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食盒

第五百六十六章 神侯

    温华见黑袍人不说话,顿时心有惴惴。

    戴道晋顿了下,笑道:“换一种说法,时间的长短取决于你的神意,而你的神意取决于你的认知,只有你的认知发生改变,你对外界时间的认知才会改变,而这种改变只是对你自己而言,却并不会对外界造成任何影响,你把这种改变融汇于你的剑法上进行延伸,你就会发现你的‘时间’变慢了,剑法也变慢了。”

    温华更加不解,疑惑道:“可是剑法不应是越快越厉害吗?”

    戴道晋身后的贾嘉佳面色不变,眼神中同样露出疑惑。

    戴道晋轻笑道:“你觉得越来越慢,他人眼里,你的剑法其实越来越快。”

    顿了下,见温华仍有疑惑,想了想,他笑道:“温华,喜欢美丽的姑娘吗?”

    温华脸微红,仍忍不住咧嘴笑道:“美丽的女子,自是人人都喜欢。”

    戴道晋点了点头,笑道:“让你屁股坐在滚烫的火炉上一个时辰,你什么感觉?”

    温华咂舌,道:“那屁股还能要?可是片刻也坐不住,更不用说坐一个时辰了。”

    戴道晋又笑道:“那若是让你坐在《胭脂评》上第一的姑娘身边一个时辰呢?”

    温华嘿嘿一笑,略显猥琐道:“那一个时辰也太短了吧。”

    戴道晋呵呵一笑,道:“正是这样的道理,坐在滚烫的火炉上,你一个时辰却是度日如年,而身边若是漂亮姑娘,那一个时辰却是转瞬即逝,这就是认知的差别。”

    “当然,这个和我们刚才所说的,只是浅显的解释。”

    温华却觉得恍然大悟,他知道这两种情况,却从未想过将这两种事情放在一起去比较,感觉颇为新奇的同时,也好像收获了什么似的,只觉朦朦胧胧的不甚真切。

    他想了一会儿,嘿嘿笑道:“前辈高明,有大智慧,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戴道晋笑着摇头,道:“这种理论可不是我想出来的,乃是西方的姓爱一位大能想出来的,而且我和你说的这些也只是沾了一点边而已。”

    温华一听,来了兴趣,两眼放光道:“西方?西域还西边吗?那里也有江湖吗?姓爱的,好奇怪的姓,他很厉害吗?”

    戴道晋哈哈一笑,道:“自然是厉害的,姓爱的这家伙智慧通天,手持‘相对论’神器,江湖上难逢敌手。而在他之前,另有一姓阿的人,修成金刚不坏,以手中’白玉杠杆‘撬动天地,江湖无人敢缨其锋。“

    温华听了,心驰神往。

    过了一会儿,戴道晋也不再扯淡,淡笑道:“我还有事,不能多做停留,相逢乃是缘法,只此一招,看好了。”说完,右手屈指轻弹,有晶莹剑芒吞吐闪烁。

    “锵……”天地间有青锋轻颤。

    温华仍陶醉在自己对异域江湖的想象中,闻听此音,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眼中顿时充斥着一柄三尺长剑,锋锐冷厉。

    此剑轻轻抬起,极慢极慢,带着某种特别的韵味,剑尖轻颤间破开前方的某种东西,划过玄奥莫名的轨迹,落在了前方的一方巨石上,尚未触及,又慢悠悠回撤,消失不见,巨石却成粉碎。

    随后,这一幕在温华的眼中重复上演。

    小溪边,温华站立不动,双眼微阖,从眼皮的缝隙中可以发现,双眸中有银白色剑光溢出,璀璨之极。

    戴道晋看了看,对身后的小姑娘招了招手,转身离开。

    贾嘉佳急忙跟上,脑海中却是闪烁着刚才的那一幕,先生刚刚抬手轻轻一划,天地好似琉璃出现了裂缝,一条让她望之心悸的黑色裂缝如丝如线,紧接着前方的巨石便无声化为齑粉。

    直到现在,她心中仍止不住砰砰乱跳。

    两人越走越远,逐渐远离了那个少年。

    良久,贾嘉佳无声跟在后面,终于忍不住道:“先生,刚才那一招?”

    戴道晋脚步不停,笑了笑,道:“那一招怎么了?”

    贾嘉佳抿了抿嘴,轻声道:“如此神技,为何轻易交给了这小子?”

    戴道晋眼中流光转动,笑意莫名,缓缓道:“孩子,记住了,莫要小瞧这世界上任何一人,每个人都有其所在位置,气运所使,都能有所际遇,发挥它的作用。”

    贾嘉佳略默,点了点头,对于这个救了她和母亲的人,她敬若神明。

    戴道晋接着又随意道:“至于你说的刚才那一招,却是我最近新研究出来的一招,效果不错,你若是想学,改天我教你。”

    他这次倒是没说假话,随着时间推移,角脉诸天越发趋于一个天地,时空成型,他虽不能尽得其奥秘,但也能窥得其一点,再结合之前所学的一些科学知识,融于剑法中,倒是不错的一招。

    这一招剑法,尚没有名字,临时遇到了温华,便以此剑法施了一颗种子。

    ……

    小溪边,天色渐黑,温华醒了过来。

    他扭头环顾四周,见到人不见了,有些挠头,但紧接着便抛之脑后,兴奋的随手捡起一根树枝,走到一块小石头前,闭上双眼。

    树枝抬起,模拟着脑海中那一剑的轨迹,还有那种独特的韵味,剑招递出。

    “啪”

    树枝断裂!

    温华有些不甘心,又找了一根坚硬的树枝,同时又找了一块更小更薄的石块前,使出了那一招剑法。

    “啪”

    树枝又断裂!

    如此反复,进行了十余次,都以树枝断裂告终。

    温华脸色苍白,深吸一口气,又一次捡起一根木棍,努力保持头脑的清明,回味着那一招的轨迹和韵味,递出了这一招。

    “砰”

    木棍再次断裂,温华顿时泄气,随手扔了手中木棍,高手梦就此破灭,失望的转身离开,往树林中走去,那里还有一只兔子可以当晚餐。

    而他刚刚离开,地上试剑的石块,嘭的一声轻响变得粉碎。

    ……

    三个月后,太安城。

    贾嘉佳默默跟在后面,身旁有一个面色白净的中年男人。

    贾嘉佳瞥了一眼这人,这人好重的阴气,内藏的阴戾气息,仿佛毒蛇一般,让她很不舒服。

    她的身前,两人并列而行。

    戴道晋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皇宫上房,越发庞大威严的气运天龙,笑道:“神侯治国还是有一套的嘛。”

    旁边,一身便服的朱无视淡笑道:“先生说笑了。”

    走着走着,戴道晋指了指前方,“这是?”

    朱无视看去,原来是一行黑色皮肤的人在那和商户交谈,语言不通,不知是说什么。他扭头看向身后的白净中年男子。

    那男子连忙低声道:“大人,那是西昆仑之西的昆仑黑人。”

    戴道晋皱了皱眉,道:“这些人体宽却肉弛,眉宇间狡猾粗蛮,出现在这离阳盛世中,真是碍眼的紧,神侯,你说是不是?”

    朱无视面色不变,眼底稍有疑惑,不过转瞬散去,扭头对白净男子道:“吩咐下去,三月之内,凡皮肤呈乌黑之色者,全部驱逐,若有不从,格杀勿论。”

    白净男子虽疑惑这黑袍男子什么身份,为何叫陛下为神侯,陛下为何如此听从?

    满腹疑窦却不敢问,听之急忙应是,“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