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汉之魂 实在闲得疼

第六百九十章:打击侵略者

    难得遇见出动兵马十几万的大战,正是实在练兵的大好机会,黄汉命令近卫营所有的亲卫出击。

    五千余亲卫营人马不全部是能够骑战的骑兵,刚刚毕业的少年中有一大半只能够达到骑马转场、下马战斗的水平,四弟黄昂、新亲卫施显、李知恩等等八人也是如此。

    顾奎、严从优等等四个跟着家主八九年的亲卫加上戈大本,他们由于被黄义棍棒式教育都能够掌握五百字以上,如今终于获得了照顾,成为了正经八百的军官。

    顾奎、严从优现在担任近卫营千总、何勇庆、雷鸣春任职把总、戈大本当上了百总。

    顾吉祥、杨小锤这两个黄汉调教两三年的亲卫没有被外放基层任职,如今也是近卫营把总军官。

    近卫营军官和顾吉祥几个都知道保全黄昂、李知恩、施显等等八个师弟的安全,厮杀之时会竭尽所能让他们不处于危险之中。

    古代军队要从两军对垒的战场撤退谈何容易,多尔衮、多铎也仅仅能够保证两白旗人马能够全身而退,其他人马只能够看各自的运气。

    那些旗丁和包衣奴才的安全,多尔衮根本没有考虑过。

    科尔沁蒙古的撤退速度很快,乌克善、满珠习礼率领六千人马甚至于跑赢了两白旗。

    “红旗军”没有牛掰到试图一次性斩杀四五万清军骑兵,把眼前看到的七八千骑兵吃掉就算不虚此行,为了早一点杀进朔州城,步兵开始小跑。

    朔州城外的营地乱成一团,那是旗卫发现清军开始败逃,瞧见了不少旗丁、包衣奴才准备带上金银财宝上马溜之大吉之时果断暴动。

    霎时间“杀奴!杀鞑子!”的呐喊声惊天动地,不少骑马在乱糟糟的营地里奔跑的旗丁被忽然蹿出的汉民合身扑上拉下战马,一顿乱棒打得不成人形……

    不少汉民拉着一根结实的绳子拦截骑马逃窜的旗丁,汉民没有远程武器,但是他们准备了许多石头和板儿砖,不少旗丁被石块、板儿砖砸得面目全非。

    不仅仅是事先联络好的几千不肯为奴的汉民动手了,几乎所有还有体力的汉民都下手打击侵略者,连妇女都不例外。

    吴三桂这两年憋屈死了,今天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他目标明确,意图阵斩瓦克达。

    瓦克达乃是老奴的孙子,和硕礼亲王代善的第四子,由于几个哥哥都死了即将继承正红旗旗主的位置,平时比较跋扈,如吴三桂这样的汉军将领在瓦克达眼里不如一条狗。

    吴襄父子是协防朔州城的唯一一支汉军部队,这几个月受瓦克达节制也受够了窝囊气。

    朔州城里粮食物资堆积如山,可是吴三桂索要给养之时每每被刁难,期间不知被瓦克达羞辱了多少次。

    此时他率领家丁队直扑三千正红旗建奴所在的位置口中高呼:“龟孙瓦克达,老子来取你狗命!兄弟们,雪耻的时候到了,杀奴!”

    瓦克达吃了大亏,他没想到身后的两个叔叔早就准备逃跑,还意图率领麾下冲阵,因为即将出现的是骑兵对决,弓马娴熟的八旗子弟没有理由畏惧。

    他认为有三千正红旗骑兵面对双倍明军骑兵也不足惧,没有选择逃窜。

    见叛乱的汉军往自己的方向冲锋,看到了那个长的帅气的吴三桂一马当先,恨得牙痒的瓦克达选择了对冲。

    口中怒喊:“儿郎们,杀光造反的汉狗,跟着本贝子把吴三桂乱刃分尸!”

    霎时间四五千人马撞出了火花,那火花不仅仅是汉军三眼铳的枪焰,也是两军刀斧碰击之时火星直冒。

    正红旗的战斗力确实比吴三桂父子的人马强,吴三桂过于乐观,想痛打落水狗没能如愿,遇上了硬茬子。

    这是一场以冷兵器为主的骑兵对决,吴三桂率领铁甲家丁跟瓦克达率领的亲兵队短兵相接,双方在怒骂声中大砍大剁难分难解。

    眼看着汉军骑兵快支撑不住之时,“红旗军”铁流杀来了,人马没到,噼里啪啦的铳声就开始连绵不绝,清军立刻栽了二三百。

    发现情况不妙,感觉到“红旗军”骑兵的火器太毒,正红旗人马顿时泄了气,立刻绷不住,开始败逃。

    憨子、桑羽、杨大年、张扬等等“红旗军”将领期待的大战泡了汤一个个愤怒无比,岂肯放过眼前的建奴?

    他们一个个打马如飞穷追不舍,不间断的铳声中,人喊马嘶的嘈杂声中,建奴纷纷落马……

    此时临阵倒戈的汉军已经找不着主将吴三桂,离厮杀现场远远地吴襄发现清军败逃之时急急忙忙冲来寻找儿子。

    冷兵器骑兵对冲尤其惨烈,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自己不落马死于践踏,瓦克达和吴三桂带着精锐撞在了一起,两人互相砍杀之时运气都不好,都栽了。

    这时互相砍杀的骑兵都没有时间管落马的袍泽,都在应对砍来的刀斧、飞来的箭矢、短斧、铁骨朵、投枪……

    王志诚不改打仗时的疯狂,夹刀棒敲碎了五六个建奴、鞑子的脑袋,他麾下刚刚被提拔为伍长的施琅也如同猛虎下山,手中斩马刀舞得虎虎生风,最少砍杀两名清军。

    又有了再次升职的预期,施琅越战越勇,忽然间听见身后呐喊声如潮,数千十五六岁的少年冲上前来。

    家主的近卫营旗号“红旗军”人人认得,最是激情似火的战士就是十五六岁的学院派少年郎,他们的军事素养高、文化程度高,纪律性无可挑剔,在黄汉民族主义的政治教育下人人具备民族荣誉感。

    施琅居然在骑兵群中发现了策马奔腾的同胞兄弟施显,他掀开面甲提起两颗清军首级高声呐喊道:“近卫营兄弟们,加把劲,争取砍几个清军脑袋当军官啊!”

    施显瞧清楚了,那一身鲜血提着两级斩获的骑兵伍长居然是自己的哥哥,他感到无限光荣,但是此刻不能擅自离队,只得大喊道:“哥哥好样儿的!我以你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