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技师(逍遥初唐) 扬镳

第917章 竞拍

    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站了起来,有人认得他,此人乃是荥阳郑氏的一个代理人,归在哪房不清楚,但能荥阳郑氏能派他来参加李牧的宴会,足以说明他也是荥阳郑氏在长安城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

    “侯爷,此乃荥阳郑氏产业。小人郑童,见过侯爷。”

    “开价!”

    “这……”郑童敛住笑容,露出难为的神色道:“这铺子挨着坊门,乃是一等一的好位置,不敢欺瞒侯爷,眼下还没有要变卖的想法……”

    “没有想法?那现在想。”李牧坐下来,眼睛撇着郑童,淡淡说道,没有威胁之意,但是空气莫名安静了下来。

    大部分的人,心里都觉着,李牧想要这个铺子,他是一定能拿下的。但是他们又都不忿,为何李牧想要,他就能拿下?凭什么?他们心里也暗暗期待着,郑童能跟李牧干一下,至少也多坚持一会儿,让他们判断一下风向再说。

    “侯爷,真不是我拿乔,”郑童咧嘴说道:“主家花费巨资,营建了十余载,才有今日旺铺,委我做掌柜,要是从我手里丢了,我实在对不起主家。”

    李牧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杯酒道:“这个铺子按地段来说,价值一万贯,营建算你两万贯。现在给你翻一番,六万贯卖不卖?”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出手就是六万贯!

    六万,这个价码绝对是高了。按照市场价来说,至少也高了一万五左右。这个价格,不要说是李牧买,就是旁人买,出手了,主家也只会奖赏,夸他卖个高价了。很多人心里便寻思,若是李牧买自己铺子时,也能这么大方,绝对就配合了。

    郑童闻言也有些心痒,他不是不清楚,他跟李牧抗衡,是螳臂当车,不要说他,就是他家阀主在此,李牧开口了,不给钱一个铺子也要了去。但是人性就是如此,有贪婪的一面,见李牧给出了如此高的价码,郑童心里便想着,如果自己再能多要一点,郑家不是压了李牧一头了么?若是能得了这个名声,不管是郑家,还是他本人,妥妥地风光了一把!

    “这价格呢,倒也说得过去。”郑童一脸的纠结,但还是摇头道:“不过这个铺子,乃是老阀主当年亲自经营,亲自取名,老阀主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能卖掉,还请侯爷见谅。”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这郑童好胆,竟然敢不给李牧面子?他不想好了?

    “十万。”李牧端着酒杯,面无表情看着郑童道:“这个价你永远卖不到,想好再说。”

    郑童咽了口吐沫,深吸了口气,从怀里掏出帕子擦擦脸上沁出的汗。十万贯,足够在长安买两个一样的铺子了,价格确实到位了,但见对方如此大方,他心中更加认定,李牧是为了打个样儿,不得不如此,抱着赌一把的心态,继续拿乔道:“怎么也得让我回去通报阀主,让阀主考虑考虑吧。”

    “哈哈哈……”

    三声冷笑,屋里的人,包括李世民在内,齐刷刷一激灵。这熟悉的笑声,意味着

    某人要翻脸了!

    果不其然,李牧笑了三声,甩手就把手里的酒壶砸在了郑童脸上:“给脸不要,还把我李牧放在眼中么?”

    “侯爷,怎么打人?”郑童懵了,下意识反问。

    “打你是轻的!”李牧摆摆手,如狼似虎要冲上来的锦衣卫,被他赶了回去。他打可以,但是用锦衣卫打,就有点仗势欺人了。

    李牧站了起来,对众人道:“大家都看见了,本侯没有巧取豪夺,没仗势欺人。市场价多少,各位心中有数。是这小人,给脸不要脸,不把本侯放在眼中,既然如此,那本侯也用不着客气了。不给钱叫抢,本侯不抢,但也不会多给一文。地,一万,铺两万,三万一文不多,一文也不少,明天就去拆铺。其他涉及到的地方,给你们三天时间,有意见的可以去敲大理寺的登闻鼓,老子等你们打官司!”

    说罢,李牧在地上呸了一口,扫视众人一眼,又骂了一句给脸不要,留下惊愕的众人,洒然而去了。

    众人呆愣半天,才缓过神来。

    一顿酒宴其乐融融,让他们产生了可以跟李牧称兄道弟的错觉。方才的一幕让他们意识到了,李牧还是从前那个李牧,只是他内敛了,不轻易动怒了。但如果真的像他说的,给你脸不要,非得惹急了他,下场就是现在这样。

    三万贯,保本都不足,跟强买强卖也没区别了。

    倒是不公平了,可你有啥办法?真的去大理寺告他?

    惹得起么!

    想到这里,众人不禁瞪向郑童。要不是这个蠢货贪心不足,大家都按十万贯作价,都小发一笔,还都高兴!蠢东西,怎么不去死!

    ……

    李世民今天也算是长见识了,生意还有这么做的?

    刚刚说到十万贯的时候,李世民真的怕郑童一口答应下来。这要是答应了,十万贯一个铺子,李牧得拿出去多少钱?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李牧是怎么笃定,郑童肯定不会答应的。这一手转折,堪称是神来之笔啊!

    等他想找李牧问个清楚的时候,却得知李牧已经先一步跑了。跑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

    李世民只好暂时作罢,派人给李牧送信,让他明日有空入宫一趟。

    ……

    李牧跑,其实也没跑多远。

    为了保障水泥的推行,李牧答应王普,来帮他们太原王氏,梳理一下大唐矿业的股份。

    大唐矿业的情况,基本上还跟李牧之前安排的没啥区别。没了李牧这个领头人,谁也不敢改动。不是没有能人,而是不能让人信服,大家都是一样的股东,身份也差不多,凭什么你话事?

    无奈之下,王珪才想到,让李牧出山。

    当然,没有水泥厂的事儿,李牧也不可能给他这个面子。

    商议了具体的细节,李牧定下在三日过后,水泥厂正式公开募股。消息一出,登时引爆了舆论。

    这可是公开募股啊,也就是说,所有人只要有钱,都可以购买水泥厂的股份。股份有限,那还不是先到先得?

    但凡长安城的显贵巨富之家,都闻讯咸集。不在长安的,也都飞鸽传书,许下万贯家财,委托在长安城的朋友,亲戚,一定想办法购买到水泥厂的股份。为了不错过抢购,有些人甚至得知消息,就赶赴山谷谷口排队,想要在第一时间,抢占一个位置。

    看到这种局面,李牧心中暗道,还是有钱,刚刚被银行割了一茬韭菜,马上就又能割一茬,这能说明什么?还是有钱!

    到了正日子,眼见凑热闹的人太多了,不得已,只能采取摇号的方式,一共择选了五百个名额,得以进入山谷。但这五百个人,也不是都能买到水泥厂的股份的,最终有购买资格的人,只有一百个人。

    等了两三天的众人,不禁激动了起来。但在得知,不配合的人将会被取消资格的时候,群情激动的人们,也都老实了下来。

    长孙冲代表恩师,讲述了今日购买水泥厂股份的流程。上午由大唐矿业的相关负责人讲解煤和水泥,以及水泥厂未来发展的走向和状况,包括资源储备和经营方向,以及未来的美好愿景。

    然后中午的时候,有资格进入山谷的众位贵宾,会由得到一顿丰盛的午餐,短暂休息。

    下午时则进行进行正式水泥厂的股份招标,随后,还有可以申请在各地建厂,统一进行培训。谁中谁不中,当日就可以出结果。

    大唐矿业方面,负责讲解的是王普的一个侄儿,叫做王顺,此人倒是能说会道:“煤和水泥的关系,那是十分紧密的。想要得到水泥,就必须得用高温煅烧,而煤就是最好的燃料。不但量大,而且温度高……”

    “大唐矿业公司的注册资本,目前为一百二十二万贯,目前拥有股东大小股东三十二位。以太原王氏为首,占据最大股份,是为大股东。现阶段的主营业务为煤矿资源再开采、运输和销售三大块。目前,公司储备可再开采煤窑一六十六口,去年产量达到五百万担左右,供应长安,洛阳以及周边各大城池,产量每日都在提升。”

    “经过测算,公司目前总资产价值在三百万贯左右。预计首年收入将达到一百七十万贯到一百八十万贯之间,毛利达八十万贯左右,归属股东利润在六十六万贯左右,每股分红一贯零五十文。”

    “哇……”

    贵宾们闻言,兴奋的交头接耳起来。没有水泥厂加持的收益都这么高,有了水泥厂加持之后,收益还不得翻倍么?

    “这跟放贷一样了!”

    “放贷哪能跟这个比啊?放出去的钱一半收不回来,一半拿东西和人抵,一年到头下来,能赚个一成就烧高香了。更别说有银行横空出世,以后有银行的地方,谁找你贷?”

    “是啊,光分红三四年就能回本。这不比干什么都划算?”

    待到贵宾们宣泄完激动的情绪,王顺才朗声说道:“这只是头一年,我们自己误打误撞的结果。今年往后,侯爷已经为我们制定了五年计划,我们预计大唐矿业的产销量,将在五年内实现翻两番,届时只要舟船所到之处,都将用上大唐矿业的煤!”

    “那分红岂不也跟着翻两番?”陷入狂热情绪的贵宾们,对王顺的话深信不疑,更主要的是他们相信李牧点石成金的本事。

    “快说说我们怎么买吧!”

    “就是,我们都等不及了!”

    众贵宾的催促声中,李牧登台,宣布具体的招股规则道:“大唐矿业此次并没有招股计划,但鉴于大家热情高涨,经过股东们协商,将由全体股东按比例出让一万五千股。因为想要购买的人实在太多,股东们决定采取集合竞价模式,在午后集中出售。”

    “什么叫集合竞价?”贵宾们自然没听过这个词儿了。

    “待会儿会发给诸位一个信封,里头写着具体的流程。简单说来,就是诸位将准备购买的股票数量,和每股的报价写在信封中,下午开会前投入这口木箱中。”

    李牧说话间,已经有人抱了个上头开口的木箱子出来。

    “待所有人投标结束,将现场唱标,并按诸位的报价排序。价高者获得购买权,直到一万五千股全部分配完毕。”

    顿一顿,李牧又补充道:“本侯是个实在人,不愿意占大家便宜,所以最终每股多少钱以最低成交价定,也就是第一万五千股的成交价格,为所有成交的价格。即是说,哪怕你出了一万贯一股的天价,也会按照最低成交价格成交,不需要再多掏一文钱。”

    “哇……”不明就里的贵宾们,再度发出欢呼声。

    但是有些聪明人,却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直觉事情并不简单。

    李牧是什么样的人?他做生意会吃亏?到了嘴边的肉怎么会让人从他碗里再把肉夹走呢?

    肯定是有坑啊!

    贵宾们按捺不住的嘈杂声中,只听李牧高声道:“再补充最后一句,日后本公司所有股票都可自由流动。买卖双方只需要到洛阳交易市场进行登记变更,便可完成过户,只需要给个手续费即可。”

    ……

    开完会,贵宾们便分散开,前往各个流水席吃饭。

    午膳是从天上人间叫来的厨子们亲自掌勺,七荤八素色香俱全,水平不亚于前几日的宴席。

    但大伙儿哪儿顾得上吃饭,草草用两口,便三五成群的,找个没人的地方商量开了。开完会,贵宾们便分散开,前往各个流水席吃饭。

    午膳是从天上人间叫来的厨子们亲自掌勺,七荤八素色香俱全,水平不亚于前几日的宴席。

    但大伙儿哪儿顾得上吃饭,草草用两口,便三五成群的,找个没人的地方商量开了。

    开完会,贵宾们便分散开,前往各个流水席吃饭。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