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维斯特帕列

第2105章 浩南,想不想当老大(2900月票加更)

    沈隆刚在车上看到了两个人正是陈浩南和山鸡,只不过现在时间还早,浩南哥还没当上铜锣湾的扛把子呢,看他们的样子,估计才刚刚到大佬B的手下,只能干一些最底层小混混干的活儿,比如在街上向小摊贩收保护费什么的。

    按照《古惑仔》的时间线,陈浩南是1968年出生的,老家在澳门,年少时原是学校好学生;后来因一直被靓坤欺负以及母亲病危,为了筹集手术费而受到大飞的资助;被引荐跟随大佬B,从此开始混社团。

    现在是1985年,算算时间的话,倒也对得上,那么就他们两个好了,这两个家伙在混社团方面还是很有天分的,再加上自己的帮助,相信很快就能发达了。

    看到山鸡似乎生气了,沈隆突然鼓起掌来,“哇,不得了啊不得了,你们俩面相异乎寻常,骨骼清奇,现如今犹如潜龙在渊,只要时机一到便可龙飞九天,无人能敌,将来就算是一统香江社团也并非不可能啊!”

    “你还会看面相?”陈浩南和山鸡现在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而已,正是爱做梦的年龄,混了社团的人谁又不想当老大?马上就被沈隆给绕晕了。

    “当然会,我医卜星象、风水堪舆无一不知无一不精,没想到今天来路边摊吃河粉就能遇到两位草莽英雄;来来来,相见既是缘分,不如我们换个地方慢慢聊,我请你们去吃法国大餐,咱们边吃边聊!”只要你们肯听话,将来当老大绝对不是问题。

    沈隆丢下一百港币,起身就走,山鸡看了看陈浩南,“浩南,要不要跟他过去啊?”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去,怎么不去,免费的法国大餐不吃白不吃!”陈浩南想起了自己被靓坤欺负的日子,和母亲病重后的窘境,野心勃然而生,大步跟了上去,山鸡也赶紧跟上,虽然看起来沈隆走的不紧不慢,但陈浩南和山鸡却很难跟上。

    他们先是快步走,然后干脆甩开胳膊跑才没有跟丢,等到了法国餐厅门口的时候,这两个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沈隆却好像没事人一样,他们俩越发觉得心惊,这莫非就是武侠中说得江湖异人?

    “年纪轻轻,身体就这么差,还怎么当老大?想上位必须能打才行!”沈隆摇摇头,带着他们进入餐厅,直接开出一张支票,把整间餐厅全都包下,顶级的牛排、胳膊粗的龙虾、巴掌大的鲍鱼,各种珍馐美味一道道送上来,看得陈浩南和山鸡都傻眼了。

    “看什么?吃啊?”沈隆悠哉悠哉的端着一杯红酒,看着他们俩,得到了沈隆的命令,这两个穷小子才狼吞虎咽起来,旁边伺候的侍应生看得他们这幅吃相,不仅皱了皱眉,可想到沈隆刚才给的支票,就什么也没说,反倒殷勤地帮他们切牛排、开红酒。

    吃饱喝足,陈浩南终于想起正事了,“大……大师,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俩真有当老大的面相?”

    沈隆摆了摆手让侍应生退下,楼上只剩下他们三个,这才说道,“哪还有假?要不然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价钱请你们吃饭?街上那么多古惑仔,我怎么不请他们吃?要知道,这一顿饭起码顶你们几年的辛苦。”

    其实陈浩南和山鸡吃的那些龙虾鲍鱼根本不算什么,大头都在沈隆喝得红酒这儿来着,这酒一点儿也不比他珍藏的八二年拉菲差。

    “那,大师,能不能指点下我们,怎么样才能当上老大?”想起刚才沈隆在街上神异的表现,再看看周围奢华的环境,陈浩南已经信了七八分。

    “相当老大其实很简单,能打、有人撑你、能赚到钱就够了!你们觉得自己能做到几样?”沈隆笑着问他们。

    “我们俩还算能打吧?大佬B也挺照顾我们的,至于钱的话…….我们也在想办法努力为社团赚钱啊。”陈浩南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了,凭他现在的本事想做老大几乎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你们能打?打得过太子么?”沈隆哈哈大笑,太子是洪兴最能打的人之一,前两年“洪安社”黑仔明暗杀蒋天生却被洪兴太子打至残废,这都是《古惑仔》漫画里写过的,沈隆在研究资料的时候看过几眼。

    “走吧,既然吃饱了就该活动活动,你们只要能打到我,洪兴太子又算得了什么呢?”沈隆起身离开,陈浩南和山鸡再次跟了上去。

    这次他们更是拼了命的跑,才追上闲庭信步一般的沈隆,从铜锣湾走到摩星岭,沈隆才停了下来,沈隆才停了下来,这时候,一口气跑了十来公里的陈浩南和山鸡已经累趴下,跪在地上一个劲干呕,刚吃的龙虾差点都要吐出来了。

    而沈隆就好像吃完饭下楼溜达了百十米一样,额头连汗都不见一滴,他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你们先休息一会,等好了再叫我。”说完闭上眼睛开始打坐。

    过了半个小时,陈浩南和山鸡终于休息地差不多了,小心翼翼上前叫醒沈隆,沈隆睁开眼睛起身走到他们面前,“我就站在这里不动,给你们三分钟时间,看你们能不能打到我。”

    说完沈隆随意站在那里,陈浩南和山鸡对望一眼,一前一后同时向沈隆袭来,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怕伤着沈隆,故意保留了几分力道,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不管他们以多快的速度、多刁钻的角度出拳,压根就挨不到沈隆,这下只能使出浑身解数。

    三分钟过后,他们依旧没有挨着沈隆的衣角,要么攻击到一半就被沈隆打断,要么被沈隆轻松躲开,反倒把自己的累得气喘吁吁,又坚持了五分钟,他俩终于放弃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愣愣看着沈隆。

    沈隆笑眯眯走过去,一拳把自己刚才坐的那块石头打得粉碎,回头看向他俩,“怎么样,想不想学?”

    陈浩南和山鸡一翻身跪在了沈隆面前,“师父,教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