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空想之龙

第七百一十三章 日向镜在挑战我们宗家的权威(求月票!)

    几位聚在一起分家成员循声望去,只见站在不远处大声呵斥的,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在族会上被日向镜羞辱过的宗家长老。

    “糟糕!”

    瞬时,在场的几位分家成员在心底暗暗叫苦。

    若在以前,他们是不敢在公共场合这么议论宗家的,可最近日向镜做的几件事情,实在是一件比一件奇幻,让分家成员们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所以不自觉的就谈论了起来。

    脸色铁青的宗家长老用恶狠狠的目光,一一扫过了面前的四位分家成员,继续呵斥道:“你们这群蠢货胆敢非议宗家,这是什么罪过,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几位宗家成员连忙低头认错:“很抱歉,是我们失言了!”

    啪啪啪

    宗家长老却并没有因为几人的低头认错而消气,反而上前分别扇了四人一记耳光,用力之猛,脆响声从街头一直响彻到了街尾。

    之前村子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三只巨型通灵兽的大乱斗,对日向一族来说本来也不算什么坏事,毕竟混战的中一方,就是日向一族的族人,那场看似由孩子们引起的荒唐大乱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彰显了日向一族的实力。

    可回过味来的宗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在他们看来,日向镜明明有如此强悍的通灵兽,却不事先知会宗家,而且在通灵兽的传承上,也没有优先选择宗家的继承人雏田,而是选择了同为分家的宁次,这种事就算谈不上忤逆,但也至少算得上对宗家的不敬了。

    宗家长老本就对日向镜不满,如今又出了这种事,心中自然是一肚子火。

    狠狠挨了一巴掌的四位分家成员中,三人都低头服软了,唯有坐在轮椅上的日向青木,脸色阴晴变幻不定。

    注意到日向青木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恭顺,宗家长老刚消了一些的火气顿时又窜了上来,喝骂道:“怎么,你这个罪人还不服气吗?”

    日向青木深吸了口气,收敛了情绪,然后如其他人一样低下头:“很抱歉!”

    “哼!”冷哼了一声后,宗家长老接着骂道:“当初没有把你跟你那个该死的弟弟日向青叶一起处死,已经是我们宗家对你格外开恩了,没想到你这个无耻之徒不仅不懂得感恩,反而还在背后诋毁我们宗家,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放过你这个废物!”

    本已低下头的日向青木猛地抬头,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要在我面前提青叶!”

    见日向青木突然抬头,宗家长老怔了一下,旋即喝道:“大胆,你这是对当初的判决不满吗?难道你还怀恨在心?”

    日向青木眼中杀意流转:“不要在我面前提青叶!”

    “禁!”

    察觉到了日向青木眼中的那一抹杀意后,宗家长老顿时暴怒,立刻结印,发动了‘笼中鸟咒印’。

    啊啊啊

    随着‘笼中鸟咒印’的发动,坐在轮椅上的日向青木顿时摔下了轮椅,整个人在地上痛苦哀嚎,翻滚了起来。

    日向青木的哀嚎几乎响彻了整个日向族地,不一会儿,四周就围满了日向分家的成员。

    听到动静的日差也赶了过来,见到这一幕后,他连忙对宗家长老说道:“长老大人,您放过他吧,他已经残废了,禁不起咒印的摧残!”

    “哼!”

    回应日差的,只有宗家长老的一声冷哼。

    日差只得对地上哀嚎的日向青木劝道:“青木,不要死撑了,快认错求饶呀!”

    日向青木似乎没有听到日差的劝说,虽然在地上翻滚着,哀嚎着,但就是不肯求饶。

    宗家长老这时变了脸色,恶狠狠的说道:“废物,你以为你是日向镜吗,找死!”

    日向镜是忍校校长,三代火影的嫡系,所以忤逆了宗家,宗家一时拿他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但区区一个分家的残废,也敢挑战宗家的权威,这就令宗家长老火冒三丈了!

    然而日向青木似乎铁了心的不肯求饶,不论宗家长老如何的催动‘笼中鸟咒印’,他嘴里都不肯服一句软。

    宗家长老见状眯起了双眼,心中动了杀意。

    察觉到了这一点的日差连忙说道:“长老大人,他脑子已经糊涂了,而且是个残废,您就别跟他这种废人一般见识了!”

    想到对方只是个残废,哪怕真对宗家心怀不满,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所以宗家长老心头的杀意稍退。

    紧接着,宗家长老又发现聚拢过来的分家成员越来越多,大家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阴沉,于是大声宣布道:“日向青木忤逆犯上,监禁三年!”

    日差松了口气,连忙吩咐人将日向青木送去了族地的监牢。

    宗家长老怒气不减,直接在宗家大宅里找到了家主日足,说道:“日足,我们不能再这样任由日向镜肆意妄为了!”

    日足皱起了眉头,没有吭声。

    这个话题,宗家内部已经讨论过好几次了,他听都已经听烦了。

    宗家长老说道:“日足,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日向镜在挑战我们宗家的权威!”

    日足摇了摇头:“我了解镜,他不会这么做的。”

    “这与他有意无意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论他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所做的都正动摇着我们宗家的权威!”顿了顿,宗家长老说道:“就在刚刚,连分家的那个残废,都敢对我显露杀意了,快醒悟吧,日足!”

    日足脸色一沉:“日向青木?”

    “不是他还能是谁!”一想起刚才的一幕,宗家长老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觉得是谁给了那个残废挑战我们宗家的勇气?”

    日足沉吟了起来,这个消息的确令他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中,日向青木被释放后,一直少言寡语,什么事务都不插手,几乎像个透明人一样,只是最近一两年才稍稍恢复了一些活力,开始跟族人们正常的交往了。

    他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竟敢对宗家长老释放杀意!

    宗家长老接着说道:“还有那只忍猪的事情,日向镜故意隐瞒,绝对是心怀不轨,我们必须有所防备才行!”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