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离天大圣 神秘男人

097 终战(一)

    房屋之中,孙恒盘膝端坐,正自默默体察着自己的修为进境。

    当日,仙盟御风舟的三合神雷未能破掉阵法,却也给了他一个机会。

    一刀自虚弱的阵法核心而发,破空而至,斩碎阵法石柱,也把凉国的六皇子惊走。

    至于留在山头的其他凉国高手,自非仙盟一行人的对手,片刻间就被斩杀殆尽!

    而身躯被乙木生机侵蚀,天刀又有一股浩瀚之能传来,孙恒破阵之后就急急寻借口闭了关。

    时至今日,他才摆脱了乙木生机的纠缠,并彻底炼化了天刀的能量。

    “果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啊!”

    睁开双眼,孙恒朝身侧静静平躺的天刀望了一眼,不仅发出一声感叹。

    借助天刀的神秘能力,只是斩杀了凉国八皇子苏庸,就让他在太阴炼体诀的进境上节省了几十甚至上百年的功夫!

    原本,他的体质就极其强悍,堪比太阴炼体诀筑基中期的境界。

    而此时,却已逼近筑基后期!

    真气之浩瀚,更是如汪洋大海,恐怖之力内蕴其中。

    以孙恒真身的庞大体格和爆发之能,如今,怕是能碾压当世任意一位修法之人。

    如若当日那苏绝未能逃走,那么……

    只是念头一转,他就已心跳加速,呼吸也略显急促起来。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脚步声,随后一个恭恭敬敬的声音响起:“前辈,大凉的都城到了!”

    …………

    脚踏千丈虚空,一身长衫孙恒迎风虚立,朝着远处的城池眺望。

    凉国国境多山,极少有平坦之地,即使是都城,也是立在一处略显平缓的山势之上。

    山势最高点,就是妖狐苏家的皇宫。

    皇宫华美,造型异于大雍,充满了一种异域风情,缤纷多彩、美轮美奂。

    只不过,在某些人眼中,却是显的有些艳俗!

    随着地势的降低,宫殿周围渐渐化为砖瓦屋舍,最终,在城墙附近成了成片成片的茅草屋。

    凉国等级划分严格,皇族苏家高高在上,百姓俱是他们的家仆。

    举国之力,只为供养那一窝妖狐!

    至于国民的生存状况如何,苏家人似乎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相对来说,大雍阶层同样划分严格,但对于平民来说,终究还有些许的上升渠道。

    不拘是习文还是练武,虽然机会渺茫,但总是还有一些希望。

    在这都城后方,有一高约两千丈大山,此山名曰天顶山,山顶有天湖,虽处于寒风凛冽之中,依旧终年不化。

    据说,那是妖狐一家人洗漱之地,除他们之外,外人一律禁止靠近。

    一旦发现,绝无活命的可能!

    当然,此时的苏家人,早已顾不得那么多了。

    在孙恒下方,大雍朝廷的百万大军已经集结,冲霄杀气激荡的虚空动荡不休。

    即使是千丈高空之上,被这杀气一激,也是罡风肆虐,只有寥寥数人可以立于此地。

    军队的后方,几十驾御风舟静静悬浮,一座沉重的剑山者矗立其间。

    成千上万的修法之人,脚踏各色法器,虚浮周围。

    他们如同一个个小点,虽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其中却无一弱者!

    凉国那边的气势也丝毫不弱。

    无数煞身高手聚拢在城墙之上,冲天煞气汇聚成一片灰雾,把都城团团围住。

    更有一头头异兽,被人牵出。

    身长十余丈的鳄龙趴伏在地,此起彼伏的咆哮声,响彻天际。

    千百头凶禽煽动着羽翼,绕城徘徊,所过之处当即带出狂飙飓风。

    数丈长猛虎、体格堪比大象的狮子,密密麻麻不可计数的凶狼,遍及整个都城!

    这些猛兽凶禽,悍不畏死,数量之多,更是堪称恐怖。

    身在高空之中的孙恒只是打眼一扫,就已生出头皮发麻之感。

    “孙大哥!”

    朱子瑜的轻柔之声传来,只见她脚踏一头金蜈,迎着罡风来到孙恒身侧:“数日不见,孙大哥修为竟是……又有进境,真是可喜可贺!”

    望着孙恒,朱子瑜的眼神透着股复杂。

    她乃是玄阴之体,修法资质可谓是千年难得一见,年纪轻轻就已进阶道基。

    甚至只要时间足够,定能步入道基中期,成为此界最顶尖的存在。

    但与孙恒相比,却又差了太多!

    怕是很多人都很好奇,孙恒的修为进境,为何会那么快?

    快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如若是道基之下也就罢了,毕竟修为弱,有的是丹药可供增加修为、突破境界。

    但孙恒实力的飞速增长,偏偏不是在他修为弱小之时,而是在他进阶武道宗师之后!

    不过区区年余功夫,他就从初入武道宗师,成为堪比当年那位天刀门门主蒋离的存在!

    就如现在,在朱子瑜眼中,孙恒不过是闭关数日,再出现实力竟是又强了一截。

    “略有所得而已。”

    孙恒语气平淡,转首看向对方身下的金蜈,道:“这金蜈,莫不是当年朱姑娘从我手中夺取的那一头?”

    “是吗?”

    朱子瑜一拢长发,道:“我怎么记得,当场是孙大哥答应送给我的?”

    “真的是它!”

    是抢是送,对孙恒来说意义不大,但这头金蜈在短短数年就有如此变化,倒是让他十分惊疑。

    “前朝武道兴盛之时,有一个名叫驭兽斋的地方,当初名声极其响亮。”

    朱子瑜开口:“后来驭兽斋破败,他们的独门功夫就落在了我们阴罗宗手里。”

    她素手朝下一点,继续道:“驭兽斋有一种丹药,兽类如果长期吞服,可有一定几率激发潜藏在体内深处的血脉,突破本体原有的极限。”

    “这头金蜈,就有一丝紫金天蜈的血脉,现今只不过是激发了出来而已。”

    “原来如此!”

    孙恒点头,看来当初朱子瑜就是看出这两头金蜈血脉不凡,才会从他手中要走。

    前朝虽然被仙盟祖师轻易覆灭,却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甚至某些东西都来历神秘,难寻跟脚。

    就如天尸宗。

    还有这驭兽斋,想来也是。

    不过,可以激发兽类血脉的丹药……

    他眼眸微眯,若有所思。

    “对了。”

    眼见孙恒双目炯炯的盯着紫金天蜈,朱子瑜当即驾驭它往一旁移了移,转而开口:“我身边有一位孙大哥的故人,你应该会想见一见的。”

    “故人?”

    孙恒转首,随着朱子瑜手指的方向看去,待看清那人模样之后,不禁面露笑意。

    “石玉婵!”

    …………

    “孙大哥。”

    石玉婵一身白衣,相貌比当初成熟不少,身材也越发的婀娜有致。

    先天中期的修为,对孙恒来说自是不算什么,但其实已经十分不凡。

    “这些年,你过的怎样?”

    孙恒审视着故人,最后把目光放在她额头的莲花纹路之上:“在魔门,可曾受了什么委屈。”

    “有劳孙大哥挂念。”

    面对孙恒,石玉婵亲近中带着股拘谨,笑意似乎也显得有些勉强。

    她手挽一个花篮,腰系一个葫芦,小声开口:“其实还好,尤其是最近这些年,因孙大哥之故,朱前辈把我留在她身边,多有照顾。”

    孙恒朝后看了一眼,道:“朱子瑜?”

    “嗯。”

    石玉婵点头,面上终于露出一抹真诚的笑意:“朱前辈说,待此事过后,会给我解除魔种,还我自由。”

    “这不错。”

    孙恒展颜一笑:“既如此,我就先恭喜你了。对了,此事过后,不如随我一起走吧。”

    “这……”

    石玉婵身躯一僵,面色略有迟疑。

    “舍不得某个人?”

    孙恒看着她一笑,道:“无妨,可以一起来,到时候离开了魔门,你们想去哪里都可以。”

    “多谢孙大哥!”

    石玉婵连忙道谢,又解释道:“是门中的一个妹妹,她是我的近亲,这些年我们关系极好,我担心我走之后她一个人难以适应。”

    孙恒点头:“有情有义,玉蝉你的性格还是没变,这样,极好!”

    “……”

    石玉婵抿嘴一笑,言谈之间,两人的关系也默默拉近了一些,冲淡了陌生。

    “你这花篮里是什么?”

    孙恒随意的朝她手腕上的花篮一指。

    “是血灵草的种子。”

    石玉婵从花篮里捻出一粒黄豆大小的褐色种子,往地上一抛,随后再打开腰间的葫芦,往那种子上滴了一滴血红的液体。

    随即,就见那种子就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根发芽,片刻间竟已长成了一株小草。

    小草青嫩,但叶片边缘却有锋利毛刺,孙恒毫不怀疑,这种毛刺可以轻易划破他人的肌肤。

    这种草,他见过,这附近到处都是!

    转首,他双眼微眯,又是忍不住看了石玉婵腰间的葫芦一眼。

    那葫芦里的血红液体不是他物,竟全都是新鲜的血液!

    “血灵草和普通的青草相差不大,但以血为生,还有通灵之性,可供宗内的修法之人驱使。”

    石玉婵合上葫芦嘴,介绍道:“这种草是宗门后天孕育的灵植,虽功效不大,但长久服食,也能强化肉身。”

    “当然,也有不小的副作用,那就是有很强的瘾性。”

    “这附近……”

    孙恒抬头,眺望四方延绵不知多远的草地,面色越来越阴沉:“不会是都是这种草吧?”

    “应有三四成左右。”

    石玉婵毫不隐瞒,道:“大凉都城里也有很多,宗门前辈可以用它们来发动阵法。”

    她朝着身后的开阔地带一指,道:“本来,这些年宗门是盼着大凉和大雍在此开战,然后以阵法坐收渔翁之利。却不想这些年来,两国一直克制。”

    “到了现在,我们竟还和大雍联手,用这阵法破掉大凉都城的防御。”

    孙恒眉头微皱,看着那遥远之处,生于山林之间的血灵草,陷入沉思。

    这等手笔,怕需要数百年之功!

    在数百年前,魔门就计划着在这里引发一次大战?

    这边厢,石玉婵朝远处大凉的都城一指,道:“孙大哥,看,我们的人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