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明日之劫 熊狼狗

1008 玄女(三章合一)

    看着自己怀抱之中的玄女,周白轻轻地叹息一声。

    然后他便贴着对方的耳畔,轻轻低语了起来,以一种只有玄女能够听到的传音对着他轻声说道:“夜幕降临,群星闪耀,末日来临……

    我降临世间之后,恐惧将蔓延,绝望将归来,愚痴将重归人间,众生将匍匐在地……

    疯狂扭曲终将冲破牢笼,人类将跪倒在地,仙神也需低首……

    我将畸变传给众生,星光闪耀天空,黑泥遍布群山和大海,这便是新的纪元来临之时……

    我会从海底涌出,我会在地底升起,我会从天空中降临……

    我将无处不在,我所到之处将一片衰亡,尸骸遍地,绝望、恐惧、疯狂将充满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玄女感受着对方嘴边吹出的热气,脸上微微闪过一丝红晕。  

    她静静倾听着对方嘴中传来的话语,伴随着愚图能力的发动,她似乎看到了未来众生全部走向了疯狂,周白行走在大地、天空、海洋之中,四处散播着畸变的种子。

    随着周白的诉说,玄女的脸上逐渐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然后周白在玄女愉悦的目光之中,开始抽取玄女体内的污染度。

    伴随着大量的污染度被抽取,玄女身上种种异于常人的异象飞速消退,原本灵蛇般舞动的发丝枯萎了下来,背后一对翅膀的残部直接化为了灰烬,飘洒了出去。

    感受着身体中微微传来的痛苦,玄女就想要本能地反抗,想要发动虚化、瞬移之类的能力,但伴随着耳边的低语,她又逐渐稳定了下来。

    “周……周白……”

    “玄女,闭上眼睛睡一觉吧。”周白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五道青色气运被他一同抽干,他微笑道:“睡着醒来之后,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你梦想中的样子。”更新最快 手机端::

    “嗯……”

    识海之中,左道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说道:“周白……你打算怎么处置玄女……”

    刚刚周白操纵虚空王冠的画面他也看到了,看见那么多被玄女变成畸变体的人类,左道的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一丝杀意。

    他原本一直以为玄女是小佩被治疗后恢复成正常人类的状态,直到现在才知道对方仍旧是畸变体,只不过被周白压制了而已。

    但就在他问到一半的时候,一只猫爪捂住了他的嘴巴。

    左道惊讶地看向了一旁的猫咪,这只猫不是一直在睡觉吗?

    却是刚刚艾莎一顿乱打之后,干脆咬了克莉斯缇娜的尾巴,把猫儿活活咬醒了。

    对这只猫的身份左道一直以来也都是万分好奇,只不过无论周白还是克莉斯缇娜都没有告诉过左道。

    此刻的克莉斯缇娜看上去虚弱异常,浑身上下的猫毛似乎都掉落了一圈。

    左道:“你为什么不让我问他?玄女太危险了,不论是她的所作所为还是她的能力,都必须要杀了她才行……”

    克莉斯缇娜:“周白会杀了他的……但是你不要再问了。”

    左道:“为什么?”

    克莉斯缇娜:“如果在你全家被杀之后,突然有一个女的全心全意地喜欢着你,照顾着你,甚至愿意为你去死,你会怎么想?哪怕她是个畸变体。”

    左道眉头一挑,克莉斯缇娜却接着说道:“你可能还是会杀了他,可能不会,但无论哪一种你都会很难过的。”

    克莉斯缇娜叹道:“周白也是人,虽然他表现的越来越不像人,但他终究是人,他也有感情,有心的。

    玄女虽然罪不可恕,虽然是被周白欺骗,但她终究对周白有过毫无保留的付出。

    周白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嘴上说着自己随时能杀掉玄女,但是我知道……

    他不是怪物,不是冷血的妖魔或者仙神,他拥有丰富的感情,他也会难过,也会伤心……所以……

    别问他了,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克莉斯缇娜心中暗道:“何况周白的精神状态还关系着整个天下的安危?”

    良久之后,随着玄女体内所有的污染度被抽取干净,周白感觉到怀中的玄女逐渐停止了所有的挣扎。

    他低头看去,便看到少女已经完全变回了人类的模样,体内体外所有畸变体的特征都随着污染度被抽取0而消失一空。

    她眼中闪烁着一丝迷茫,呆呆地看向面前的周白,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同时停止了呼吸和心跳。

    这一刻的少女看上去是如此的平易近人,就好像是普通的女孩子熟睡了一样。

    感受到身后的皎皎靠了上来,周白说道:“对不起了大长老,又让你经历了一次亲人离开的痛苦。”

    周白抬起头来,叹息道:“我本以为自己能控制好玄女,但看来我错了。畸变体的诞生来自于生命的消亡,他们的存在本身便是所有生命的公敌。”

    “而强如玄女,她如果不努力压制的话,甚至所到之处便会传播疯狂和畸变。”

    “我本以为我能够跨越两者间的距离……”

    皎皎看着是少女的脸庞:“至少她在死前的那一刻,重新变回了人类的模样。”

    大长老看着少女的微笑,似乎又看到了赵家一代又一代后辈死亡时的模样,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无数或清晰或模糊的样貌。

    大长老拍了拍周白的肩膀:“说实话,我刚刚担心的是你下不了手。相信我,我杀过很多畸变体,如果小佩如果还活着,也一定希望你杀了畸变体的。”

    “周白,这个世界还需要你,你帮助大家抵抗疯狂和畸变的方法是有效的,就算当中出现了一些失误,那也比原来今天不知道明天的日子要好。”

    周白点了点头:“我明白。”他的双眼之中似乎更加坚定起来,某些预想和计划也变得更加明晰。

    与此同时,末法天畸剑和玄白剑从玄女崩溃的识海之中窜了出来。

    末法天畸剑本就是周白制造的元神武装,伴随着周白念头一动之间,已经乖乖地被周白收入了识海之中。

    玄白剑却是天剑长老的畸变体,原本一直被玄女安抚着当宠物来养。

    便看到玄白剑悲鸣一声,便想要冲天逃去,去被周白伸手一抓,直接捏在了手掌之中,动弹不得。

    玄白剑虽然能够无限分裂,拥有毁灭全球生态圈的能力,但是此刻一对一的情况,却不像拥有虚化、瞬移等能力的玄女那么难缠。

    反而周白的元神力微微一扫,便将这把畸变长剑彻底镇压,一丝一毫都难以动弹。

    ……

    中央城内,玄女的分身倒在地上,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来。

    得自玄白剑的分裂能力让玄女的每一个分身都能当本体来用,玄女甚至能够用她们来相互联系,相互接收信息。

    此刻的分身看着天空,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直到中央城的本体越来越虚弱,不断接近死亡,这具分身也本能地挣扎了起来。

    无人压制之下,一根根触须从她体内暴长出来,直接扫向了中央城废墟中的一个个人类。

    一名名重伤的人类被转变为畸变体,然后被玄女吞噬殆尽。

    当本体彻底死亡,玄女的这具分身仍旧倒在地上,勉强保持着存活的状态。

    一段时间后,恢复了智慧的玄女浑浑噩噩地站了起来。

    “周白……”

    “周白……”

    “你骗了我吗?”

    本来畅通的意识交流此刻早已被一刀两断,这是随着玄女不再完全信任周白之后,两人的眷属关系也被彻底掐断了。

    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周白曾经对自己所说的话,玄女过去眼中的爱意有多深,此刻的恨意便有多么强烈。

    “周!白!”

    玄女的双目之中似乎有血色的漩涡在旋转,她的身体一步步下沉,转眼间已经没入了地底之中。

    玄女脑海中一会痛苦,一会愤怒,一会又怀念,一会又憎恶,一片浑浑噩噩之中,她走向了南方,逐渐来到了南山城的位置。

    ……

    东华城内,收服了末法天畸剑和玄白剑,周白缓缓站了起来,一股元神力朝着皎皎碰撞了过去,将中央城大战的情报传输给了对方。

    皎皎看着元神力中传来的画面,看着一个个仙人被周白击败的场景,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她倒不是不相信周白,只是惊讶于周白实力增长之速。

    周白说道:“大长老,有些事情我想了很久,只是条件不足,所以一直没有施展开来,现在我既然已经能够抗衡天庭,那么也是时候将始教的规模扩大到整个东华城,然后再从东华城扩张到全人类了。”

    “不过始教的教义要改一改,他们的确不应该崇拜我,这对人类没有好处,他们应该恐惧我……”

    “一切都是为了世界和平……”

    皎皎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周白拦住,接着又被周白劝说一番,这才勉强同意下来。

    “大长老,我的能力仍旧有许多值得研究的地方,将我当作神来崇拜我依靠我,会让人类失去前进的动力,会让他们太多人依赖我……”

    皎皎看着眼前的周白,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变化,她总觉得这一刻的周白看上去似乎有什么不同了,但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同。

    而识海之中,周白看着虚弱的克莉斯缇娜说道:“缇娜,你没事吧?”

    “有些虚弱,多休息休息就好了。”克莉斯缇娜忍不住说道:“周白,你这是打算把始教……”

    物质界中的周白再次分出了畸变之影和扭曲之影。

    这两个分身经过终末天骸铠的升级之后,已经能半小时生成一次,在经历了和太上天尊的大战被灭杀之后,现在又被周白制造了出来。

    便看到两道分身冲天而起,各自飞向了不同的方向。

    其中畸变之影前往西方,准备寻找翻天教,阻止翻天教的计划。

    而扭曲之影则赶往了天魔基地,要用时光倒流前从埃姆身上学出来的算法还有各种情报,来和天魔女皇交换技术信息。

    周白自己则留下来操纵眷属,亲自主持始教的扩张。

    克莉斯缇娜看着机械眷属在周白的操纵下全城活动,看着周白雷厉风行地快速扩张始教的人数,完善教义、制度……

    源源不断地从凡人身上抽取污染度,制造疯色之种……

    看着周白和皎皎联手,在皎皎的支持下指挥修士们接纳疯色之种……

    她看着修士们稍不配合,就直接被周白拿下,换人……

    “不需要崇拜,所有的人类眷属应该恐惧我……恐惧可以给他们更强的动力……而要解除眷属关系也很简单,只要让他们看到我死亡一次,就可以让他们解除恐惧……”

    “而现在……我只要传播恐惧就好了……”

    “周白的名字将成为禁忌,这个名字会引发疯灾,随着全人类都成为了我的眷属之后,我的名字也应该成为一个不能说的名字……”

    “始教将无所不在,却又永不存在,所有的干部都由机械眷属来代替,疯色之种将成为所有人类都要吃的东西,用来抵抗疯狂和畸变……”

    “我所散布的恐惧和禁忌,便是所有人类抵抗畸变和疯狂的武器……”

    克莉斯缇娜看着周白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心中了然:周白不是一时兴致所致才做的这些,他恐怕早就已经想了很多了。

    现在击败了天庭,李修竹死了,玄女也死了,他心中的顾忌越来越少,他正在以自己的方式改造这个世界,将世界变成他想要的模样……

    另一边,周白的行动很快就不止于始教的扩张,并且他此刻超越仙神的智慧,他可以同时处理太多太多的事情。

    “一切都是为了和平……我需要更强的力量,我也要多天人九灾更加了解。”

    “终末天骸铠、末法天畸剑都需要继续升级,贪钢这个材料要升级,那就让全城上下的所有人都来嫉妒我吧。”

    “天庭的宝库我还没开启,哼……就先让那些正神替我搜过吧,过段时间我再去中央城,让他们把拿到的东西都吐出来。”

    “怒图的能力不能浪费,也要继续提升。普通修士的攻击太弱了,去天庭的时候我再和项天敌他们好好切磋切磋吧。”

    “眷属规模不断扩大,疯色之种的产量就不断提升,我也就能够不断抽取人类的污染度来制造更多的机械眷属……”

    “懒图,穷图,丑图我都能看懂了,我要好好研究一下天人九灾的原理,避免可能中天外灵人的威胁。”

    “如果再能够普及天人九灾中的仙道技术,至少将懒图和穷图更多普及,那我就拥有了镇压妖魔、天魔、人类、仙神的力量,就算太上天尊回来也能够维持世界和平……

    “不……还不够,还有妖圣,还有可能存在的天外灵人,全都是威胁到世界和平的因素,我必须要有力量来对抗他们……”

    “对了……还有人皇剑也要修复一下,完全版的天剑剑术的还是非常有用的……”

    初之:“你他喵的终于想起我来了啊!快把我修了吧!我好痛啊!”

    克莉斯缇娜的眼中,此刻的周白行动之果决、迅疾远超以往,似乎看不到任何一点的犹豫,不断地压榨着自己的每一分潜力去完成自己的计划,要通过散布懒惰、贫穷、恐惧、贪欲、愤怒、制造禁忌来维持世界和平。

    克莉斯缇娜心中感叹,很多事情周白早就想做,但是过去的他一路东奔西跑,不断解决各种危机,却始终无法停下来做一些早就想做的事情。

    现在天庭、天魔的威胁都暂时没有了,周白也终于可以将早就想做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地做下来。

    但就在周白忙碌了几天之后,东华城外传来了道道雷响,是项天敌来到了东华城。

    “周白!你在干什么?我们那边有了新的发现,现在的局势非常麻烦、非常危险。”

    周白直接来到城外,走到了项天敌的面前:“什么事情?”

    项天敌微微皱眉,眼前的周白给他一种感觉……似乎更加冰冷了?

    片刻后,中央城的天空中,道道狂风席卷大地,周白已经一路跟着项天敌来到了中央城的上空。

    此刻的爆病天君、死疫天君等人都环绕在三重无上天的门扉之前。

    看到周白到了之后,爆病天君便直接说道:“事情麻烦了,三重无上天内自成天地,我怀疑当初人妖大战末期,妖圣曾经杀死的那些仙神没有真正死亡,而是被他封印在了这三重无上天内……”

    周白皱眉道:“你是说太上天尊被妖圣拿走的三重无上天里,有上代天庭的仙神?”

    爆病天君:“何止是普通的仙神,我甚至怀疑上代神帝都可能被封印在那个空间里。”

    周白吐出一口气来,接着问道:“大概有多少仙神?”

    几名天君对视了一眼,最后爆病天君说道:“可能几十个,也可能几百个,也许只有妖圣才知道了。”

    周白无语道:“妖圣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不是留下一个炸弹吗?”

    项天敌:“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早做准备,我们不知道无上天里是什么情况,但凡事要考虑最坏的可能性。

    如果上代神帝和拿回三重无上天的太上天尊回来,如果里面的仙神能够恢复到巅峰期的修为,如果他们还携带了仙器……那我们都得死。”

    项天敌分析道:“我们要做两手准备,一方面加强实力,做好战斗的准备。另一方面要研究这扇门,想办法控制它的开启和关闭。”

    ……

    无上天内。

    李正道看着天上的太阳,看着一望无际的大陆,看着陆地上各种山川、河流、城镇,感叹地说道:“巅峰期的太上天尊,还真是深不可测啊。这已经算是开辟了一个世界了吧。”

    “不过妖圣也真是厉害,竟然能够将上代天庭这么多仙神和凡人都强行封印在这无上天之中。这里经过这么多代繁衍,没有战争,也许人数比现在的地球更多。”

    李正道一路飞行,看着脚下快速掠过的大地,心中暗道: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要能够抢夺这三重无上天的控制权,将整个这一片天地炼化入我的罗天界内……

    那么不论是谁都无法再阻止我了……等我回到地球……

    一切都将按照我的计划施行……

    就在这时,李正道肩膀位置的另一个声音传来:“但是想要夺取这三重无上天可不容易。”

    便看到李正道的肩膀位置轰然碎裂,长出了另一个脑袋来,嘿嘿笑道:“这里可是太上天尊的地盘,还有上代天庭的实力存在……”

    李正道冷笑一声:“我的目标可不止是炼化三重无上天……”

    “接手上代天庭,夺走上代神帝的神体,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我们隐忍了这么久,终于才等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豁出一切冲了进来,现在轮到你了。”

    ……

    无上天的另一片天空中。

    太上天尊所化的紫光横跨长空,叹息道:“终于……回来了。”

    而在这片紫光之下,一名身穿青袍,头戴高冠的威严男子站立在云头,满是好奇地看着这方天地,听到太上天尊的叹息,他问道:“你不去追李正道吗?”

    太上天尊:“不急,这才是原来的第三十四重天,他想要进入原来的第三十六重天没这么快的。而且这家伙的身上还有隐秘,摆脱了我所有的卦术算式,竟让我算不出他在那个方位。”

    说罢,太上天尊看向了昊天神帝,好奇道:“怎么样?你要接手上一代天庭吗?”

    昊天神帝摇了摇头:“妖圣是我的师父,我不会干涉你们之间的胜负。我来这里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

    太上天尊叹了口气:“这里可未必有你想要的答案。”

    昊天神帝没有说话,只是心中充满了期待:创造我们的人到底去了哪里。他们对天道的理解是怎么样的?他们摆脱了虚空的副作用了吗?太阳系之外……其他星河的天道和我们的又是否一样?

    太上天尊也不知道的事情,只希望上代天庭,上代神帝能够给我答案吧。

    昊天神帝又转头看向了紫光:“周白似乎得到了你所说的过去不变石,你不担心吗?”

    “过去不变,却能改变过去。现在刹那,却能化刹那为永恒。未来无限,却能够将无限变成唯一。”

    太上天尊淡淡道:“你听过这句话就应该明白,过去永远也赢不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