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离天大圣 神秘男人

09 夺宝

    “阿弥陀佛!”

    眼见李邪动手,同行的平月禅师虽然心中有些无奈,却也只能应激而动。

    他口诵佛号,虚空中当即有十八尊金身罗汉浮现,并把两人团团围住。

    “轰……”

    四方而来的攻势挤压虚空、困锁时间,让两人躲无可躲只能硬抗。

    而仙台大阵之威,自是极为强悍。

    平月禅师的罗汉金身阵只坚持了几个呼吸,就当场崩裂开来。

    不过有这短短的片刻,足够他们解决危机。

    “唰!”

    李邪的剑光撕裂天地,在大阵上轻轻一划,一个巨大的裂口就已浮现。

    虽仙台大阵疯狂运转,却也不能抹去这道剑痕,好似大阵本就有缺一般。

    逆果为因,仙人手段。

    那裂口狰狞可怖,斩断了阵法运转,也让天际两人乘隙而入,晃身遁至内里。

    “杀!”

    吴虹怒吼,屈指一点,仙器五行仙剑已经铮然浮现,直斩两人。

    五柄仙剑以五行划分,彼此相生相克,剑诀一起,就已笼罩一方。

    肃然杀机,更是直接让万里之内的所有生灵生机凋零。

    “找死!”

    李邪眉头一皱,举步上前,再次挥臂一斩。

    “嚓……”

    一剑中分!

    一声脆响,五柄仙剑同时从中断裂,吴虹的身躯也被斩成两半。

    元神、生机,尽数被其斩灭!

    “叮当……”

    “啪!”

    断裂的仙剑、跌倒的尸身,让场中众人心头一跳,面色也不禁露出凄然之意。

    不过待目光扫过李邪掌中的长剑,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不敢多发一言。

    人皇定世剑!

    此剑定万法、灭仙神,尤其克制人族修士。

    仙台大阵乃是魏八公耗费心血所创,可抗天仙,但在这柄剑下却是一击而溃。

    大阵被毁,身怀仙器的宗主更是不堪一击,他们这些人又能如何?

    “倒算老实!”

    扫眼众人,李邪冷冷一笑,随即扫视众人问道:“魏道友他们在哪里?”

    “……”

    场中一静。

    虽然畏惧李邪威势,但让他们背叛自家老祖,显然也非易事。

    “嗯?”

    李邪眼神一沉,就要再有动作。

    “道兄且慢。”

    平月禅师上前一步,缓声道:“想来他们也是有所顾忌,且容小僧问上一问。”

    他语声舒缓,自带一股平复人心的力量,也让场中紧张的气氛略微松缓。

    “诸位。”

    安抚下李邪,平月禅师才看向众人:“诸位无需担忧,我等只求一见,绝无恶意。”

    他双手合十,一脸的诚恳:“我相信魏道友绝非真的是避而不见,不过事已至此,总要说个明白才是。”

    “贵宗宗主刚才贸然出手,极有可能中了他人的暗算,我等却不能中了那背后之人的计。”

    “这……”

    场中众人彼此对视,也想到刚才吴虹的异样。

    顿了顿,其中一人站了出来:“两位前辈,老祖正在闭关,确实不方便见客。”

    “原来如此!”

    平月禅师点头:“不过事有轻重缓急,现今就算不见,也应通禀一声吧?”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毁了仙台宗的阵法,还杀了现任的宗主。

    “这……,好吧!”

    那人眼神闪动,最终颓然点头,伸手朝后一引:“两位请随我来。”

    “有劳!”

    平月禅师淡然一笑,举步与李邪一起,朝着仙台宗核心之地行去。

    不多时,三人已经靠近一处大门紧锁的宫殿之前。

    宫殿其实非是真实的存在,乃是一个禁制,以作隔绝内外之用,是阵法演化出来的一种形象。

    “两位前辈,老祖和几位前辈都在里面,不过怕是不方便出来。”

    “无妨!”

    平月禅师双手合十,朝大殿一礼,朗声开口:“魏道友,诸位仙道,小僧平月前来拜见。”

    “平月禅师。”

    大殿内沉默片刻,终究有声音传来:“今时不巧,魏某不能见客,还望海涵。”

    作为仙台宗的老祖,更是仙台大阵的掌控人,外面发生的事魏八公自然知晓。

    不过……

    此时他确实不方便出关。

    况且,就算出关又能如何?难不成真的要和天庭的人做上一场。

    也只能当吃了哑巴亏罢了!

    “岂敢,岂敢!”

    平月禅师闻言轻笑:“既然道友不便出来,不知能否让善法师兄出来一见。”

    “久闻善法师兄精通佛经奥义,寒月寺更有佛祖手书兰柯经一卷,平月一直想要拜访一观,今日既然遇到,自是万万不能错过。”

    “贫僧也久闻平月师弟佛法高深,一直有心拜访。”

    善法的声音从大殿内部传来,语声中带着遗憾:“可惜,今日确实不方便。”

    “哦!”

    这一次,就连平月禅师也起了好奇心。

    魏八公的宗门阵法被毁、宗主被杀,善法知道自己来,竟然都不愿意出来。

    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如此?

    “既然不出来,那就算了!”

    从一开始就一直强势的李邪,此时却突然话头一软,抖手甩出几张请帖。

    “半年后,弥罗尊者欲办佛宴,这是给诸位的请帖,还请收下。”

    请帖笔直飞去,直撞那宫殿大门。

    不过还未靠近,阵法就自动受激,把请帖挡在外面。

    “鸿羽。”

    魏八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们不便出来,你先把请帖收下。”

    “是!”

    那引路之人躬身应是,起身就要收束请帖。

    “诸位,这是何意?”

    却不想,李邪却是声音一沉:“这般不给面子,人见不到,就连收个请帖都不成?难不成诸位真的不喜我方天庭来人?”

    “不敢!”

    魏八公急道:“我等……委实不便现身。”

    “是吗?”

    李邪冷笑,随即一抹剑光已经笔直斩下。

    “我倒要看看,你们在搞什么鬼!”

    “咔嚓……”

    人皇定世剑在他手中早已重现曾经的威能,剑下,无物不灭。

    虽此地阵法疯狂运转,但大殿还是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

    而内里那满含大道意蕴的氤氲之气,也随之扩张开来,只是神念略微感知,无穷大道好似就在心中显露,道行也因此大增。

    “这是……”

    平月禅师双眼闪动,猛然直视殿中盘膝端坐的辛如玉。

    “混元金丹!”

    “这等异象,难不成是传闻中的一品混元金丹?”

    李邪也是眼神一挑,念头急转。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意味。

    一枚一品混元金丹,几乎就相当于一位天仙,而一位天仙,对现今两个天庭的局势至关重要!

    不管如何,这东西都不能落在外人的手中!

    “铮!”

    李邪眼神一凝,人皇定世剑已经铮然跃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