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月纪元 仐三

第五百四十三章 离去

    塞缪尔愣住了,在她眼里的唐凌其实是一个很有优点的人。

    这些优点塞缪尔已经不想重复了。

    可是在塞缪尔的心中,无论如何唐凌不配与他的父亲唐风相提并论。

    因为越是熟读唐风的一切资料,塞缪尔越是感觉到唐风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这种魅力其实是一种人性的光辉。

    是的,没人不向往美好,就算十恶不赦的人心中也一定有一道想要追寻的光芒。

    所以唐凌的冷漠利己,让塞缪尔认为其实唐凌遗失了唐风最重要的一些传承,可她没有想到唐凌

    这一刻,塞缪尔的心思有些复杂,可她不允许自己就这样轻易的被打动,于是下一秒她神色中所有的哀伤,无助都消失了,甚至连想要倾诉的欲望也收了起来。

    “你该不会是想要讨好我吧?”塞缪尔如是说到,如果唐凌是个冷漠的人,塞缪尔还真的不介意说出心事。

    反正,唐凌也不会有任何的回应和触动。

    可当唐凌触动了她的内心,她反而将一切都藏了起来。

    “呵呵。”唐凌只是一笑,然后看着塞缪尔说道:“地图!你该不会舍不得我了吧?”

    “你想多了。和你接触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塞缪尔如是说到,也不算完全的说谎。

    唐凌真的太过聪明,从他杀奥米尔的一切细节来看,可以称之为完美无缺。

    而塞缪尔给他提供的情报和帮助无非只有以下几点。

    奥米尔的性格,包括一些细节。

    珊瑚宫的秘道以及逃脱的路线。

    适当时候会关闭的监控。

    以及家族纷争的一些细节。

    除此以外,唐凌只是询问了塞缪尔几个小问题。

    “为何你也会出现在海泪之岛?”

    “事实上,我和奥米尔同时被家族派来了这里。他掌控海泪之岛,我掌控海啸之岛,可我不屑与他共事。现在,我的行为你可以认为是赌气,只是开着船在这附近游荡。”

    “赌气吗?你在蓄谋杀死奥米尔吧。当奥米尔真的死了,你可以及时的出现,接管珊瑚宫的一切,而且赌气这样幼稚的行为多多少少会洗脱你的嫌疑。”

    “”

    “你在珊瑚宫培养了多少亲信?在关键时候可靠吗?”

    “黛布尔的性格,你必须完全的和我说清楚。”

    是的,这就是塞缪尔和唐凌商量的一切了,接下来的行事全是唐凌自己计划的。

    可不得不说,唐凌的每一个问题都有针对性,而他的计划也把这些东西发挥到了极致。

    比如奥米尔的性格弱点,又比如珊瑚宫的家臣想法,少年们会怎样选择最后,他甚至将家族内斗也考虑了进去,因为他并不贪婪,看似好处如此多的事情,他也要计划在将来是否能和波塞冬家族留下一丝和解的可能。

    如果全无可能,会迎来波塞冬家族无穷无尽的敌意,塞缪尔完全有理由相信,唐凌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与自己的合作。

    尽管他会面对度过安全线的困难,彼岸被觊觎,以及自己被针对的困局。

    到了这个时候,塞缪尔是真的相信唐凌就算不与自己合作,也有办法解决这些困难。

    唐凌一直都在权衡利弊。

    塞缪尔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真正打动唐凌冒如此巨大风险和自己合作的点到底在哪里?

    所以和这样的人相处,至少于塞缪尔来说是不愉快的,像在走钢丝,不一小心就会被唐凌牵着鼻子走。

    也许,唯有真诚才能和他相处的轻松一些?

    带着这样的心情,塞缪尔忽然再次开口:“唐凌,你真的不考虑将战种给我?如果你愿意,我会在等待你的船上放上一些等价的东西和你”

    “不了。”唐凌拒绝的很直接。

    “我们到现在为止合作的还算愉快。我说了是等价的资源就一定不会亏待你。”其实波塞冬家族的战种储备也是有限的,如果可能塞缪尔也想尽力的争取这颗战种。

    “等价这件事情很难以衡量,我更需要这颗战种。”唐凌再次干脆的拒绝。

    “战种融合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塞缪尔有些无力,试图再次说服唐凌。

    “我愿意承担风险。”

    塞缪尔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随身的行囊中拿出了一小卷卷着的纸张,递给了唐凌。

    唐凌看过以后,干脆利落的就烧掉了。

    毫无疑问,塞缪尔给他的就是从这里走出的地图,不要指望是完整的地图,但也不错了,这条通道通往的海面靠近一个叫悬石岛的无人小岛。

    “走了,以后我们会再相见的。”在这里的事情已经了了,唐凌干脆利落的告辞了塞缪尔。

    实际上,时间耽误的越久,对于唐凌和塞缪尔来说越危险。

    “你会面对无尽的追杀,至少在一段时间以内。”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唐凌离去的背影,塞缪尔还是想要提醒唐凌一句。

    是的,奥米尔已经死了!波塞冬家族不会为了一个死人付出太过沉重的代价。

    可追杀唐凌显然不算是沉重的代价,除非唐凌表现出了足够让波塞冬家族退缩的东西,还有就是自己尽快的成长,来无声无息的消弭这一切后果。

    杀奥米尔其实是自己和唐凌共同促成的一件事情,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唐凌拿捏着这一点。

    可惜的是,拿捏着也无甚太大的用处。就现在的情况而言,不论是唐凌要表现出价值,还是自己要消除这件事情的影响,都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但愿在这危险的日子里,这个家伙不要死了罢。

    “我知道,我得到了那么多,当然也应该付出。”唐凌冲着塞缪尔一笑:“你担心我?”

    “不,你我早晚是对手,因为我们必定会竞争许多相同的东西。”塞缪尔耸肩:“一个有趣的对手是难得的。”

    “前文明有一句话,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唐凌的笑容很真诚:“难道竞争就不可以是朋友吗?晶晶,至少我们合作的很愉快。”

    说完这句话,唐凌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塞缪尔则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叫自己晶晶?他说可以是朋友?这是狡猾如狐的他打得人情牌?还是说真的可以是朋友?