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技师(逍遥初唐) 扬镳

第553章 新势力

    “不用吓成这样。”李牧笑着抬了抬手,道:“你能再毕业生中被公推第一,说明你的能力是被学生认可的,我不会因为你的伯父帮助了你,就怀疑你。但就这个章程说,凭你的阅历和见识,不足以达到如此老练,所以才会有此一问。我记得你说过,你的伯父如今是著作郎,在修隋史,不知他忙不忙,能否有空、”李牧敲了敲手里的这份章程,道:“我很欣赏他的文采,希望能与他见一面。”

    许继愣住了,旋即大喜,以头杵地,道:“伯父常常说,钦佩侯爷不世之材,只可惜地位卑贱,无缘能见上一面。若伯父得知侯爷相召,不知会多高兴!”

    李牧笑道:“也没有这么夸张,好吧,就明日晌午,在天上人间,我等他。”

    “怎敢让侯爷等,伯父必早到,备下酒宴静候。”

    李牧摆了摆手,道:“行啦,一顿饭而已,谁等谁都一样。这份章程十分不错,署上工商局的名头,呈给陛下御览,若陛下那儿没有意见,就拿着去见突厥人,把条款与他说明白,三个月内需要交货的订单,也一件件说清楚。突厥人看似鲁莽,实则奸诈,一定要痛陈利弊,告诉他们,现在的政策,乃是大唐不计前嫌,帮助突厥部族,争取到这些机会殊为不易,让他们好生珍惜着。若订单出了差错,休怪内务府无情了。”

    “下官明白!”

    李牧皱眉道:“许继啊,我怎么看你这么不顺眼啊!”

    许继吓得话都说不明白了,哆哆嗦嗦问道:“侯爷,下官哪里做错了,还是说错了什么?”

    李牧指了指长孙冲,道:“回头教教他,内务府的人,该怎么跟外人打交道。气质这一块,小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赶紧滚吧,看着就烦!”

    长孙冲连忙应声,拽着仍不知发生什么的许继往外走。秦怀道也想跟着溜出去,被李牧一鞭子抽清醒了,老老实实地站回圈里,继续背他的之乎者也了。

    ……

    翌日,卯时,两仪殿前。排队等着进殿的百官,都被眼前透亮的琉璃窗给震撼了。

    有资格上朝的,至少也是五品。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家里都有那么一两块琉璃,但都是当宝石收藏,轻易不示人的。乍见一人来高的巨大琉璃,如此透亮,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倒影,都禁不住啧啧称奇。在李牧宣布他掌握了炼制琉璃的技术之前,上哪儿能看到这么大块的琉璃去?

    实物就在眼前,想不承认也不可能。看着这座在朝阳下熠熠生辉的大殿,不可否认的是,众人都隐隐约约地产生了一种‘与有荣焉’的感受。这就是大唐的议政所在啊,追溯古今,也没有这么‘金碧辉煌’的了。

    看着看着,便有人动了心思。坊间早就有人议论了,说是这琉璃的价格,已经没有从前那么贵了。经过李牧的几次改良,现在他制作出的透明琉璃价格,已经与白银差不多少了。

    要知道,原来的琉璃,分五彩,七彩等等,最贵的价值与黄金相若。但即便这样,仍有价无市,所以谁得了一块琉璃,都当成宝贝一样。李牧最开始展示琉璃的时候,也说过这琉璃的造价不便宜,却没有说价格,而如今坊间的价格,显然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若是真的与白银等价,似乎也不是那么完全不可接受。就算不能像眼前这座宫殿一样,整个都换成琉璃的窗户,但若只是改造一个书房,或者改造一个大堂,万把贯钱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万贯钱虽然不少,但是若能有一个琉璃窗的书房,待人接客那是什么面子啊!

    不少大臣都在心里头盘算着,忽然,高公公一声喝,殿门缓缓打开,众人才收拢了心思,迈步进了大殿。分文武两班站定,李世民也坐到了龙椅之上,偷着打了个哈欠,正襟危坐,轻咳一声,高公公尖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关于土地新政事宜,臣有本奏。”魏征第一个站出来,高举笏板。李世民‘嗯’了一声,示意魏征可以说了。

    “臣详细查阅过了晋、魏、隋等朝代关于土地的制度,历朝历代开国之时,皆以求稳为主,对地方门阀世家……”

    魏征显然是做了一定的准备,滔滔不绝地讲着,主旨只有一个,为了保障地方的稳定,应给予当地门阀大族等一定的优渥政策,即便肯定四海之内皆王土,也应保留其原有的土地,以防产生动乱。今日李牧没有来上朝,给魏征以极大的自信,因为没人是他的对手了,若李牧在场,他即便说,也不敢如此夸夸其谈。

    魏征足足说了半个时辰,痛陈利弊,直到李世民拄着胳膊都睡了个回笼觉了,他才抿了抿干裂的嘴唇,道了一声‘臣说完了’。

    李世民压根也没听他说什么,因为他主意已定,改制势在必行。就算失败,他也要试一把。所以在魏征说了第三局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启了过滤模式。

    但当皇帝就是这点不好,不能随心所欲,该有的流程必须得有,李世民见魏征说完了,习惯性地说道:“魏爱卿的意见已经很明确了,有哪位爱卿,还有不同的意见啊?”

    “臣启奏。”

    “哪位?”李世民放眼望去,没看到声音来源,仔细瞅了眼,才看到门口站着的一个绿袍,笑道:“冲儿,今天又是你替李牧来上朝了啊?你的恩师又干什么去了?”

    长孙冲站出来,恭敬道:“恩师在读书,备考春闱。关于土地之事,恩师说,他该说的已经都说过了,剩下的事情不想再管。臣在内务府皇产局任职,这是臣的分内之事,所以今天臣来了。”

    “哦。”李世民心道,昨天李牧果然是生气了,这小子还真敢跟朕甩脸子。不过此时也不是计较的时候,他看了看长孙冲,满怀担忧地问道:“冲儿,你有信心么?”

    “臣没有信心,但臣会竭尽全力,执行恩师的意志。”

    “好吧、”看着长孙冲目光灼灼的眼神,李世民点了点头,道:“那你说吧,有什么不同的见解。”

    长孙冲行了个礼,然后转向魏征,冷哼一声,道:“魏公所言,臣没有见解,恩师说过,顺昌逆亡,没有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