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维斯特帕列

第586章 变戏法(700月票加更)

    扮演朱开山和扮演独立团团长李云龙的是一个人,可惜朱开山手下可没有独立团,也没有意大利炮,只能想法子将金子偷偷运出去。

    “嚯,几年不见,你还长本事了?”朱开山瞪着眼睛看着沈隆,沈隆一点儿也不虚,和他对视,朱开山这才确定眼前这位和他记忆中的那个孩子已经大不一样了。

    “好啊,看来这闯关东的路能磨练出人来,你如今瞧着也算个爷们了;对了,听说鲜儿也跟你过来了?都好着吧?家里也好着吧?”朱开山问道,“来,给我说道说道,你这一路上到底咋过来的?”

    “嗯,鲜儿也跟着过来了,家里也都好,娘说了,让我早点早你回去好和鲜儿成亲。”沈隆害怕朱开山不舍得离开,所以把自己和鲜儿的婚礼搬出来当借口了。

    “过来就好,过来就好,这回咱是对不住老谭家啊,等回去之后,就让人稍一份厚厚的聘礼回去给你老泰山补上。”听说大家伙儿都挺好,朱开山欣慰地说道。

    接着沈隆说起了这一路上的经历,大部分时间说得都是实话,唯独一个人干掉陈五爷十来个人那儿敷衍了过去,这战斗力有点太夸张。

    “嗯,像我老朱家的爷们,够仁义。”这番话听得朱开山喜笑颜开,尤其是救治老鹞子和帮着山场子改进伐木技术的时候,比听他结果了陈五爷还高兴,用力拍着沈隆的肩膀说道,“你既然本事都涨到这个地步,我就放心多了;等我找到出去的办法,给贺老四报完仇,咱们就带着金子回放牛沟给你成亲。”

    别介,办完某事就回老家结婚这话也是能乱说的?说这话的人可没啥好下场,沈隆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系列名字。

    “那行,俺也帮忙盯着点,咱们争取早点回去。”原著里朱开山可是在老金沟待了一年时间,实在是有点久,能早些回去当然好了,“俺在路上和个变戏法的学了点儿手艺,藏东西啥的还有些门道,要不给您试试看?”

    “哦?啥门道?”朱开山已经找到杀死贺老四的仇人了,就是今天和土匪搭话的工头金大拿,想解决他不难,但是如何把金子带出去可就难了,金工里可是想尽了办法。

    别说户部库工菊花藏金的老把戏,就连身上划拉个伤口藏金子,用猪大肠包着金子吞进肚子里的办法他们都想过,可都不管用,朱开山甚至琢磨起用死人吞金运出去的办法来,可土匪还有清兵似乎在金工里埋有通消息的,没搞清楚之前朱开山还下不了这个决心,再说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您看这块石头。”沈隆总不能说自己有随身空间吧?他捡起块石头,手一握一张,石头就不见了,“现在俺就装成要辞工不干的人,您来在俺身上搜这块石头,看能不能搜到?”

    “呦呵,架势倒挺足的。”朱开山乐了,几年不见,这孩子的门道倒是越来越多了,于是上前搜索起来,沈隆借着伸平双手的机会在他肩膀上一抹,旋即定定地站在那里等他搜,朱开山搜了半天也没找到,不禁有些疑惑,“石头到底藏哪儿了?”

    “其实就在您身上呢!”沈隆在朱开山厚衣领下面一模,石头又出现在他手中,“这不过是障眼法罢了,俺引开您的注意力,趁您不备把石头藏在您身上了,您在我身上找,那哪能找得到啊?”这是魔术中惯用的手段。

    不过沈隆并不是直接仿照了魔术中的做法,大部分还是利用了随身空间的能力,这么说只是为了说服朱开山而已。

    “有两下子啊!你这办法好,搜身都是搜别人,那能想到人家把金子藏在搜身人自己身上了呢!”朱开山拍着大腿称赞道,“不过暂时还是得小心些,到时候搜身的或许不止一个人,等搜身完了你想取回来也不容易。”

    “没事儿,到时候您帮忙在旁边咋呼下,我就能乘着这机会藏好或者取回来。”到时候金子肯定藏在随身空间啊,能搜出来才怪了。

    “来,再试试看!刚我没注意,这回肯定能看出你的手法。”朱开山又试了两遍,可就算是他这样的老江湖,也没有丝毫发现,心下想着既然自己都发现不了,那些土匪和清兵可就更没指望了。

    “好,咱们再留一个月,多弄点金子,回去置办上五垧地,以后咱们老朱家就有好日子过了!”朱开山终于看到了出去的希望。

    垧是旧时候的土地面积单位,大小各地不等,在西北一垧地差不多三五亩,在东北这边可就要大多了,差不多合十五亩,五垧地就是六十亩,四万多平米,都够开发一个小区了,这可是不小的财富。

    也就是东北这块儿还没完全开发的新土地了,放到关内,想一口气买下六十亩地,那可不容易。

    “那行,以后俺每天晚上都来这儿喝酒。”约定好以后碰面的方式,沈隆就和朱开山分开回房歇息去了。

    他房子里的金工也在琢磨如何运金子出去的事儿,这也不怪这些工人,实在是工头太狠了,任这些人拼死拼活的干,不管挖出多少金子,都不会给一文钱的工钱,逼得这些金工不得不铤而走险。

    在老金沟干了几天,沈隆对如何淘金也摸到了一些门道,到了晚上大家伙儿都回去歇息去了,他去酒馆喝上两碗,然后就偷偷摸出去和朱开山一起采金子。

    可惜朱开山的本事还差点,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多少金子,距离购买五垧地的钱还差得远,“哎,要是你贺老叔还在就好了,这老金沟的金脉全在他心里记着呢。”朱开山忍不住叹了口气,要是照这样下去,说不定传文的婚期就要推迟了。

    找金子,这事儿说起来也不难,这儿都是浅层金矿,能知晓金矿矿脉走向的可不只是贺老四一个人,我也能打听到些东西……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