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食盒

第四百八十章 邪不胜正

    三个多月后,灵鳌岛。

    此地乃是东岛的老巢,岛上草木葱郁,亭台雨榭星星点点,藏于其中。

    “轰……”,

    雷电轰鸣,大雨倾泻,砸在树叶上,发出噼啪声响。

    灵鳌岛的最中央处,一座大殿耸立,周围房屋处处,以此大殿为中心,四散开来。

    屋内人影幢幢,颇为不少。

    谷缜望着殿外雨帘,鼻间闻着水气,看了半晌,转过头来,道:“地母娘娘,不知诸位有何打算?”

    一身蓝色衣裙,风姿雍容,不是地母是谁,只是面颊隐有的苍白,预示着这位曾经的地部之主,身体的伤势还未痊愈。

    温黛苦笑道:“谷缜,莫要再喊什么地母娘娘了,如今地部不存,又何来地母。”

    谷缜笑了笑,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又道:“如今你们和东岛弟子一样,被老头子限制履足中土,有没有什么打算?”

    温黛看了眼仙太奴、沙天河、崔岳等人,略沉吟一番,道:“这些日子被他们往海上赶,还要感谢你们收留,不然我们还在海上飘着,至于将来如何,还未来的及商量。”

    仙碧、虞照等人,皆默然不语。

    谷缜笑道:“说的哪里话,地母仁厚,且我和虞兄相交莫逆,这些没什么。”

    虞照闻言,感激的看了眼他。

    略顿了顿,谷缜又道:“万归藏如今清除了东岛隐患,又将西城之力掌握在手中,江湖上再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了,他意在天下,恐怕要不了多久,中土就要再起刀兵了。”

    崔岳则怒声道:“万归藏欺师灭祖,自有天收。”

    沙天河发须灰白,苍老了不止十岁,嘬了一口大烟杆,吐出一口白烟,淡淡道:“瘦竹竿心狠手辣,且口是心非,嘴里说着‘抑儒术,限皇权’,实则手段之酷烈霸道,比朱元璋有过之无不及,为了一己私欲,天下死再多人,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他和万归藏,崔岳,还有温黛四人,早些年,成总角之交,颇有一番情谊,对万归藏可谓知之甚深。

    谷缜听了,点头称是,他对这个师父,到底是了解一点,道:“万归藏一直便认为‘民如羔羊,牧之可也’,若说他为了逐鹿中原,掀起无边灾祸,我是一点也不怀疑。”

    陆渐皱着眉头,他不懂何谓“民如羔羊,牧之可也”,但却听得懂逐鹿中原,听得心中发慌,震惊道:“你是说你师父要做皇帝?”

    谷缜笑着点头。

    陆渐喃喃道:“可这天下已经有皇帝了,万归藏也要做皇帝,那岂不是要打仗了?”

    温黛叹了口气,“何止要打仗,倒是兵祸连连,老百姓不知又要死伤多少。”

    陆渐想到了他爷爷陆大海,又想到了要死无数的老百姓,心中堵得喘不过气来,闷声道:“我们一定要阻止万归藏,阻止他害人。”

    “连谷岛王都身死,我们又如何阻止?”仙太奴道。

    谷缜眼神晶亮,笑道:“陆渐说的没错,我们一定要阻止万归藏。”他的性格便是如此,很是坚韧,从不会轻言放弃,他也不会忘记他还有父仇要报。

    一直沉默的叶梵,此刻开口道:“谷笑儿,你有办法?”

    谷缜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万归藏想要行雷霆之势,将世界颠倒,面南称帝,必然要做的事情多之又多,大明朝廷可不是软柿子,所以我们并非孤单应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还有就是陆渐如今也是炼神高手,假以时日则必然能与万归藏一战,在下不才,却也想着好好练功,将来能够报得杀父之仇。”

    叶梵沉声道:“那年轻人能够杀了岛王,绝非普通炼神,就算你练成了《天子望气术》,还能超得过你父亲吗?这些依然不够。”

    谷缜点了点头,视线落到了地母等人身上,犹豫了下道:“第二个方法,就是‘八图合一,天下无敌’。”

    温黛皱了皱眉,道:“据我所知,那天下无敌指的并非某种武功,而是一件武器,能够毁天灭地的武器。”听到这话,陆渐身旁的姚晴眉头微颤。

    谷缜反而神色微喜,道:“这能够天下无敌的武功,必然也是一等一的难练,要求也是一等一的高,若是一件武器,反而简单的多,若是能找到这件武器,而西城的祖师也没有夸大,则必然可以对付那风隐和万归藏。”

    说到这,他视线望向西城众人,若想找到这件武器,还得这些人帮忙。

    虞照和左飞卿,眼中露出希望,但温黛夫妇、崔岳、沙天河和仙碧几人,却皱了皱眉,因为谷缜所说的计划中,漏掉了关键的一个人,而那个人的危险程度,比万归藏更甚。

    仙碧本不想打击谷缜、陆渐等人的信心,但她明白知己知彼更重要,于是幽幽道:“谷缜,你可知道那个叫风隐的年轻人是谁?”

    谷缜看温黛等人神色,心中有异,摇头道:“不知,我记得老头子身边好像没有这等人物,而且这等人物也绝不会屈居任何人之下。”

    仙碧道:“那人和万归藏想来也相识不久,风隐也就罢了,他还有一位兄长,那人才是我们要注意的人,他远比风隐更为可怕。”

    谷缜看其眼中的忧虑,神色微愣,皱眉道:“兄长?对方什么路数?”

    仙碧和西城众人对视一眼,也不隐瞒,慢慢道出了和戴道晋相识的过程,还有戴道晋西城一行,以及其中隐含的暗处争锋。

    众人第一次听到一个人竟能平白带人三世轮回,不禁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陆渐是唯一踏入炼神境界,知道那已经涉及到精神领域的层面,但仍是对这种手段感到匪夷所思。

    大殿内一片静默,雷雨天本就沉闷的天气,更显压抑。

    过了半晌,谷缜缓缓呼出一口气,眼神重新变的晶亮,笑道:“既如此,那就更需要找到那天下无敌的武器了,不然哪来的胜算,若是能将万归藏,风隐及其兄长,这三人斩杀,那才更显高明。”

    他语气清朗,声调高昂,充斥着一种希望。

    受其感染,陆渐也露出笑容,大声道:“谷缜说的不错,邪不胜正,为了天下百姓免受战火,我们一定能够成功。”

    “咔嚓……”殿外雷霆炸裂,大殿都似颤了颤,似乎在为其鼓舞。

    ……

    被人称之“邪”道的戴道晋,此刻却是再度踏上了昆仑山。

    来到了“帝下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