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哥哥万万岁 剑沉黄海

904、摔的怀疑人生(2/2)

    陈乐语和向小园、李朝聊了两句,带着小柚子教育去了。

    窦窦向向小园表功,得意地说:“小姐姐厉害吧?捡到了一个小孩纸呢,嗬嗬嗬”

    师师则担心小柚子会不会哭。

    小柚子没有哭。这个小朋友有点窦窦的风采,混不吝,年纪小小的,胆子却不小。

    她被她的爸爸妈妈又带了过来,两家人站一起聊天。

    大人聊大人的,小孩子聊小孩子的。小柚子在向窦窦师师讲她的妹妹小囡囡的事情,昨天,尿了她!

    窦窦立刻幸灾乐祸,她也被尿过。

    三人中,只有师师没被小囡囡尿过,不禁好奇地询问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小柚子这么这么形容,但是讲不清,窦窦化繁为简,说就是你尿床的感觉。

    师师:“……”

    她停顿片刻,果断地摇头,说她没有尿过床。

    窦窦以为她没听清,重复说就是我们尿床的感觉。

    师师坚决地摇头,说:“师师是小老师,才没有尿过床。”

    窦窦惊讶,举例子说过年的时候不是尿了外婆家的床吗?

    师师指着她说:“是姐姐你尿的,不关师师的事。”

    窦窦:ヽ(#`Д??)??

    她眼神慌张地看了看身边的爸爸妈妈,好在他们在和小柚子的爸爸妈妈聊天,没有听到小孩子的话,不然她都会不好意思!

    还好,大象也不在这里。

    春节她不仅尿了外婆家的床,还把李大象的衣服给尿湿了,还有师师的小衣裳,不过哎嘿嘿哈哈哈,大象不知道,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分清到底是她尿的还是师师尿的,还是她们两个一起尿的!

    她即便被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是你!”窦窦坚定地栽赃给师师。

    师师冷静地说:“不是师师,是你。”

    “是你!!就是你!!!小不点!”

    “不,是你。”

    ……

    两人争辩,小柚子左看看右看看,没想到,两个小姐姐竟然还和她一样会尿床!

    ……

    太阳渐渐升高,撒进了红缨幼儿园里。

    李朝忽然打断还在争辩的窦窦师师,说:“不要吵了,事情都快过了一年,现在还争这个干嘛,关键是自从那次后,你们再也没有尿床过,很了不起。”

    窦窦+师师:(????へ????╬)

    竟然被爸爸听到啦!

    小柚子点头,夸奖两个小姐姐确实很了不起,因为,埋在心底的心事是,她昨晚尿床啦。

    她昨天被小囡囡尿了一身后,晚上她自己就跟着尿了,受了传染。

    就像伤风感冒,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尤其不是小孩子能控制的事情。

    大中小班小朋友在操场上集合,园长讲话,发布动员令,还邀请李朝上台,作为家长代表致辞表态。

    动员结束后,幼儿园冬季运动会就正式开始了,分为大中小三个档次。

    第一个项目就是“两人三足”,也就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子组成一队,用布把两人挨着的一只脚系在一起,听口令一起跑向终点,谁先到谁就赢。

    窦窦一听,立刻举起小手,自告奋勇要求参战。

    师师根本不跟她抢这个。

    她小声地告诉小园妈妈,她更适合参加骑龙这样的比赛。

    窦窦低头看着裁判把她和她爸爸的脚绑在一起,不解地问这是要干嘛,为什么把她绑起来。如果把她绑了起来,她还怎么跑步?

    裁判说这是游戏规则,要和爸爸一起配合,单脚跳才行。

    窦窦说:“伦家叫窦窦,所以你逗小姐姐玩?”

    裁判说:“窦窦,我没有逗你玩。我是裁判,我很公正。”

    窦窦:“我认识你,你是小柳老师,骗不了伦。”

    小柳老师无语苦笑。

    李朝告诉窦窦,这个游戏就是这么玩的,大家都要绑腿,还告诉她等会儿要怎么蹦蹦跳跳走。

    窦窦观察左右两边的人,见大家都是这样子,这才放过小柳老师“伪装”的裁判她固执地认为,小柳老师是伪装来的,已经被她识破了。

    她看到站她左边的竟然是戴淑玲小朋友和她的爸爸!

    戴淑玲自信地说:“窦窦,我练了好多天,你肯定会输给我的。”

    戴淑玲小朋友心里憋着一股气,那就是要超越窦窦!

    班长已经丢给了她,其他方面不能丢给她!

    噢,吃饭和睡觉也丢给了她。

    窦窦对戴淑玲的爸爸说,她和小玲子是好朋友。

    戴淑玲的爸爸立刻对戴淑玲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做人呢,开心最重要。

    窦窦说是这样的,还问戴淑玲早上吃了什么,一边和人家说话,一边小声让李朝快点做好准备,她们要冲鸭。

    然后比赛一开始,她就摔倒了,哎呦一声,坐地上。

    两人的腿绑在一起,不是想跑就能跑的,必须配合默契,就像旁边的戴淑玲和她的爸爸,不慌不忙地小步走,走的虽然不快,但是没摔倒。

    师师着急地朝窦窦和爸爸喊加油,忽然发现小柚子又跑来了,撅着小屁股,和她一起站在起跑线外喊加油。

    李朝一边把窦窦拉起来,一边叮嘱她应该怎么办。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复杂,窦窦走了没两步,又摔倒了。

    她苦着脸,在李朝的鼓励下,又站了起来,然后,走了没两步,又摔倒了,这让她开始怀疑,爸爸是不是逗她玩儿的?就因为她的名字叫窦窦?不然为什么她总是摔倒?为什么摔倒的不是爸爸?

    当她看到其他三组也在不停地摔倒,心里才好受了点。

    戴淑玲也摔倒啦。

    李朝对窦窦说:“要不你抱着爸爸的腿,爸爸提着你走?”

    窦窦不肯,因为她知道爸爸的脚不好,有毛病。

    这一组,戴淑玲小朋友获胜了。这个竞选班长失败的小朋友笑哈哈地跑到窦窦面前炫耀,但是窦窦懒得理她,因为她被摔的有点怀疑人生了。

    这短短25米路,她摔了不下10次吧,屁股都要开花啦。

    师师和小柚子从起点绕了过来,关心地询问窦窦怎么样,目光一直落在她的屁屁上。

    她们全程看在眼里,看得都替窦窦疼。

    向小园说:“说了要事先练习一下吧,窦窦你疼不疼啊?”

    窦窦摇头,倔强地说:“小姐姐不疼,小姐姐的屁屁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