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食盒

第五百八十四章 皇帝遮掩

    大殿中,诡异的安静下来。

    不少百官眼神怪异的看着出列的这一行人。

    出头的是左都御史郎德寿,不过御史台有风闻奏事之权,向来跟狗一样,逮谁咬谁,便是那位文官之首张巨鹿也曾被其弹劾过。

    郎德寿虽然言辞凌厉,面色却平静异常。

    这个老古板乃是两朝的老臣,虽然看起来不近人情,刚正无私,却是深谙官场的规则,否则也不会新帝上台,这老家伙不降反升。

    值得人琢磨的反倒是后来附议的这些人,大都不属于御史台,各个部门都有。

    但有心人却会发现,这些人都是曾经的八国遗民。

    先皇胸怀天下,对八国遗民中有志有才之士扫榻相迎,这也使得离阳帝国领土突然扩张后,有了足够的治理人才。

    如今,这些年过去,曾经的这些人有不少身居高位。

    就是不知道这些人今日如此齐心,是不是有意而为。

    皇帝轻轻抬眼,帝冠上的冕旒轻轻晃动,威严的声音传出。

    “郎大人,你可知污蔑当朝王爷是何罪过?”

    郎德寿丝毫不惧,老脸严肃,从袖中掏出一份疏奏,道:“据臣所知,这半年来兵部并没有作战计划,可徐贼却擅自起兵,进兵西域,明显无君无父,实该当斩。”

    朱无视轻轻点头,接过韩貂寺拿上来的疏奏,看了看,无非是徐骁这段时间来出兵的事,还有征召大批民夫的事情。

    这些事情,朱无视早就通过锦衣卫得到消息,对此并不意外,当初那人也曾提醒过他。

    但他仍有些不悦,身为一个皇帝,军队是最在意和敏感的,徐骁居然连面子上的事都不做一下,直接撇开了朝廷。

    北凉军真成了他徐骁的私军不成?

    还是说他当真以为自己有了更大的依仗,就可以不再顾忌朝廷?

    朱无视面色不变,眼底却有阴云密布,仿佛有雷霆酝酿。

    想到那人,还有自己灵魂中的光符长枪,朱无视眼中阴翳更深。

    百官见到皇帝看了奏疏沉默不语,皆暗自等待,看皇帝如何打算。

    良久,皇帝才缓缓出声:“郎大人多虑了,徐骁出兵乃是朕暗中授命,并无擅自僭越。”

    此言一出,下首的张巨鹿抬头,碧眼儿闪烁,眼神奇怪的看了眼皇帝,随后又低下头,他为当朝首辅,统揽天下政务,深得皇帝信任,可不知道有这回事。

    皇帝在维护徐骁?

    为何?

    张巨鹿可是知道,面前的这位雄才大略的帝皇,一直想要拔出徐骁这颗不稳定的刺。

    他暗自揣摩,看来有自己不知道的变故。

    郎德寿跪伏在地,大呼:“臣罪该万死。”

    皇帝轻轻摆手,道:“郎大人心系社稷,风闻奏事,何罪之有,起来吧。”

    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

    “退朝。”韩貂寺唱道。

    等着吃瓜的百官面面相觑,这件事虎头蛇尾,让人摸不着头脑。

    ……

    昆仑山脉的山腹中。

    “叮叮……”

    “叮叮……”

    镐头砸击山体发出的声音从大半年前开始后,就几乎彻夜不断。

    此刻,一个瘦高黝黑的汉子,拿着撅头正在挖石头。

    突然,他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

    他急忙稳住身形,扔继续作业起来。

    他的动作引来了监工的兵士的注意,不过仅仅看了两眼,见并无异样,就移开了视线。

    瘦高汉子身旁铲土的一个体格健壮的汉子,见此,隐秘的低声道:“怎么了?”

    瘦高汉子眼中露出恐惧,声音带着颤抖:“又出现了,又出现了。”

    那健壮汉子闻言面色变了变,抢过瘦高汉子手里的撅头,双手高举,猛地挥了下去,只见本应该坚硬如铁的山石,在撅头的作用下,仿佛松散的沙土,轻易的便挖下一大块来。

    昆仑山山体的石头,千万年挤压之下,何等坚硬,此刻却轻而易举的便挖开。

    这个撅头并非神兵利器,只是普通的农具。

    两人是西域一个小国的人,自从被抓来此,每日不停的干活,发现这里有的时候,山体坚硬如常,很是难挖。

    但有的时候,这些坚石却又松软无比,真是咄咄怪事。

    两人自小信奉鬼神,对此不禁疑神疑鬼。

    昆仑山的神秘传说,他们几乎自小便耳熟能详,自己在昆仑山挖洞,自然不可能是山神老爷来帮助自己。

    不是山神老爷,自然是山神老爷的对头……邪魔。

    两人忍着心中恐惧,一遍祈祷山神老爷饶恕,一遍继续担心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

    “啊”一声惨叫,吓了两人一跳。

    两人转头看去,只见就离两人几步远的地方,一个人躺在地上,脑袋上被上方掉落的石块砸的几乎裂开。

    有兵士过来检查,人已经死亡。

    兵士摆了摆手,有人将尸体拖了下去。

    干活的战俘眼神麻木的盯着这一幕,显然早已习惯,他们也知道,没有人会花功夫处理这些尸体,最后都会被垫在脚下的土方中,也就是就地掩埋。

    和前头劳役不同,后面的不远处,一行人身穿灰色短衫,正在忙活着什么,有的正在垒砌着祭坛样式的东西,有的则丁丁当当的敲击着金属物品,将其钉在地上,或者埋在地下,按着某种特定的方位。

    这些人不是抓来的劳役,而是北凉找来的土木师傅。

    空旷的山腹中,人员进进出出,异常热闹。

    这大半年来,昆仑山工事已经完成了四十多里的掘进,当然后续的机关、阵法布置等等,同样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

    戴道晋站在山腹中,这里是昆仑山工事的起点。

    他的面前,一个几乎三丈高的祭坛矗立,祭坛上,一具铜棺静静的躺在上面。

    祭坛周围,有一个巨大的金属环,围绕着祭坛,金属环上或大或小的齿轮、连杆,恍惚间,让他有种看到现代科技产品的错觉。

    戴道晋精神灵神之力缓缓流动,体内道炁转化为《天地阴阳六虚为我自然根本法》的本源真气,调动山脉四方天地的“天地山泽、风雷水火”之力,用来蕴养滋润身前的祭坛和仪器。

    正是由于他调动的“山、泽”之力,四十多里外的作业的劳役们,才会觉得山体中的石块松软如土。

    他也是顺手施为,加快工事的进度。

    戴道晋眼神盯着粗如儿臂的金属环,精神力御使,天地间的能量顿时为其所用,运转如无形气兵。

    无声无息间,金属环上有细密的花纹浮现,如蝌蚪、鸟迹古文。

    十几个呼吸后,几乎遍布整个金属环和各式金属器件。

    有属神霄派,出自《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紫书大法》的“追魂摄魄降灵符”,可追摄亡灵魂魄。

    有“百神朝身,三界司迎,魔王禀命,五帝侍轩”的大浮黎土之图。

    有“九老神印”。

    有“役万灵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