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技师(逍遥初唐) 扬镳

第716章 长袖善舞

    天上人间。

    李牧站在二楼,举起手中的金樽,遥遥向一楼的众人示意。众人看着他手里的金樽,有些无语,又有些好笑。

    半月之前,他走的时候,曾言道,金樽共汝饮,白刃不相饶。谁能想到,他半个月后回来了,还真搞了这么一个金樽出来。众所周知,金的密度很大,一块儿同样大的金和银,金的重量大约是银的二倍。李牧手里的金樽,傻大一个,拿在手里,再装上酒,想想都知道不轻。

    “诸位,这次回来呢,主要是因为啊,洛阳那边儿有点混不下去了”

    李牧自嘲地笑了笑,但看他的笑容,哪里像是自嘲,倒是像在嘲笑别人似的。在场有不少人,都出身于卢、郑、崔三姓,听到李牧这话,哪还不知道意思了。李牧这是在说他们,在洛阳使坏下绊子,到了长安又来蹭,前鞠而后恭,小人是也。

    “万幸蒙陛下不弃啊,我这又回来了。不过,也就是临时的差事,早晚会撤了,大家也就不必在意了。”

    谁能信?李牧这几次的波澜,能够化险为夷,谁都知道,这是他自己的本事,他的那一摊事儿,还真就没人能替代得了,若是能替代,早就死了八回了。上一次被怀疑是隐太子之子都没能把他置于死地,虽说褫夺了爵位吧,但勋贵和门阀这边,还折了俩话事人呢?长孙无忌和王珪一个养病,一个告老,勋贵门阀大伤元气,在看他,仍旧活蹦乱跳,拿着个破金樽,在那儿喝酒气人。

    “诸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做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事儿,但我李牧不是,我这个人啊,只认钱,不认脸。这次搞这个什么交易市场呢,说白了,也是看中了诸位口袋里的钱”

    众人纷纷警惕起来,被李牧惦记上了,这种感觉可是不太好。没人敢不相信李牧搞钱的本事,无数例子已经证明了,他就是有这个能耐。

    “不过,不是我要你们的钱。”李牧又示意了一下,抿了一小口,道:“而是我想帮诸位,钱生钱。”

    “如何生钱,还请侯爷明示。”说话的是程咬金府上的程钱大管事,因为管理马场做得好,如今已经成了外府的大管事,手里过的银钱数以万计,早已不是那个初见李牧时唯唯诺诺的角色了。

    但他对李牧的惧怕,是骨子里的,站得越高,他越发现看不透李牧的手段,所以他才想着如何讨好李牧,做这等‘捧哏’的事情。

    “侯爷就免了,没爵位啦。”李牧把金樽放到旁边服务员的托盘上,这玩意儿确实挺沉,比他前世去啤酒节喝酒时候用的扎啤杯还重,拿着有点累手腕。

    “有钱大家赚,一向是我的宗旨。但还有句话,得说在前头。有钱大家赚没错了,但是也要凭本事赚。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是认同的吧,商场博弈,堪比战场厮杀,区别只是一个不见血,一个见血罢了。区别就在,见血的,死一人,不见血的,背后往往是一家甚至成百上千家的性命,诸位以为然否?”

    “然也,然也”众人纷纷附和,李牧所言,的确说到了他们的心坎儿。

    “要说这个做生意啊、”李牧停顿了一下,扫了眼楼下众人的表情,继续说道:“难啊!太难啦!”

    众人心道,这不是放屁么?谁不知道做生意难,难不也得干么?

    “难在何处呢?”李牧自己提问,又自己回答:“首先一个,没钱做不了。”

    众人呆了,这李牧今天怎么总说废话啊?

    “第二个,没人做不了,尤其是人才!”

    “第三个,经营起来了,想扩大规模,资金周转不方便。”

    “有钱的,可能不会做买卖,钱撒出去不放心。”

    “有货的,不知道谁想要,囤积在库房里卖不出去。”

    “想买东西的,不知道哪儿有卖的,手里托着钱没地方去花。”

    “又或者,有买的,也有卖的,互相信不着,担心对方是骗子!”

    “哎呀,哎呀,随便一想,就这么多的事儿,你们说这生意能好做么?”

    众人本来还没觉怎么,听李牧这么一说,都想起了自己经历过的事儿,一个两个地唉声叹气了起来。

    有人道:“侯爷,这些事儿啊,咱们大体都遇到过,可是没辙呀,难免的事情!”

    “是啊,侯爷,遥想我当年”

    众人纷纷大倒苦水,李牧听得厌烦了,打断他们,道:“别急啊,这不是给你们想办法呢么,咱们一个一个的来。”

    “头一个,没钱!”李牧侃侃而谈,道:“没钱,找钱!如何找钱?头一个,家中有产,可以产质押,去哪儿质押?工匠坊工部衙门旁边儿,有个叫银行的地方,年利通常都是一分,最多也不过三分,在哪儿你都找不到这么低的利息。那位问了,家中无产,也能做生意么?能!只要你的想法好,来内务府,内务府给你出钱,划定比例如何分账即可。若是内务府看不上,或者你觉得内务府的比例不合理,也成,帮你找人投钱,或者找人合伙,事成之后给个介绍费,也是应当的吧?”

    “第二个,没人!”

    李牧吧嗒吧嗒嘴,道:“没人做不了生意,没了人才的时候,已经做成的生意,也得倒了。人才去哪儿找?以前没地方,现在好说了。长安东城,京东集里头有个所在,今儿一大早挂的匾,我称其为‘人才市场’,有本事没事做的人,可以去做个登记,一旦有找的,随时就给介绍。需要用人的,暂时没有,也好办,你也登个记,有人合适了,也会通知你。当然了,一点小小的跑腿儿钱,笔墨钱,还是要有的。”

    “这前两个,都是小事儿,很容易解决,接下来这个,就很难点儿了。买卖做得不错,想要扩大规模,怎么筹钱?”

    “借?有利息跟着,划不来,求?这年头谁的钱没用啊,去哪儿求?”李牧摊摊手,道:“难办吧?”

    “侯爷您就说吧,您肯定有办法,别让我们着急了。”

    “好,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诚心诚意地回答你。”李牧一伸手,旁边一个服务员展开一个画轴,画轴垂落下去,一个大大的股份两个字。

    “没钱怎么办,这便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把自己的买卖划成股份,每一股多少钱,然后请他人入股,若你担心他人投了钱,会对你指手画脚,少派一点股份出来就是了。每年分润红利,大头还是你赚的。或者,你对经营没有兴趣,就是想分润一些红利,你也可以来到洛阳城的交易市场,买一些比较好的股份,比方说大唐盐业啦,大唐矿业啦,这种稳赚不赔的,就得早点下手,晚了可就抢不着了。”

    “买卖东西信不着的,也好办!”李牧又一伸手,又是一个画轴落下来,写着‘期货’二字,道:“这个期货,顾名思义,约期交付的货,买卖的是订单。一纸合约而已,看起来很不靠谱是吧?确实很不靠谱。为了让它变得靠谱,这事儿我琢磨了很久,终于在近日,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其一,保证金。交易双方,各交一定量的保证金,当无法做到契约约定的事情的时候,损失从保障金中扣除。”

    “其二,保险。大唐保险提供保险服务,只需要付出很少的一部分钱,就能够保障自己的大部分利益。”

    “其三,由洛阳交易市场进行担保交易。买卖双方,都跟交易市场结算,由交易市场负责验货,付款,最大程度保障双方的利益。”

    “同时,交易市场还将推行信用体系,每一个交易双方的每一笔交易的完成程度,都会影响自己的信用,当一个人的信用出现问题的时候,交易市场将不再接待这个人。”

    有人问道:“侯爷,为何要这样?”

    “人无信而不立!”李牧笑眯眯道:“往后诸位做生意,看信用就可以了,没有信用的人,将很难在商业立足了。”

    众人纷纷窃窃私语了起来,有人觉得好,也有人觉得,这样被监管着,再无自由可言了。往后做生意,难道都要看李牧的脸色了么?

    可是若不参与其中,又会觉得自己错失良机了。此番李牧又得到了皇帝陛下的支持,根据他以往的战绩,他成功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若不及时参与,吃亏的还是自己。

    而李牧自始至终,也没提报名参与的事儿,仿佛对谁参与或者不参与,根本就不关心一样。简单介绍完了,酒宴便继续进行,对于任何人的讨论,他也没有再参与过了。

    与此同时,长安城东门飞驰进来数匹快马,奔入城中分散到了不同的地方。

    ……

    太极宫。

    桌案后,李世民正在看不良人十万火急送入宫中的线报,在他的对面,袁天罡和高公公束手而立,高公公的额头布满了汗珠,反观袁天罡,则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似智珠在握一般。

    在东厂和西厂成立之后,以往只能在内廷势力的太监们,把手伸得是越来越长了。忽然有一日,袁天罡发现,这东厂西厂的职责,竟然和不良人有了重叠,他与高公公的关系,便开始微妙了起来。

    只是,高公公一直在皇帝的身边,那是比他更为心腹的人。他想做点什么,他也没有什么办法。直到这回,出来这一档子事儿。

    “陛下,眼下洛阳城已经闹翻了天。那几个东厂的番子,假借搜查之名,出入各家宅邸,世家门阀,敢怒而不敢言,早已经是怨声载道了。”

    “是么?”李世民把手里的东西丢下,看着袁天罡,道:“道长,什么时候你也变成了门阀士族的喉舌?”

    袁天罡脸色微变,高公公惊喜抬头,他瞄了李世民一眼,常伴多年的默契,让他一眼看出李世民此时的不悦,当即接话道:“陛下,老奴斗胆,为东厂的孩子们说几句话。尚方宝剑丢了,谁人能不着急?就因被搜查的人是门阀士族,就要畏首畏尾?投鼠忌器?老奴以为不妥。”他瞧了眼袁天罡,道:“道长对陛下的忠心,一直以来老奴是看在眼中的,只是今日不知是怎么了,竟说出这等昏聩之语,好生叫人无措啊。”

    袁天罡急忙道:“陛下,臣对陛下的忠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臣绝非是认为搜寻尚方宝剑不对,只是这件事,摆明了是李牧搞的鬼,尚方宝剑就在他的腰间,缘何说是丢了?东厂的番子,就是受了李牧的指使”

    “谁的指使啊。”一个声音从袁天罡身后响起,李牧笑眯眯地走过来,道:“刚来就听道长说我的坏话,这是怎么了,难道就因为我私下说了几回道长算卦不灵,道长记恨于我,要给我小鞋穿么?”

    “李牧,我只是据实以奏,你腰间的不就是龙泉剑?哪里丢了?”

    “哎呀!”李牧低头一看,做惊讶状,道:“还真在这儿了,这话怎么说的,还是道长厉害啊,掐指一算就找着了。怪我,怪我了,怪只怪我与这把剑心意相通,早已是不分彼此,达到了人剑合一之境界,就像左手与右手相握,已经是太平常的事情,故此才察觉不到,以为它丢了呢。”

    “李牧,你不要故弄玄虚!”袁天罡据理力争,道:“你的剑没有丢,你却说丢了,让几个东厂的番子搅闹得洛阳城不安宁,那些人虽说是门阀士族,但他们没犯王法,你这样做,却是犯了王法的。我听闻,提出修法的是你,提出成立獬豸院的也是你,知法而犯法,你罪加一等!”

    李牧忽然笑了起来,道:“道长啊,你果然是忠心耿耿,只是太过单纯了一些呀。”

    “什么意思?”

    “我李牧几个胆子,敢一人单挑洛阳城?”李牧朝李世民努努嘴,道:“这都是陛下的授意啊,陛下运筹帷幄,所料所想,岂是尔等能及?我劝你呀,还是别多问,问多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你统率不良人多年,难道不明白,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的道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