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哥哥万万岁 剑沉黄海

647、安慰

    比赛之所以引人入胜,在于未知性,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晋级。就像去年李想参加的《今日之星》,赵启然作为冠军热门人选,却在“5进4”的三番战中落败,惨遭淘汰。

    这一次的《水晶时代》是“16进8”,一次性淘汰一半人,更狠。

    虽然16个女孩被分成了四个档次,但是谁敢说水晶舞台的四个女孩就一定能留下来继续唱歌,而共享舞台的姑娘们就一定会被淘汰?

    结果往往出于预料,比如这次,水晶舞台的田中智子在表演时出现巨大失误,因为紧张多次破音,一破音就更紧张了,忘了歌词!

    对中文歌词,她本来看起来就比较吃力,要强行记忆,一旦有一处地方忘了,冷静不下来,那么接下来错的更多。

    表演结束后,田中智子在后台哭成泪人儿,把小兔子姐姐伤心的差点跟着流眼泪。

    另外两位,洪诺诺和孙晓晓、孙晓雨成功晋级,没有出现更大的意外。

    公演结束后,今天的录制到此结束,明天李想不会再来了,他的戏份到此为止。

    窦窦临走时还在给田中智子打气。虽然她只和田中智子说了几句怪里怪气的普通话,比如“泥猴”这样的,但是看到这么大的一个姐姐哭成那个样子,她也跟着难受起来,感同身受,说了一大堆安慰的话。

    对纯真善良的小孩子来说,人类的悲欢是相通的,你哭她也哭,你笑她也笑。

    孙晓雨见李想要走,想要说什么,但是被她姐姐孙晓晓制止了。直到李想真的走了,孙晓雨才气恼地问孙晓晓,为什么不让她向李想提出请求。

    她想请李想给她们写一首歌。对处在事业低谷的她们来说,李想是走出困境的一条捷径。如果能要到一首李想的歌,那即便是让她们今天被淘汰,她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同意。比起通过《水晶时代》慢慢回复人气,李想能够给她们带来更多,而且更快。

    “交浅言深啊。”孙晓晓就说了这一句。

    “可是,这真的是很好的机会。”孙晓雨痛惜地说。

    “来日方长,刚才不是加了李想的联系方式吗?”

    “……好吧。”

    回去的路上,窦窦一直在说田中智子哭的事情。小兔子姐姐觉得她好可怜,流了那么多眼泪。快到家的时候,李想把手机给她,说:“如果你还担心她的话,那就给她打个电话吧,要不要?”

    窦窦毫不犹豫地说:“好鸭。”

    李想立刻拨打田中智子的电话,嘟了两声就接通了,传来小心翼翼的声音。

    “您好,是李君吗?”

    李想说,窦窦想和你说说话,便把手机给了窦窦。在窦窦打电话的时候,车已经到了大伯家楼下,李想坐在车里等待,过了好一会儿窦窦和田中智子的电话才结束。

    “现在放心了吧?”李想问。

    窦窦把手机揣在自己的裤兜里,天真地说,小姐姐答应不哭啦,也不伤心啦。

    成年人往往口是心非,晚上静下来后,田中智子还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呢,只是外人看不到罢了。

    “那既然这样,你也别担心啦,走,我们下车。”

    家里没有其他人,大家都没回来,李想便带着窦窦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要飞往粤州。

    李诞先回来,向李想汇报今天的工作。虽然进展不大,但是只要动起来,不等着,那就是进步,总会越来越接近目标。

    “过来,搭把手,我们做晚饭。”李想对李诞说,准备动手做晚饭。

    两人在厨房里忙,窦窦在房间里画画,说是给田中智子的。

    这个扶桑小姐姐哭了一场,成功俘获小兔子姐姐的心,你看,都操碎了心。

    吃过晚饭,时间才是晚上七点,李想想到明天就要离开盛京,而回来的这几天一直没有看望马不悔的妈妈,便抓紧最后的时间,和李诞披着夜色出门,路上买了补品和水果,来到医院。

    马不悔已经给她妈妈换了一间病房,这次是单间,虽然里面的设施不算多好,但是起码空间宽敞。在医院里,有一间宽敞的病房已经是病人们最大的奢望,不敢要求更多。

    这间单间的面积没有此前住的那间大,但是这间是一个人住,而那间放了三张病床,家属一来,房间里人挤人,夏天即便开了空调,依然充斥各种难闻的气味,让人心烦意燥,对养病很不利。

    李想和李诞到时,马不悔和他妈妈刚吃过晚饭,正在看墙壁上挂起来的电视,竟然还发出笑声。

    这是好兆头。

    “阿姨,我们来看你了。”李想和李诞先后进屋,把带来的东西靠墙放好。

    “啊呀,李想来啦~”马不悔的妈妈精神明显比上一次见面时好多了。上次动弹都困难,说话有气无力,这次已经能自己坐起来,说话也有了中气。

    李想见状,心中宽慰不已。他坐在床边,手被马不悔的妈妈紧紧握住。

    岁月在这位妈妈的脸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再加上化疗的原因,头发掉光了,脸上瘦骨嶙峋,她已经瘦脱了,再也看不出年轻时的模样。

    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敲打她的骨头和血肉。

    她才40岁出头的年纪呢,但是看起来,像50多岁的人。

    李想看着她,不禁想到梦里的小姐姐。她们都曾被生活的重担压的喘不过气,但凭借最后一口气挺了过来。

    这口气就是骨气。

    她们是多么相似啊~

    马不悔介绍说,他妈妈病情已经大有好转,最近做了一次化疗,效果很不错。

    李想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不要闷在心里,治好妈妈的病是最要紧的,其他的都可以放一边。

    马不悔重重地点点头,只要可以治好他妈妈的病,他愿意做牛做马。他妈妈还年轻,辛辛苦苦把他抚养长大,劳累了半辈子,还没有享过半点清福。他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他要从死神手里把她抢回来。

    李想在病房里待到八点钟才离开,马不悔一直把他们送上车。回去的路上李想叮嘱李诞有空多来看看,搭把手,有什么困难第一时间告诉他。他经常到处飞,而病情来去如山倒,不一定能及时处理。

    “你就放心吧,不悔也是我哥们,阿姨我比你还亲呢,你就是仗着有钱而已。”

    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