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汉之魂 实在闲得疼

第六十四章: 破网

    “红旗军”屡战屡胜自然士气如虹,如今没有人会认为“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家丁战士们甚至骄傲的认为要是“红旗军”有一万铁骑,在家主黄汉的率领下恐怕真的能够做到无敌天下。

    冷不丁出现了一支敢主动挑战后金军的“红旗军”,老是吃瘪的红歹是怒不可遏,他下达命令搜索所谓的“红旗军”,必须歼灭他们。

    主子发狠话了,大小奴才们当然忙不迭进行布置,一张围剿“红旗军”的大网在卢龙、迁安、滦州之间撒开。

    被后金军荼毒的永平府军民人人痛恨通古斯野人,救苦救难的“红旗军”深得民心,太多不愿意屈服的乡亲们主动参与观察后金军动向,总能及时给“红旗军”送达鞑子、建奴调度的情报。

    黄汉能够及时掌握后金军的动向,布置奇袭战、伏击战当然事半功倍。

    “红旗军”又出其不意发动了几次偷袭,虽然战果寥寥,但蚊子腿也是肉,铁甲骑士们不嫌丢人,几百人马干起算计人家几个哨马这样的事也乐此不疲。

    永平府地界,在那高高的山岗上,在那茂密的树林里到处都有密切注视后金军一举一动的汉家好儿郎。

    只要出现一支低于一百骑的鞑子或者建奴,就有可能被忽然出现的“红旗军”钢铁洪流冲垮。

    后金军不傻,老是吃被黄汉偷袭的亏如何能忍,只是那支红旗飞舞的骑兵太刁滑,每每大股八旗子弟兵赶到战场之时黄花菜都凉了。

    黄汉的“红旗军”在永平府地界袭击抢劫汉人村庄的鞑子和建奴,解救了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汉民有成千上万,当然得到了老百姓的爱戴。

    大明老百姓的识字率不高,也就在一成左右,黄汉的大旗就是一面耀眼的红,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如此特立独行,反而让老百姓容易分辨。

    为了较好的保全自己出其不意打击敌人,黄汉做了许多预案,也观察好了许多险要事先做好准备。

    比如说需要把哪一段官道挖断,什么地方修成斜切面,附近的老百姓都自觉自愿动手协助,需要在哪个山口堆上石头、滚木,乡亲们也不辞劳苦。

    甚至于有些后生问明白了那些预备物资和陷阱工程的用处后,认为跟村子里的青壮们合作,在“红旗军”没能来得及赶到的情况下,说不定也能够利用这样的地形,砍断绳索让滚木、石头砸死进入险地的狗鞑子。

    老百姓为了防备建奴、鞑子突然冲入村子,他们在村口的道路上挖上许多陷马坑,并且加以掩饰后覆盖上积雪,不熟悉情况或者没有村里人指点,骑兵掉进陷马坑十有八九就要翘辫子。

    因为陷马坑里都布满顶头尖尖的木桩和生石灰,人马掉进去不仅仅被木桩扎还使得生石灰扬起迷了眼睛。

    永平府有了神出鬼没的“红旗军”不间断打击侵略者,击发了老百姓抗击后金军的勇气,小股鞑子和建奴再也不可能肆无忌惮洗劫村落。

    有了良好的群众基础,“红旗军”又熟悉地形还有足够的战马换乘,因此始终能够保持良好的机动力。

    黄汉珍惜这些起家人马,绝不做蚍蜉撼树的傻事,专门以多打少恃强凌弱,哪怕是三百多人扑上去打区区几个建奴,“红旗军”都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渐渐地被打乖了的后金军也转换策略,他们开始以牛录为单位进行拉网式搜索果然好了许多,貌似“红旗军”没有吃下一个建奴牛录的实力。

    探明了“红旗军”的虚实,有了底气的后金军只要发现蛛丝马迹就会有一个牛录人马死咬着“红旗军”不放。

    黄汉只得适应形势发展经常变着花样跟后金军玩,建奴为了追击这支游击队伍不知吃了多少暗亏。

    从遵化带回来的火药也给后金军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那是“红旗军”刚刚一阵冲杀消灭了一个打草谷的鞑子十人队割下首级连皮甲都没来得及扒,一个牛录的后金军人马就冲来了。

    经过多次扩充人马实战练兵,如今的“红旗军”已经能够跟一个建奴牛录扳扳手腕,但是黄汉舍不得打消耗战,不肯跟敌人堂堂阵战。

    事已至此没什么张良计只有过墙梯,黄汉和憨子亲自断后,“红旗军”即刻打马奔逃。

    自从成军之日起,黄汉的家丁战士就适应了进进退退,通过逃窜摆脱后金军围追堵截乃是家常便饭,不会如普通明军那样跑着跑着就跑溃散了。

    憨子的骑术越来越好,跟黄汉一起走在队伍后面还不时回头张望,见建奴跟得很紧乐了,道:“嘿嘿,汉哥儿,建奴应该是上当了,只是不知小宋准备得咋样了?”

    憨子天生异禀力气远大于常人,连黄汉的武力值都比不上他,在“红旗军”中应该是第一条好汉。也只有他还是用幼时喊惯了的称呼汉哥儿,黄汉根本不以为意也一直叫他憨子。

    憨子屡建功勋,斩首数仅次于黄汉排名第二,在以实力说话的军伍里,憨子得到了所有战士的尊重,“红旗军”骑士没有人称呼憨子,都亲亲热热叫他扬大郎。

    黄汉最是喜欢这个没心机的发小,其实一个武人也用不着有太多花花肠子,只要懂得令行禁止即可,黄汉自然会爱护憨子不会让他吃亏。

    黄汉道:“憨子,你小子别老是回头看啊!最起码要装出仓皇逃遁的样子。你如此好整以暇,万一建奴觉得事有蹊跷,咱们岂不是白布置了。”

    “汉哥儿,不打紧,建奴比我傻多了,刚才我看了,那帮混蛋一个个趾高气扬,大有不把咱们赶尽杀绝不收兵的架势。”

    黄汉笑了,道:“憨子你哪里傻了?冲阵、杀敌、抢功劳,哪一件事落于人后了?”

    “嘿嘿,说实话,这些年我过得最开心的就是这两三个月,可以用斧子肆无忌惮的剁人,真他娘的太爽了。”

    “这算什么,我不是早说过了吗?你将来是要做将军的。”

    “我信,而且觉得这一天好像应该不会太久。”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你以为我是随便说说?‘红旗军’现在的弟兄们保不准会有一半人能够当上将军。”

    “不知怎的,每一次听你说话都觉得心里敞亮,总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

    两个主将跑在最后面不仅仅丝毫不紧张,还有一搭没一搭唠嗑,几十个同样跑在队尾的新兵蛋子顿时觉得身心愉快,再也没有了紧张的感觉,主将的只言片语飘入耳中,他们此刻只觉得热血上涌。

    见“红旗军”不敢接战逃之夭夭,建奴的这个牛录自认为明军偎战应该不堪一击,他们哪里肯放过立功的机会穷追不舍。

    “红旗军”跑过一个山口之时,眼看着就能够接近到明军后队一箭距离的建奴都兴奋起来,许多人已经取出弓箭准备射击。

    可惜这里是黄汉布置的阻击区,而且每个地形合适的阻击区采取的方略都不会雷同。

    这里道路狭窄,路边早就准备了多个乱石堆,宋鹏飞把一个足三十斤的火药包塞在其中一个石堆里面,点燃了火绳,火绳不是导火索,它不会“呲呲”冒火,而是缓缓燃烧。

    火绳预留的长度当然是大家经过多次试验得出的结果,隐藏在乱石堆后面一段短短的火绳在偷偷地燃烧根本不可能让骑马追击明军的后金军发现。

    就在这个牛录的人马有五六十骑经过乱石堆之时,一声炸响地动山摇,在乱石飞舞下,建奴被打死打伤二三十骑。

    眼看着就能追上“红旗军”的建奴前锋被吓得不轻,就在这时,有意放慢马速诱惑建奴跟进的“红旗军”忽然回马杀来。

    黄汉和憨子这两个主将如同两个金刚杀神般二马当先冲锋在前,“红旗军”战士当然备受鼓舞,他们人人奋勇当先无所畏惧。

    建奴在许多战马被爆炸声惊到的情况下,正陷入混乱,“红旗军”的回身冲杀导致他们更加混乱不堪。

    新书盼支持,弱弱的问一句书友们,要一些推荐票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