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哥哥万万岁 剑沉黄海

847、包厢里,酒桌上

    ps:上个月的打赏加更已经完了,应该是都加更了,如果有遗漏的,这次为你们加的。现在是一章存稿都没有了。

    第二天,张引很早起床做早餐,刚照顾苗苗吃完,门铃声响起。苗苗欢快地大声说:“是妈妈来啦。”

    这个小不点跳下椅子,在奶奶的叮嘱声中,跑去了开门,果然是妈妈来啦。

    张倩站在门口没有进来,把苗苗抱在怀里。奶奶缓步走来,说:“小倩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进来一起吃吧。”

    张倩说:“已经吃过了,谢谢您。”

    奶奶说了句太见外了,回到餐厅收拾碗筷。张引则把小猴子拿来,塞苗苗手里,祝她和昨天一样玩的开开心心。

    “爸爸你也来吧。”苗苗张开小手要张引抱。

    张引说:“爸爸要去工作,没有时间哦。”

    张倩说:“没想到你那么骄傲的人,竟然会参加吐槽大会这种综艺,这是你工作室安排的?看来他们也不看重你,要把你当谐星发展,对了,有个问题想问你。”

    她昨晚看到了第一集《吐槽大会》,吐槽的焦点就是张引。

    张引说:“你问。”

    张倩笑吟吟地问:“被人当面喷很爽吗?”

    张引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面色如常,说:“没人会喜欢当面被人喷,不过,把憋在心里的一番话说出来很爽。”

    张倩再看了他一眼,抱着苗苗走了。进了电梯,到了一楼,出门上了车,把苗苗放在儿童座椅里,她自己坐上了驾驶位,系好安全带,一边和苗苗聊天,一边带她去昨天定好的游乐园。

    张倩看着苗苗坐在旋转木马上,脑海里浮现昨晚看的《吐槽大会》。事先她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节目,更不知道张引会是其中的嘉宾,当看到第一眼时,惊讶异常,尤其看到她前夫在节目中被主持人和嘉宾疯狂吐槽,心里真替他难过。

    那些吐槽的话她选择了忘记,但是有一些话在她脑海里回荡了一晚上,那是张引说的。主持人李诞吐槽了张引的婚姻,当初为了爱情奋不顾身,把事业葬送,结果爱情没能坚守到底,最终离婚了。

    李诞吐槽说张引是事业和爱情上的失败者。

    张引回应说,从结果来看当初的选择,选择没有错,只是那不是一个恰当的时机。他在不恰当的时间里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这个选择也成了不正确的,但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依然会选择最初的选择,毫不后悔。

    张引送走了前妻和苗苗,拎着包出门,停好车,到了工作室,一路上不断遇到工作人员喊他张哥。他一边笑着回应,一边点头。

    工作室的小张迎面走来,见到他,停下脚步说:“哥,我看了《吐槽大会》,你表现的很好,很有气度涵养,像个绅士。”

    张引听说小张可以徒手抓蟒蛇,是个猛人,对他的恭维颇为受用,开玩笑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我身上槽点太多,管不了那么多,只能表现的涵养好一点,其实当场很想发飙,但想到对面站的是老板的弟弟,立刻没了脾气。”

    小张哈哈大笑,工作室里的其他人有听到的也笑起来。

    张引自嘲地笑着,和众人挥别,上了楼梯,来到二楼的练习室,看到田中智子已经在练习了,来到隔壁房间,放下包,脱掉外套,喝了一口温水,润润嗓子,站到场地中央,开始开嗓子。

    过了半个多小时,工作室的老周推门进来,站在一旁等他忙完后才说:“李想昨天跟我说了,让我和你对接新歌的事情,你看,我们什么时候找个时间,合计合计怎么弄。”

    张引立刻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现在就行。”

    老周说:“那行,我们就这里商量吧。”

    两人商量七七八八后,老周出去了,张引从一旁地上的包里拿出手机,来了许多条短信。

    “张引,看到《吐槽大会》了,混不下去了也没必要这样糟践自己吧,你的骨气呢?”

    他看了看发件人,不熟悉,删掉短信。又打开一条,写的是“当初怼天怼地目中无人的张引,今天为了混口饭时,已经惨到这种地步了,当个痰盂,任人往里吐口水,真牛逼啊”,不用看发件人,直接删掉,再把人拉黑。

    又打开一条,这回写的是“哥,开始了重新出发吗?祝你好运”,发件人是个熟人,他点击回复,给对方回了条感谢的信息。

    软件上提示还有44条未读信息。

    “《吐槽大会》这节目好看,但就是看到被吐槽的是你,心里来气,张引,别当孙子,干回去!你又让我失望。”

    删掉。

    “过气了就别出来,丢人知道吗?当初好歹也是一线,,现在混成这样还有脸想要东山再起?”

    删掉,拉黑。

    “狗日的你也有今天,当初踩我,现在看到你这衰样,心里别提多爽。”

    张引回了条信息“当初对不住啦”,随即把这人拉黑删掉。

    ……

    他一边浏览未读信息,一边又不断收到新的信息,其中三分之一是关心的,三分之一是来好奇地询问怎么回事的,另外三分之一是来奚落和幸灾乐祸的。

    张引一开始很恼怒,但是很快摆平心态,觉得这样也很好,借机净化朋友圈,什么人可以深交,什么人没必要再聊。他干脆把《吐槽大会》的第一期视频转发到了朋友圈里,自嘲地请大家都来看看。

    又来了条信息:“张引,晚上有空没?一起吃个饭。”

    发件人是个熟人,张引想了想,回了句:有时间我请你,这次就算了。

    没想到对方立刻回复:别有时间啊,就今晚啊哥,好久没聊了,今晚不叫别人,就我们两个。

    中午,张引来到约好的饭店,盛情难却,但是晚上没时间,于是和对方约了中午。

    他推门进入包间,愣了愣,包间里放了一张硕大的圆桌,圆桌边哗啦啦坐满了人,少说也有十几号。圆桌上摆满了菜和酒。这些人已经在吃吃喝喝,看样子时间不短了,不少人满面红光,有了酒意。

    约他的杨利民坐在首座,看到他来了,立刻笑哈哈地来请他落座,拉着坐在了他的左手边,对众人说:“这是我哥,张引,曾经的摇滚天王,周兴达见到他也得让着三分。”

    张引说:“你喝醉了。”

    他看到桌子上放了8瓶茅台,已经空了5瓶,剩下的3瓶全起了瓶盖,桌上的菜已经吃的七七八八。

    杨利民搂着张引的肩膀说:“我没醉,哥你不知道,以前我是酒量不好,沾酒就醉,但是我花7年时间练出来了,现在海量。”

    餐桌前的众人纷纷夸他海量。

    张引趁机打量这些人,全是陌生面孔,说好了只有两个人,结果却来了这么多,而且,他赶了个晚场,但是可以肯定,他和杨利民约定的时间就是十二点半,现在离十二点半还差5分钟!

    他心里预感到不对劲。

    杨利民从右手边一个大胖子的位置上拿来一个酒杯,把里面的半杯白酒随手倒在一盘吃剩的红烧肉里,哒的一下,搁张引身前,再起身拿起一瓶茅台,给杯子倒满,说:“哥,你刚来,先和我的这些兄弟敬一杯。”

    张引说:“我不喝酒。”

    杨利民说:“哎哪里有男人不喝酒的!”

    他招呼满大桌的人站起来,给他哥敬酒。这些人齐刷刷起身,齐声说了句“哥,先干为敬”,把杯子里的酒都干了,瞪着张引,等着他喝。

    包厢里瞬间安静下来,十几号人齐刷刷地瞪着张引,换个人来,已经怂了。

    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上菜的小姑娘看到这一幕,吓得不知道该进来还是该出去。

    “把菜给我,你出去!”离门最近的人说道,从小姑娘手里接过一个紫砂锅,重重地把房门关上。

    杨利民对他说:“把菜给我哥,这是专门给我哥点的。”

    “来啦豆腐炖王八,好吃,滋阴补肾。”

    这盘菜砰的一声,放在了张引身前,他看去,一锅的白嫩豆腐,炖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王八。

    杨利民说道:“哥,把酒喝了,吃几口王八,锅里还有个王八蛋,也吃了。”

    众人说:“哥,把酒喝了,这么一只大王八都是你的。”

    张引脸色变幻,知道这时候这些人肯定不会让他走。

    他环顾众人,黑着的脸上露出笑容,把杨利民看的一愣,随即端起桌上斟满的酒杯,啪的一声,把手里的酒杯摔在地上,溅起的酒,撒在杨利民的黑色皮鞋上。

    杨利民低头看了看脚下,抬起头,脸色不善地盯着张引,寒声说道:“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引说道:“你和你的这些兄弟既然喊了我哥,我就不能用这种小杯子喝,要喝直接拿瓶喝。”

    他从座位上起身,往餐桌上拿起一瓶开了的茅台,晃了晃,有水声,对着瓶口,咕噜咕噜喝了三口,打了个饱嗝,一股酒气扑向杨利民,砰的一声,把酒瓶重重放在桌上,拿起筷子,翻开甲鱼壳,夹下一大块肉吃,又夹起那个王八蛋,放杨利民碗里,说:“我是你哥,你是我弟,所以我吃王八,你吃王八蛋。”

    杨利民瞪着他,哈哈大笑,说:“果然是我哥,怼天怼地怼他娘,你吃王八,我吃王八蛋!是这个道理。”

    他用手抓起王八蛋,塞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嚼,吃完了,对众人说:“都坐下,别站着,你们年轻,没经历过我哥辉煌的那个年代。那时候,我哥如日中天,周兴达自称摇滚界半边天,那是他自称的,而我哥,当初是公认的。”

    “那时候,我哥咖位大,牛逼轰轰,谁也不被他放在眼里。那时候,我是个小罗罗,有次吃饭,也和这一样,给我哥敬酒,装孙子,但我哥呢,看都没看我一样,无视我。”

    “那时候,我不用装孙子,我特么就是孙子,腼着脸继续给我哥敬酒,这回他终于理我了,问我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然后给我一个大赏,让我给全桌20多个人一人敬一杯,白的,茅台。”

    “那时候,我哪里喝过这么好的酒,爱不释手,停不下来,一喝就喝多了,在医院里躺了两天,洗胃,差点醉死了。不过,活过来后,我觉得赚了,我哥照顾我,给了我10万块钱,那是我这辈子赚的第一笔大钱。”

    “哥,这些事你还记得吗?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那时候,我和我哥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我以为这辈子都赶不上我哥了,但是没多久,他倒霉了。他倒霉的好,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平起平坐了。感谢社会主义,让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平等的社会。”

    “以前,我哥可以在周兴达面前摆谱,但是现在嘛,他见到周兴达,只能给人家提鞋,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惨,我们俗人,不懂,一句话,为了爱情!不过现在,爱情也离婚了,我特么真为我哥难过,用盛京话讲,就是绿豆蝇坐月子抱蛆(屈)。不过,残花败柳也能骗个瞎子,当成新婚妇。我哥现在又要火了,刚上了一档大火的综艺节目,叫啥来着?”

    有人说是《吐槽大会》。

    “哎对,就是这节目,全新的,刚播第一期,第一期的主嘉宾就是我哥,他要火了,今天给你们面子,我特地把我哥请来,你们要给面子,待会儿一个一个给我哥敬酒。哥,你心里一定草泥马狂奔,给你个机会,你说两句。”

    喝的红光满面的杨利民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麦克风,递到张引面前,几乎杵到他脸上。

    张引接过麦克风,对着喂喂了两声,声音响彻包厢,说:“竟然还准备了一个麦克风,要听我唱两句吗?”

    杨利民说:“求之不得,正好给我们助助兴,大家伙边听张天王唱歌,边喝酒吃菜,爽。”

    张引认真地唱了一首《在细雨中呼喊》,唱完,掌声雷动,众人纷纷夸奖。

    杨利民说道:“哥,你这嗓子还在,站街上能靠这个吃饭。”

    张引对着麦克风说:“一技傍身,走到哪里都饿不死。”

    杨利民说:“实在混不下去了,上街卖唱也不丢人,没偷没抢,靠本事和脸皮吃饭,不可以吗?”

    张引说:“可以是可以,就是会遇到白眼狼。”

    杨利民问:“这话怎么说?”

    张引:“那时候,就我火的那个时候,身边的狗特多,我看着其中一条可怜,就赏他个脸,提携他,没想到这狗喂不熟,一不小心就反咬一口。不过,这狗真能忍,七年,真是条千年王八、缩头乌龟。”

    杨利民面无表情地问:“到底是狼是狗?还是乌龟王八?”

    张引笑道:“其实是只披着狼皮的羊(杨)。”

    杨利民以为叫来一帮兄弟就能唬住张引,却没想到张引虽然落魄了,但还是那个张引。虎落平阳被犬欺,但也不是泰迪这种狗东西能冒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