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食盒

第四百章 得救

    水下暗流涌动,裹着戴道晋不住地往前冲去,他眼前皆是浑浊一片,看不清楚。

    随后索性闭上了眼睛,心神之力微动,先是探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

    情况比他料想的还要遭,浑身肌肉多处淤血,更有一些地方的骨骼断裂,脏腑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体内淡金色的血液流转,不断修复,但却效果缓慢。

    “唔……”

    戴道晋不禁闷哼一声,他又撞上了一块巨石。

    整个身体如同一个皮球一般,在水下复杂危险的环境中,被弹来弹去这向前。

    即便是戴道晋也有些吃不消,全身僵硬,手足麻木剧痛,若非他心神强大,足以抵挡这样的痛楚,不然早就失去意识了。

    就在此时,戴道晋的心神世界中,得自战神殿的《战神图录》四十九幅图,如光影一般掠过他的心头,最后定格在其中一幅图上,随后这幅图不断放大,充斥着他的心神。

    这是《战神图录》的第三十六幅图,图中一个身影盘坐,整个人影的外部画着一个大圆,这人便端坐在大圆的正中心位置,且在这人影的心口位置画着一个小圆。

    下面有着一行字迹,“天地一太极,人身一太极,太极本为一,因小成大小,因意成内外,若能去此心意,岂有内外之分、你我之别,天地既无尽,人身岂有尽,尽去诸般相。”

    戴道晋心中不断的念诵着这几句话,心神中声音越来越响,宛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他的精神世界中,数世而得的武道资粮化为洪流再次席卷他的心神,以前看到的诸多道经佛典,其中未有明白的地方,此时略有所悟。

    他现在身体各处无处不痛,只因为他的心中仍存在着内外之别,你我之分,心神连着躯体,这才有了痛苦和疲惫。

    精神在主导着肉体,肉体在影响着精神。

    人体是小天地,外部是大天地,始有内外之分,实则我即天地,无有内外。

    精神脱离肉体,有心变无心,人体小天地与外部大天地相合,再无分别。

    脱离而非抛弃,将精神摆脱对肉身的依赖,如此以来,就不会再有痛楚疲惫从肉身而来,影响心神。

    戴道晋若有所思,心神彻底沉寂下去,心中不存一念,再无他想。

    混混沌沌,无内无外,无我无他,尽去诸般相。

    精神灵性不断升华,他感觉身体仿佛脱离开来,肉身的痛楚再也无法影响他的心神,即便痛楚仍然存在,却似乎再也和他没有了关系。

    如同古老修行中的苦修士一般,肉体受尽诸多苦难,最后精神战胜了物质。

    而他的心神也彻底沉寂下去,任由身躯虽暗流前行。

    ……

    大汶河是黄河在山东境内的一条支流,而青山溪又是大汶河诸多支流中的一支。

    经过如此长的河流沉淀和滤沙,水流到青山溪,早已恢复了清澈。

    青山溪水流不大,水面不过七八米,水流平缓,清澈的溪水中不时可见鱼儿游动。

    李山是这靠近青山溪一个小村庄的村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平日里上山砍柴打猎,下水捕鱼,倒也生活的不错。

    他以年有四十,经常操持体力活,身体倒是很健壮,家里老妻也持家,唯一让他操心的便是他唯一的女儿,想到这,坐在溪边大树下休息的李山,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开始上船捕鱼。

    说是船,其实就是一块老旧的门板,下面绑着一些粗大的木头,李山站在上面稳稳当当。

    随手拨弄了一下有些破旧的渔网,他动作熟练的将之撒到水面上,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李山有些得意,这撒网的能耐,在他少年时,便是村里最好的,指着手里砍柴、捕鱼的本事,将老妻娶回家来。

    略微等了下,李山拽了拽手里的麻绳,轻咦一声,居然没拽动,莫非有大家伙?

    想到这,他有些兴奋,使出吃奶的劲儿将渔网往上拉。

    接着水的浮力,他终于将网拉到水面,低头仔细去瞧网里的东西。

    “妈呀……”

    李山看清了是一个人之后,吓得心跳漏了一下,嘴中惊呼出声,后退了几步差点掉进水里。

    手里的麻绳也丢了,拿起竹竿拼命的往回滑动,可是他的麻绳是拴在腰上的,一时忘记了,待他死命的划到岸边之时才想起来,哆哆嗦嗦的解开了绳子。

    上了岸,李山心神才定了下来,死人他是见过的,刚才之时心中惊慌之下,才做出这种本能的反应。

    渔网和船,虽然破旧,但却是家里的大件,属于重要资产,他自然不愿丢下。

    李山咬了咬牙,捡起刚才丢到岸边的麻绳,使劲往岸边拽。

    费了好半天劲,才将这“尸体”拉到岸边,他心中惊疑,这一个人怎么会这么重?

    待他气喘吁吁的将“尸体”反过来,看了一眼,心中默念:冤有头债有主,不要怪罪。

    李山有些惊讶的发现,这“尸体”还很“新鲜”,却是个俊俏的和尚,还赤着身子。

    “尸体”被渔网缠绕着,不得已之下,李山去翻动尸体,触手的冰凉之感,让他有些紧张,弄了好半天,满头大汗,才将“尸体”从渔网中剥离开。

    这一番动作,李山与这“尸体”接触颇多,回想接触的感觉,心头生疑,死人的尸体怎么会这么柔软?

    想到这,李山伸出手掌按在“尸体”的心口,过了好半晌,他有些惊喜的发现,这人竟然没死,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心跳这么慢,但确实是有心跳的,是个活人。

    李山又看了看这和尚的俊美面容,心中闪过一些念头,站起身来,忙往村子里跑去,他要去叫人过来帮忙,将这人抬回去。

    ……

    三个月后,山村的一家小院中,一个身影坐在那里,怔怔的望着远处。

    未几,一个身高足足一米七五,头后一根黑辫子的姑娘走了进来,见到小院中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口中笑道:“戴大哥,你起来了?”

    戴道晋转过身来,笑着对这个姑娘点了点头,眼中带着一丝疑惑,不由的摸了摸头上的已经长出的短发。

    大辫子见此,安慰道:“戴大哥,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关系,最重要好好活着。”

    戴道晋苦笑不已,心中不由得有些怀疑,这是借尸还魂还是夺舍重生?自己明明是东台市的一个现代人,怎么会来到这里?还有这大辫子姑娘,为何如此酷似自己以前的发妻?

    摇了摇头,见到那姑娘在提着一个大水桶,有些吃力的往前移动,他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随手接过姑娘手里的水桶,轻松随意,似乎没有重量一般。

    大辫子笑道:“戴大哥好大的力气。”

    戴道晋笑了笑,没有说话,他醒来后,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唯一让他心喜的就是这具身体了,仿佛有使不完的劲,精力极其旺盛,他曾试过一晚上不睡觉,第二天仍精神奕奕。

    这可比他前世那副走两步就喘的身体强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