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离天大圣 神秘男人

13 弥罗尊者

    静滞的时空并不能让孙恒的动作定格。

    体内雷音一颤,就已打破了那不知从何而发的掣肘,三界斩妖刀继续落下。

    以他现今的能力,别说是隔着一层薄薄的佛光,就是相隔一方世界,他要斩,也无不中之理。

    但眼前这佛光却极为玄妙。

    佛光所罩之地,不在此界、不在他方,不在现世,也不再过去未来。

    好似超脱一切,处于某种不可明之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李邪不可触碰,自也无物可伤!

    “嗯?”

    孙恒眼眸一挑,手上的动作却未迟缓。

    只不过掌中刀光之上,突然奔涌出浩瀚星光,朝着前方虚空填充过去。

    他不知来人施展了什么手段,但若想就此把人带着,却是妄想!

    来人手段高明,可不拘于物,神妙难测。

    但不明其理,不意味就不能破掉。

    李邪现今的情况,无外乎是依靠某种法门,实现从真实世界脱离的状态。

    这种法门再是神妙,也需耗费一定的法力、神念,才可做到。

    放在正常的情况下,想来耗力不会太多。

    但若他身处的环境不同,法力消耗难以维持,自然会被逼出来。

    就如此即!

    孙恒长刀所指,不大的虚空中遍布星辰,无穷无尽的重量压来,时空当即扭曲。

    那佛光,也泛起波澜。

    “阿弥陀佛!”

    佛号再次响起,远处虚空一晃,一位身着斑斓袈裟,面目慈和的僧人从中迈步而出。

    “道友,还请住手。”

    僧人不只是口中说说就算了,同时还大手一翻,成遮天蔽日之势,朝孙恒推来。

    两人之间相隔足有百万里,但他举手之际,那浩瀚之力就已冲至近前。

    时空间隔,好似对来人毫无意义一般!

    而来袭的力道之浩瀚,也让孙恒不禁面色一肃,三界斩妖刀顺势而变。

    “轰……”

    茫茫星空之中,突有一团巨大的虚空波动诞生。

    那呈四面八方扩张的涟漪,于刹那间席卷亿万万里之远,波及不知多少世界。

    就连天际星辰,也为之晃动,并因此发生位移。

    而据此最近得到大荒界,更是升腾起无数灵光,各自护佑一方。

    大荒界虽是修行鼎盛之处,高人众多,但一场波及亿万众生的劫难,总是免不了的。

    天仙之威,就是如此的恐怖!

    两人一击过后,僧人也顺手一招,把李邪挪移到自己的身后。

    “原来是弥罗尊者。”

    诸天万界虽然辽阔无边,但天仙却是有数,更何况孙恒得了平月禅师的记忆,自是认的来人。

    当下心头不禁一沉。

    虽然两人不过初初交手,对方的难缠已经可窥一斑。

    那隔绝一切的佛光,力比般若山压来的无匹掌势,都极其惊人。

    “阿弥陀佛。”

    弥罗尊者乃是一位身材干瘦、面容满布皱纹的老者,闻言双手合十一礼。

    “正是弥罗,道友当是昊天转世之师、剑门星河一脉的孙脉主吧!”

    “尊者法眼无差,在下正是孙恒。”

    孙恒回了一礼,目光越过对方,落在他身后惊魂未定的李邪身上:“尊者,此人与我有仇,还请不要插手。”

    “善哉善哉!”

    弥罗尊者轻轻摇头,道:“孙道友,冤冤相报何时了。李施主已经投身封神榜,此后一举一动俱有天规所限,已经不得自由,何不就此放手?”

    “孙某性子执拗,劝说无用。”

    孙恒语声冷淡,道:“尊者与其把心思用在劝说在下身上,不若说服自己,把李邪交出来。”

    “如此,才不伤和气。”

    “阿弥陀佛!”

    弥罗轻笑:“佛祖有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弥罗一直躬行,自不会见死不救。”

    “原来如此!”

    孙恒点头,当下也无多言,直接一举手中的三界斩妖刀:“既然你我都不想退让,看来唯有一较高下了。”

    “施主真是性急。”

    弥罗再次一笑:“你我动手,难免会波及一方,如无必要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哦!”

    孙恒双眼一动,却是听出对方有意退让。

    佛门的人大多心性坚定,难听些就是不知变通,他一开始都没有说服对方的打算。

    “尊者愿意让步?”

    弥罗尊者双眉下垂,道:“若能不伤及无辜,些许退让也是值得的。”

    “相信,李施主也是这么想的。”

    在他身后,李邪面色一变,眼神也变的阴翳起来,不过却只是冷冷一笑,并未出言反驳。

    “这样。”

    孙恒的表情也是淡然,毫无起伏波动:“不知让尊者退让,需要孙某做些什么。”

    “弥罗确有所求。”

    弥罗尊者双手一合,道:“孙道友虽然身在道门,却与佛有缘,不若投于我佛门下如何?”

    “这就是尊者的要求?”

    孙恒冷笑:“若是如此的话,尊者无须再提!”

    “哎!”

    闻言,弥罗尊者不禁面露遗憾,连连摇头。

    顿了顿,他才再次开口:“既如此,不知道友能否归还我佛门之物?”

    “此恩,弥罗不敢忘!”

    “佛门之物?”

    孙恒眼神跳动:“不知尊者所言何物?”

    “两种无上法门。”

    弥罗尊者面色一肃,缓声开口:“护教神通金刚明王诀,密宗妙法无上轮回印。”

    “……”

    孙恒默然。

    良久才冷声开口:“原来尊者是为此而来。果然,佛门从不做赔本的买卖。”

    “阿弥陀佛。”

    弥罗尊者面色不变,道:“此两种法门,本就是我佛门之物,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我记得你们佛门向来讲究缘法。”

    孙恒回道:“既然这两种法门被我所得,显然是孙某与他们有缘。”

    “尊者强行插手,怕是起了不该有的贪念。”

    “不敢!”

    弥罗双手合十:“弥罗一心向佛,绝无他想。”

    “废话少说。”

    孙恒眉头皱起,没了继续与他攀扯的心情:“要打就打,不愿波及无辜就赶紧退开。”

    “阿弥陀佛……”

    感受到孙恒身上那浓郁杀意,弥罗尊者也是面露愁容。

    他同样身怀妙法,可冥冥中洞察先机,但对于孙恒却无丝毫把握。

    明明对方刚刚进阶天仙,但底蕴之深,竟是让他也看不透、看不穿。

    “孙道友。”

    沉思片刻,他再次开口:“不如这样,你我赌上一场,若你输了,还请自行退走。”

    “若弥罗侥幸赢了,还请网开一面,放李施主一条生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