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汉之魂 实在闲得疼

第八百九十六章:巴拿马

    三十六艘这个时代最先进的船舶横渡太平洋,在浩瀚的大海航行三个月左右都没有遇见他国商船或者战船。

    原因很简单,龙武水师船队是探索者,没有已知航线,自然不会有商船出没。

    接近巴拿马城的港口之时,黄义、施大瑄、俞飞等等将领遭遇开始兴奋。

    因为他们利用三十二倍距的固定式望远镜瞧见了停泊在港口的几艘战船和十几艘商船,这些船舶个头都不小,排水量应该都在五百吨以上。

    这不奇怪,西班牙人需要把掠夺的金银财宝运回欧洲,欧洲人都在觊觎西班牙运宝船,路漫漫危险重重,运宝船的吨位、航速和炮火数量怎么能够落后于人?

    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成功夺取一艘西班牙宝船就能够购买十几艘装备齐全的大战船,并且能够承担上千水手的一年开销。

    在如此大的利益诱惑下,在没有法律约束的前提下,欧洲各国的私掠船都在打西班牙宝船的注意,各国官方不仅仅不阻止,还故意卖先进的战船和火炮给私掠者。

    这其实就是黄汉支持刘香、李国助、郑芝龙这几个著名海盗头子的做派,豢养海盗为祸一方。

    曾经的殖民大哥西班牙帝国被欧洲小弟盯上了,从美洲运送财富到欧洲的途中遭遇的袭击多不胜数,伤亡、经济损失巨大。

    最是鼓舞诸多私掠船的是崇祯元年的一场海战。

    受雇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私掠船长皮特·彼得松·海因在马坦萨斯湾取得了一场梦幻般的胜利,在海战期间双方没有一艘战船被击毁。

    海因率领三十一艘来自荷兰西印度公司的战船和三千左右水手、炮手以微不足道的伤亡成功俘获了十六艘西班牙运宝船和五艘盖伦船型大战船。

    西班牙运宝船上的祖母绿、玛瑙、黄金等等珍宝价值达到了一千一百五十万荷兰盾,而当时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资本金仅仅为六百五十万荷兰盾。

    这笔庞大的资金居然能够承担荷兰七省联盟军八个月的军费开支。

    如此本小利大的买卖更加刺激了各国私掠船,给西班牙人带来的损失与日俱增,也最终拖瘦、拖弱、拖垮了这个曾经的老大。

    西班牙人在巴拿马港口停泊的战船和运宝船没有想到会有一支庞大的舰队直接进入港口发动袭击。

    为了夺船刻意使用弗朗机炮连续不断发射散弹发动攻击,龙武水师战船如同虎入狼群般凶猛,在跟敌船接触的一刹那,就打得催促应战的西班牙人没有了还手能力。

    龙武水师的炮火依旧在肆虐,走向没落的西班牙人遭遇绷不住了,一艘盖伦船上一根挑着白旗的竹竿伸出头晃动,接下来两艘、三艘……

    为了活命,西班牙人体面的投降了,龙武水师初战告捷缴获战船、武装商船而是余艘,港口内还有大小渔船十几艘理所当然也成为了战利品。

    跟西夷殖民者小打小闹截然不同,第一次踏上中美洲的汉人超过一万,五千余端着米尼枪、自生铳、推着野战炮的知识青年军人,迅速包围了还不如大明小县城面积大的巴拿马城。

    西夷殖民者是这座城市的主人,土著印第安人的地位甚至于还不如白人自带的黑奴。

    欧洲人此时在美洲大陆理所当然具备优越性,因为这里的土著确实太烂,欧洲人属于无敌的存在。

    但是当巴拿马城里的殖民者听到教堂敲出急促的报警钟声,听到港口方向传来隆隆炮声,拿起火绳枪来到城头配合正规军参与防守之时,绝大多数人胆战心惊。

    殖民者绝大多数有跟土著军队交战的经验,几乎没有哪个殖民者手上没有血债,也有不少人曾经见过成千上万的野蛮人围攻白人的定居点。

    而出现在巴拿马城外的军队,按照人数判断绝对不应该是来自于文明的欧洲,可是,成千上万规模的土著军队决然不可能如此装备精良。

    不少西班牙正规军都在仔细看着接近城池的那支不明国籍的军队,心中暗暗咂舌,很明显对方的武器和服装跟己方相比毫不逊色。

    历史上的汉人缺席了大航海时代,郑和下西洋之后,军队哪有可能走出国门?更加不会出现在南北美洲。

    水师陆战队的旗帜除了一面面红旗就是明黄色的龙旗,在辽海、东海、南海暹罗湾、马六甲海峡辨识度很高,在太平洋东侧还属于名不见经传。

    弥盖尔·塞拉诺拥有上尉军衔,是巴拿马城西班牙驻军的最高指挥官,他此时已经汗流浃背,手中的千里镜貌似都有些握不住。

    成千上万的敌军包围了巴拿马城,弥盖尔上尉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得出港口战船和海军的下场,只不过实在想象不出为何海军在旦夕之间就完了。

    黄勇、黄义、俞飞、林明海、施大瑄等等将领也在用千里镜观察将要夺取的巴拿马城。

    他们心里有底,因为出发前黄汉就告诉他们,“红旗军”的装备远远领先西夷殖民者,人数远大于西夷在美洲的驻军。

    跟这些由于在当地没有对手养肥了胆子的西夷不需要客气,直接用武力碾压,打得越狠,殖民者就会越乖巧。

    三个能够用西班牙语对话的少年脱离大部队来到巴拿马西门外高声喊话,听到了虽然有些生硬但是能够听懂的西班牙语,更加让城头守卫者头皮发麻。

    “红旗军”传达的意思很简单,来自大明上国的黄勇将军命令巴拿马城内的所有西夷放弃抵抗举手投降,“红旗军”保障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可以派船礼送投降者出境。

    弥盖尔上尉是个职业军人,当然不会选择一枪不放举手投降,他也没有下令开炮、开抢击毙三个起来喊话劝降的大明军人。

    城头守卫者高度紧张,都在默默等待,大明军队给的半个小时期限慢慢流失。

    城外的明军继续部署,弥盖尔·塞拉诺上尉没瞧见列队前进的一列列明军,只看见五六百身穿大红军服的明军成散兵线进入三百米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