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第二百七十四章 各有倾向

    “Where is the love,Where is the love……”

    所有人静静听完刚完成混音的新鲜初版,都把目光投向了宋亚。

    “还有点小瑕疵,不过就这样吧。”宋亚放下监听耳机,撇撇嘴,“大家先去休息,明天一早过来录正式的录音室版。”

    疲惫的手下们纷纷松了口气,不过唱片业赶起工来是这样的,“谢了,APLUS。”mon Sense趁机向他道谢,大家都懂行,作为一个刚刚加入A 唱片的新人,能参与进这种等级的歌曲录制,可以说非常幸运了。

    “不用,你尽快休息,注意好嗓子的状态,明天带经纪人一起过来。”

    宋亚和他碰拳,如果不是为了赶时间只好分摊工作量,他并不会把mon Sense拉进来,这首歌依然属于他个人,其他歌手都是副唱,也就是在唱片上会在feat字母的后面,不会拥有整首歌的绝大部分权益。

    “尽快将这个版本给各地电台送去,特别是洛杉矶那边。”

    宋亚对塔拉吉说道,“海登到纽约了吗?”

    “到了。”塔拉吉拿出手机拨通海登电话,然后去忙她的任务。

    “海登,摩图拉怎么说?他看WGN刚才的新闻了吗?”

    “我和他一起看的。”海登回道:“他非常喜欢这首歌,也同意以最快的速度发行你的首专。”

    “嗯,但是封面要改一下,在我剪影前方的地面增加一个问号,要显眼。”

    宋亚回忆着脑海里原版MV无数次出现的符号,“配合我这首歌的情绪。”

    “所以这首歌主打对吗?放在A面第一个?”海登问。

    “可以,这波热度不知道能维持多长时间,宣发方面索尼哥伦比亚唱片比我们专业,你和他们商量着办吧,但一定要快!”

    “我明白!”

    海登在纽约、叶列莫夫去了华盛顿,宋亚也离开录音室。

    首专宣发战骤然开始,新招入的职员们在混乱中磨合着,大办公室里不断传来‘这份文件怎么还没准备好’‘我那份副本去哪了’之类的抱怨声,宋亚倒是蛮喜欢这种粗糙而又充满生机的氛围。

    “APLUS先生,APLUS先生。”

    看到他路过的职员们纷纷打着招呼,他有些累,随随便点头应付着走进办公室,外面随时会有新消息传来,他只能在办公室凑合睡睡。

    “呼……”

    随手扭开收音机,躺在比老A 唱片宽阔豪华得多的沙发上,他长舒了一口气。

    整体上,自己的总裁办公室维持了A 唱片整体装修的现代简约风格,没有了以前老地方的动物角或者深色实木家具,墙上装裱着他获得发行的几张单曲的大幅海报以及一些波普风的招贴画。

    老板桌离门口距离最远,背后隔着玻璃幕墙就能俯瞰芝加哥的城市景色,桌面摆着他和参议院戈尔、驴党党鞭安德伍德夫妇、芝加哥市长助理米歇尔夫妇、纽约市长丁金斯、曼德拉等人的合影,当然,还有和家庭成员们的大合照。

    办公室的荣誉角里有他拿到的格莱美奖杯,AMA奖杯等大大小小的荣誉证明,其他就是些书柜、文件柜、保险柜还有唱机柜之类陈设,大片的空旷地带还没有被填充,于是他也弄了个迷你高尔夫球道先摆着。

    “亲爱的。”菲姬轻手轻脚推门进来,“你不觉得我的歌词部分有点少吗?就一句完整的Where is the love, the love, my love,其他都是些短促的和声。”

    “呃……”因为时间关系,宋亚在中餐馆分配歌词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按照原版MV属于她的那部分分配了任务,“已经不错了,你还想怎样?副歌就那么几句。”

    “分给我点RAP部分嘛,我现在也练出来了啊……”菲姬学了几段,确实有模有样,而且她的嗓音很有力量,辨识度也非常高。

    “好了好了别闹,我累了,让我先睡会。”宋亚随口糊弄,这个女孩似乎以后会大红,只是自己改变了历史的走向,有没有可能对她起到反作用?

    “或许把他把原版MV里的组合凑出来?”宋亚心里嘀咕着,其实原版MV里的那位黑人主唱也他一种眼熟的感觉,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如果我会画画就好了,把天启MV里的人像都画出来,再暗中找到签进A 唱片?”

    他心中默默谋划。

    “哼。”菲姬也累了,她拱到宋亚怀里,半真半假地发起了小脾气。

    宋亚抱着肉肉的她,没有再说话。

    “这首歌真是太叼了,AJ那首We are the world,我想到还有什么歌能与他媲美,而且这首歌是属于嘻哈,属于说唱的……”

    伴着大A肉麻的吹捧声,两人缓缓沉入梦乡。

    “APLUS,APLUS?”

    他被塔拉吉小声叫醒,“嘘?”他小心把趴在身上的菲姬放到一边,随塔拉吉走了出去。

    叶列莫夫的宣发办公室里,两位男性职员,也是他的老部下正在看着电视新闻。

    “大统领为了尽快解决洛杉矶的骚乱,并且讨好民众,宣布将重新展开罗德尼金案的审理,你觉得这样合乎法律吗?”

    倾向驴党的CUU电视台里,主持人正在向专业嘉宾讨教。

    “当然不。”

    嘉宾说道:“重新起诉已经判罪的警员,违反了禁止双重惩罚条例。第5修正案规定,任何人不得因同一犯罪行为而两次遭受生命和身体的危害。第7修正案规定,除非依照习惯法规则,联邦法院不得重新审查经陪审团裁决的事实。具体的说,在刑事案件中,经陪审团做出的无罪开释裁决是不可改变的,当然,可以以民事罪名重新起诉。”

    “所以阿美利加大统领违宪了是吗?”主持人如获至宝。

    “差不多是这样。”嘉宾回道。

    “差不多的意思是?”主持人问。

    “除非他援引一些极端状况下的特殊判例,比如1922年的……”

    “1922年的判例?”主持人打断嘉宾,“大统领让军队开进加州已经在援引一百多年前的起义法案,这次又从故纸堆中翻找出有利他破坏米国长久形成的政治秩序的东西?他为了选票已经不择手段了。”

    “没办法,我们的法律体系就支持援引判例,这次情况也能算上极端的……”

    “但是这次骚乱形成的原因归根结底,是底层人民没有收入,没有谋生的手段不是吗?”主持人再次打断嘉宾,“让我们听听驴党候选人之一的阿肯色州州长是怎么评价这次骚乱的。”

    画面给到一表人才的阿肯色州州长,“归根结底问题在经济,我们的经济没有起色,失业人数在增加,经济机会和社会机构在崩溃,这都是执政的象党政府造成的,城市已经衰退十多年了。”

    “大统领好像有点不妙啊。”办公室里的一名职员说道。

    “确实,他完全举止失措了。驴党推出来的州长先生形象非常不错。”另一人问宋亚,“老板,FOX两个小时前播放了你送过去的录像带。不过塔拉吉让我们别打扰你休息。”

    他翻出录好的新闻,“好了,以上就是新闻内容,接下来我们会播放一首歌曲,来自芝加哥,来自APLUS,很发人深省。”一脸严肃的FOX主持人播报完,开始播放WGN帮忙剪辑的Where is the love现场版本。

    音乐响起,首先是满目疮痍的洛杉矶航拍画面,然后是克拉克街口举着蜡烛和打火机的人群,随着宋亚等人的歌声流淌,哭泣的女人和孩子,殴打无辜路人的暴徒,从商店里席卷抢掠的无赖,一幕一幕交错闪回,配合音乐,感染力非常强。

    “FOX似乎重新剪辑了部分,他们比WGN的技术要高明得多。”一名职员说道。

    “嗯。”宋亚差点被电视画面里的自己给感动了,“再改改干脆作为这首歌的MV算了。”他心里想到。

    “爱在哪里,爱在哪里。”画面回到演播室,主持人喃喃自语,“据说十七岁的APLUS目睹了这几天来的一切后,在中餐馆里仅仅花了十几分钟就完成了这首歌,惊人的天才。我们,我们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和这位十七岁天才一样,重新审视自己,不再把一切的一切都怪罪到别人身上,怪身边的爱人,怪另一个族裔、怪你的邻居、怪生活、怪大统领……”

    “噗。”听到这句‘怪大统领’,宋亚直接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