讨论的时候。

    忽地。

    一股让人胆寒的声音传出。

    “你说什么?”

    青年小道士咬着牙,死死地瞪着面前的相师,额头上青筋都出来的,是被气得。

    相师淡淡的道:“你要算未来,我便给了你未来……”

    “你会被自己至亲至敬之人所杀,这就是你的未来。”

    “你这算卦的!!”

    “找死吗!”

    小道士当即咬着牙、红着眼,怒吼而出,又一次听到这让他怒火中烧而又带着丝丝异样的卦言,心中的杀意怎么都忍耐不住。

    “我让你给我算未来,你敢咒我!”

    一瞬间。

    大街上一卷一卷的可怕气浪从小道士身上弥漫而出,好似他成为了一个风暴眼。

    只是一个呼吸,便是一柄极其寒冷的光芒从小道士背后电闪一现。

    杀机!

    他飞剑出鞘,霎时就劈向了相师,眉宇之间尽是狠辣怒火,这一剑毫不留情,动用了小道士浑身修为。

    一怒就要杀人,跋扈之极!

    “啊……”

    周围的百姓全都失声惊呼出来。

    他们也只来得及惊呼尖叫,害怕到了极点,因为那一瞬,也根本让他们做不了其他的事情。

    可是,就在下一刻。

    就在那一剑劈向相师头顶的一刻,一尊手掌大小的木雕中一股恐怖的气息传荡而出。

    这股气息一出,顿时天地之间都弥漫了肃杀之感,有种秋凉萧瑟的死亡之意。

    那木雕是一个小人,不知刻画的是谁,从小人的手掌上点出了一道宛若匹练的白虹。

    小道士猛然眼睛瞪大,无比的恐惧浮现:“这,什么!!”

    练气四层的小修士,竟会有这样的宝物!!

    他嘶吼了一声,但是却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对着腰间一枚玉佩大喊:“师傅快救我!”

    猛然间,小道士腰间玉佩发光,璀璨无比,顿时将他包裹了进去,好似一个乌龟壳一般。

    下一刻,匹练与光芒对撞。

    大街上直接被炸出了一个大坑。

    小道士横飞了出去,狂吐鲜血。

    随后,小道士连滚带爬的站起来,看了一眼腰间玉佩上的裂纹,根本不敢回头去看相师,身躯心神都大为受损的他,恐惧不已,仓惶失措的看着相师,看对方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赶紧调头就跑。

    相师看着怀中的木雕,无奈的叹息一声,说道:“给你添麻烦了。”

    木雕铺子里的王林停止了刻刀,看向了一个方向,摇了摇头,也叹道:“看来有客人要找上门了。”

    那小道士身上的玉佩来历不凡,凭刚才的法力波动便能判断出,其是和王林差不多的一位在化凡阶段的修真者。

    ……

    大街上。

    周围百姓哄得大叫。

    “先生神通广大,教训的好啊!”

    他们看见了相师大展神威的一幕,原本就对相师尊崇无比的这些人,经此一事后,更加的对相师敬若神明。

    相师却是叹息一声。

    他也看见了那小道士身上的玉佩。

    他虽然有王林的木雕保护,但那小道士显然也背后有人,且那玉佩能完全承受王林木雕的一击,说明小道士背后的人,不逊色王林。

    这一次怎么看都是需要浪费掉王林的那个承诺了。

    “修真者,真是怎么都避之不及啊。”

    他一直都想远离修真者,但是他自己已经踏入了这一行,要想退避,又怎能是那么简单。

    相师挥手退散了周围的人,收拾卦摊,就要回去。

    然而走在路上。

    相师忽然转头。

    只见是一个红衣少女低着头跟着他。

    相师回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是……她。

    怎么会是她?

    相师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为什么这个女子回来找自己。

    这与梦中不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