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技师 扬镳

第397章 操练起来!

    为吏?外放?

    前半句没什么稀奇,但是这后半句,外放是什么意思?只听说朝堂上的官员,因被贬、或科举得官外放做官,内务府的官,也能外放么?往哪里放?

    长孙冲站在人群之中,心里痒痒得如同猫抓一样,他十分想知道,但又不敢问。刚好看到旁边站着一个人,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只当他也是长安城中的纨绔,抬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长孙冲本是长安城纨绔圈子中的执牛耳者,对于次一等的纨绔,从来都不记名字。

    “喂!”长孙冲见这人回头,这才看得清楚,观此人面相,不似纨绔圈子里的人,倒像是个教书先生,但他也不在乎,纵观这三百个报名者,谁的身份能高得过他?

    长孙冲不客气问道:“你认识我吧?”

    这人看了长孙冲一眼,施礼道:“见过赵国公世子。”

    “你帮我个忙,问问逐鹿侯,内务府的官员外放是什么意思?”长孙冲直接发号施令,甚至都没问人家叫什么。

    这人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转过身看向台阶上的李牧,朗声道:“逐鹿侯,学生有个疑惑,还望侯爷解答。”

    “呀?”

    李牧听到声音看过去,只见这是一个跟他前世年纪差不多的青年,约莫二十七八不到三十的样子,下颌一缕短须,整个人的气质,宛如一个教书先生。他这个年纪,在大唐的社会环境,已经不算小了,但他却自称‘学生’,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李牧抬手点指此人,道:“你有什么疑惑,上前答话。”

    众人目光聚拢过去,此人也不胆怯,越众而出,来到众人前面,抬头看向李牧,道:“学生马周,清河人士,曾在博州做过助教,现为中郎将常何将军府上门客,替常何将军处理一些公文等杂事。蒙常何将军赏识,出资一百贯为学生报了名。”

    简单介绍了自己,马周便不再废话,直入主题,道:“学生心中有两个疑惑,望侯爷解答。其一,为何选不中不给退钱?其二,内务府的官员如何外放?是否未来地方也会设置内务府?”

    李牧凝眉打量马周,来到大唐之后,他很少见到说话如此干脆利索直入主题言简意赅逻辑清晰没有废话的人。而且,他注意到了马周的眼神。坦然而清澈,他在意的只是问题的结果,而没有丝毫畏惧感。

    像个人才!

    这是马周给李牧的初印象。

    但这不代表,李牧会给他好脸色看。人才怎么了?到了本侯的手下,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问来问去问个屁啊,本侯那么有空伺候你?

    “其一,为什么不退钱?因为本侯乐意。其二,如何外放,是否在地方设置内务府,是你该问的事情么?”

    李牧走下台阶,点着马周的胸口,道:“你还未够资格,等你最终顺利选中,该知道的自然知道。不该知道的,你也不该问,这叫做分寸。懂了?”

    马周身体一僵,大概也是自尊心收点挫,躬身施礼,什么也没说,又退回到了人群中。

    李牧看向众人,道:“明天辰时在此集合,迟到者视为淘汰。从现在开始,本侯不需要你们有疑问,你们只管记住,按照本侯说的话去做,最后剩下的五十人就可以在内务府为官。记住这一条就可以”说罢,李牧大手一挥:“散!”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可奈何,只好各自回家!

    ……

    翌日辰时。

    李牧早早来到,除了他的左膀右臂,哼哈二将,李重义和独孤九之外。长孙冲、王普、唐观也都在他旁边,李牧面无表情,看着昨日的报名者一一来到,看着日晷的刻度过了辰时,开口问旁边的李重义,道:“来了多少人?”

    李重义个子高看得远,数了一下,道:“大哥,差十八个。”

    “传我的话,这十八个人,淘汰!”

    这时匆匆赶来几辆马车,几个人从马车上下来,连滚带爬地往这头跑。李牧扫了一眼,李重义抬手一指,立刻有几个鲜衣怒马的锦衣卫过去把人拦了下来。有人不服,锦衣卫也不客气,直接打晕拖走。

    众人心有戚戚,都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迟到,至少不用领教锦衣卫壮汉的拳头。

    李牧从独孤九手里接过他昨日连夜赶制的‘扩音喇叭’,放在嘴巴前面,大声道:“很高兴地告诉大家,你们已经通过了第一道考验,作为内务府的官员,守时是必须做到的事情。任何成功,都从守时开始。希望你们以后也要把守时当做人生准则,严于律己,谨守规矩。”

    “接下来,我要宣布下一项安排。”

    “你们知道,为何我严明要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现在我来告诉大家原因,做内务府的官员,没有一个好体力是不行的。身体是做任何事的本钱,我不希望内务府的官员像御史台的那些蛀虫一样,尸位素餐,整日除了挑别人的毛病,什么也不会干!所以,接下来,我要考验你们的体力!”

    李牧一抬手,李重义和独孤九两个,拉开一匹绢布,绢布上面,是一副地图。李牧指着地图上画着五角星的位置,道:“从城门出去,抵达这处山谷,不多不少,二十里!现在,大家跑起来,只要在午时之前抵达山谷,就算作合格。我已经安排了厨子在山谷中准备烤肉和美酒,随到随吃,若是到不了。很抱歉,没有酒肉,饿死活该、同时,还要遭到淘汰!”

    李牧指了指李重义和锦衣卫,道:“我的兄弟会带着锦衣卫监督你们,他们会跟你们一起跑。沿路都是锦衣卫的人,所以不用费心思打歪主意,不可能成功。给我老实地跑起来,记住,午时之前。”

    说完,李牧接过独孤九递来的令旗挥动了一下。然后转身上了马车,长孙冲和唐观随后也要跟上来,被李牧一脚给踹了下去。

    “你们多个屁?跑着去,不跑就回家!”

    丢下这句话,独孤九甩了下鞭子,马车优哉游哉地走了起来。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中都透露出一个意思:跑还是不跑?

    正在众人犹豫之时,马周第一个把袍子撩起来系在腰间,迈开大步跑了起来。立刻有一个锦衣卫离开队伍跟了上去,其他人见状,一部分人也认命地跟着跑了起来。还有些犹豫不决者,见跑起来的人越来越多,也不情愿地跟了上去。放弃的人也不是没有,但很少,不足十人。锦衣卫也没有拦着,任命他们离去。

    所有人都走了,李重义看向长孙冲、唐观和王普,硬邦邦问道:“你们跑不跑?要跑赶紧,不跑就算你们淘汰了。”

    长孙冲仰头看向李重义,道:“大个子,咱们也算熟人了。能不能打个商量,你看我这体格,像是能跑二十里的人么?你看你需要点啥,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满足。能不能偷偷借我一匹马,让我骑马去吧。”

    王普没出声,只是跟着点头。唐观跟李重义能稍微熟一些,嬉皮笑脸道:“重义啊,我哥是你大哥,他还是我哥,咱俩也是兄弟。兄兄弟弟的,你能忍心让我跑二十里啊?”

    李重义丝毫不为所动,道:“大哥说,二十里。不跑也行,淘汰。”

    三人顿时愁眉苦脸了起来,不住地央求。李重义面无表情,一丝反应也无。这时旁边一个锦衣卫出声道:“我说你们这些人啊,不就是二十里么?现在才辰时,还有两个时辰呢。就算跑不动,走也走到了吧。你们再耽误下去,可是真没有希望了。要我说啊,还是快点走吧。磨叽不磨叽啊!”

    长孙冲登时怒视过去,道:“有你说话的份”话说半截,他忽然认出,这个锦衣卫竟然是李孝恭的儿子李崇义,后半句话顿时噎了回去,尬笑道:“原来是王世子,你、你怎么……”

    李崇义满脸得意之色,道:“大哥已经说通父王,允许我加入锦衣卫。从最末等的校尉做起,累功晋升。昨日我已经通过了锦衣卫的所有考核,二十里你们就打怵了?昨日我可是跑了二十里往返,一共四十里!”说着有点不耐烦,道:“你们到底是跑不跑啊?要是不跑,我们可走了,我还想吃肉呢!”

    长孙冲一脸绝望,恼道:“跑也不是不能跑……但凭什么只有咱们跑,他怎么不跑啊?这不公平,二十里,说得轻巧,他怎么不试试是什么滋味?!”

    “你敢说我大哥?”李崇义瞪着眼珠,李牧帮他搞定了参加锦衣卫的事情,在他眼中就如同神仙一样,是不容亵渎的。别人怕长孙冲,他可不怕,便要来打长孙冲。

    李重义伸手拦住他,瞥了长孙冲一眼,道:“世子无须抱怨,选择权在你手上,你也可以不跑,淘汰罢了。不过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大哥不是没跑过,锦衣卫的训练章程,有一部分便是大哥制定的。他所制定的项目,他都做了示范。锦衣卫平时训练,便是二十里往返。”

    说罢这句话,李重义再不管他们三个,号令一声,余下的锦衣卫排成两列,整齐划一地跑了起来。

    王普看着锦衣卫越跑越远,跺了下脚,也跟着跑了起来。

    唐观见无可避免,也一脸生无可恋地跟了上去。

    只剩下长孙冲一个大胖子,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现在十分确定,李牧就是想要整他,否则为何偏偏是跑步啊!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腩,心中大骂,让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跑二十里,你做个人吧,行不行!

    实在是没辙,长孙冲咬了咬牙,也哼哧哼哧地跟在了后头。

    ……

    马车行得并不快,车内更是半点也不颠簸。李牧躺在床上但他没睡觉,他在练功。

    内功。

    在研究过了孙思邈给的《太玄经》跟高公公自创的《葵花宝典》之后,李牧对内功是个什么玩意儿,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内功,便是控制体内‘气’的方法。让‘气’按照一定的顺序通过周身的穴道,最后汇集到丹田气海的过程就是练功。而这个顺序,有的非常高效,有的则非常低效。把高效的运行规律记载下来,就是一本所谓的“秘籍”了。

    明白了这个道理,李牧便可以着手‘定制’属于自己的内功了。

    他找到刘神威要了一本《针灸甲乙经》,这本晋代医者皇甫谧著作的医书,详细列出了人体周身各大穴位。

    人的身体有十四经脉,十二正经和任、督二脉,有四百零九个穴位,包括十四条经络上三百六十一个穴位和四十八个经外奇穴。简单来说,自创一门内功,就是把这些穴位进行排列组合。

    这就有点像是李牧前世做的工作,作为一个游戏数据平衡设计师,他对于这种工作并不陌生。

    而且,通过对《太玄经》与《葵花宝典》的研究,李牧还得出了一个心得。

    《太玄经》与《葵花宝典》可以说是内功中的两个代表性的功法了,《太玄经》为道家内功,循规蹈矩,一板一眼,见效慢,但是扎实,几乎没有隐患。

    而《葵花宝典》讲求速成,剑走偏锋,见效快,但是根基不牢,而且一旦出现偏差,随时都可能暴毙。

    李牧分析了两本书使用到的穴位和经脉以及气的运行轨迹,他发现《太玄经》中气的运行,多发于十二正经,而《葵花宝典》则多发于任、督二脉。

    结合前世看得武侠小说中打通任督二脉功力便会大增的设定,李牧大胆猜测,《葵花宝典》见效快的原因,必是运用了独特的手段,譬如割掉丁丁,打通了任督二脉中的一脉,然后自打通的这一脉经络起始运气,方能一日千里。换句话说,任督二脉就像是高铁,时速三百起步。这种方式的好处是,集合有限的资源于一处,拧成一股绳,劲儿往一处使,见效自然就快。

    而十二正经就像是普通铁路,它们可以把物资、也就是‘气’运送到周身各处,但由于分散到了周身,气的密度便降低,效率也就下降。但这如同‘藏富于民’,积累到一定程度,效果也会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